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难忘的家乡水井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09 ]
  讲起水井,就会想起许多带井字的词语,如背井离乡、井底之蛙、落井下石、井井有条、市井平民……而背井离乡一词是最含乡愁且使人难忘。井似乎与家乡是难以分离的,家乡井中的清泉滋润着一方人士,离开家乡走奔客地,人渐渐远去,而背后的水井却深深地印在脑海中。人的一生离不开水井,离不开淡而无味而却为生命之源的水。
  在没有自来水之前,井是极普通却十分重要的一种生活设施,在村镇中,在大户人家的庭院中随处可见。但在普通中却包含着极其丰富的文化。
  有人把井称之为地眼,平时对井爱护有加。有人把建凿水井作为恩惠百姓的政绩,而使一口井有了拯救黎民百姓的政治意义。又有人把井作为一历史事件的见证,如故宫里的“珍妃井”,末代皇帝溥仪在他的自传《我的前半生》中写道:“景和门外的一口井,住着一群女鬼,幸亏景和门上有块铁板镇住了,否则天天出来……”更有神话里的济公活佛井底运木建灵隐寺的传说。而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许多女妖女鬼都是从井里出场。这些如能称井文化的话,那么有关井的文化十分丰富。
  对于平民百姓而言,井供人取水,以便每日的淘米洗菜,汰洗衣裳,煮水泡茶,井水夏天可用来降温防暑,冬天则暖如温泉,极平凡而又一天也离不开它。正因为是日常之必须,人们对取之不尽的水井;也有了许多讲究。挖井要请风水先生定方位,选吉日,那样才能凿出一口好井。人们还给井定下了许多节日,如除夕夜为封井日,是日要在井上盖一个大簸箕,在上面要放些松树的枝条,贴上张红纸,新年的头两天不能汲用井中之水,寓意聚财。年初三为井生日,实际上是水龙王生日,这一天方可开始汲用井水。三月初三为淘井日,这个日子的前后几天,人们对水井要进行一次淘挖淤泥和清洗井壁的工作。七月初七是天上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由喜鹊在银河上搭一座桥,让分住两岸的牛郎与织女走到一起,这是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这一天,井可以通天,银河之水可以流至井中,这又是一种美好的企盼。这些节日赋于水井有一种神灵潜伏于其中,并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交融在一起,浓浓的生活气息使人与井有着一种特殊的亲近感。
  我国对水井的使用、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在浦东地区也曾发现宋代的水井遗迹多处。1975年11月,在严桥郑家湾村南约200米处开挖南张家浜时,在地表下4米左右发现了两口砖砌的宋代水井。1983年1月,在王港虹一村王港镇东市梢唐湘兰屋前,因开凿新井而于地表下3.5米处发现八角古井一口,此井残存下半段,对角直径有0.7米,从井内挖出双耳罐4件,直筒形陶瓶3件,影青瓷碗1件。还有部分井砖,井砖两端都有凹凸形雌雄对口,为特制井砖。根据考古专业人员分析,该井建造年代为南宋。这是浦东新区目前所知的最早的水井。另据光绪年间的《川沙厅志》卷十四《杂记》中记载:“二十二保十六图有古井清洌而味甘,较天泉尤胜,天旱不涸,汲者坌集,盖三百余年矣。相传当时就泉眼凿之。”二十二保十六图的区域大致是今天曹路镇顾路社区顾东村田度宅一带,在赵家沟南、邱家沟北、船板桥西这一地块内。经寻访该地未听说有这样的古井。光绪年至今也100余年,此井不知尚存否,如在则有400余年了。也可见该地地下有优质的地下水。已煙没的古井我们已无法找回,但尚在使用的古井于乡村间、于老宅院中还时常可见。
  浦东地区的老井大多用瓦片盘砌而成,井口上端置一青石井栏圈,也有用花岗岩制作的栏圈。井栏圈形状不一,有圆形、八角形、六角形,一般下大上小,但也有其他的形状。井栏圈外还建有石井台,有的石井台与井栏圈连为一体。有的则用整块大石板凿出一孔安放在井口上,在孔上再置一石井栏圈。有的在井栏圈上刻有井名和建凿年代,有的雕刻有图案。现代挖建的水井大多用一般的砖砌成井身,用水泥砌成井栏圈和井台。
  宅院庭心中的水井一般均不大,直径通常在0.5米左右。如顾路花厅顾家百年宅院中的水井、老宝山古城内一小院内的水井、高行古镇中市一民居天井中的水井均是小口水井,并都用青石作栏圈。在革命烈士王剑三故居客堂前则有一口用花岗岩制成六角形栏圈的水井。这些水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但随着农村居民普遍用上自来水后,许多老井被废弃,在三林镇老街的三林塘南岸、张江镇老街吕家浜南岸及江镇西街,均有被丢弃在路边的石井栏圈,它们似一只只怒睁着的眼,看着往来行走的人们,但大多数人对其却视而不见。从石井栏圈中似乎闪发着历史老人的眼光,这种眼光中有历史的深邃感,有为养育无数子孙甘愿承受绳索磨勒而最后被抛弃于路边的悲壮感。石物无语而地眼有情。我们应该善待这些有着上百年历史曾与人们生活密不可分的石井栏圈。
  除了宅院内的私家水井外,在村镇还有许多供大家共用的公井。在交通要道,好心的人们还会捐资开凿水井,上盖亭子,让长途跋涉之人歇歇脚,喝口甘甜的井水,用井水冲洗一下一路尘土。对这样的设施人们称之为井亭。有的刻记文于石上,以不忘开井的好心人。有的井亭发展成为宗教寺庙。如高行镇的宝莲庵因建有石柱方亭一所,亭内凿水井一口,故称“井亭庵”。庵建于明万历五年(1577年),方亭的石柱似也是明代之物,此井很可能是明代之物。这在浦东已是极少见的明代古井。在三林镇的陈坟庵旁原也有一所井亭,它建于明代,现只留下了一块刻于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的《义亭井亭庵记》碑。在六团湾镇则由汤隽生于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凿井建亭供行人休息之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汤家子孙汤安若重修井亭,并在旁边建造了一所小庙,人们称之为“井亭庙”,而且竖立了记碑。在三林镇原水月庵中有两口水井,风水先生称:此两井为两地眼,可镇火灾,如果水井淤塞,镇上必多火灾。然而井虽未塞,水月庵却被大火烧毁,其隶书的“水月庵”额被任晓严收藏。风水先生所讲的水井威力最终没有发挥出来。
  井已渐渐离我们远去,而有关井的话题自古至今却永远讲不完,它已成为一种文化的载体,它曾是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但愿人们永远记住家乡的水井。
(摘自《浦东文史》2008第四期,作者:柴志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