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千年古银杏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7-05 ]
  在洋经西镇南大约1里路的羽山路旁边的泾南公园里,耸立着一棵参天的古老银杏树,树龄大约1000多年。全上海千年以上的古树共有7棵,号称沪上“七君子”,6棵分布在各郊县,只有这1棵是在市区,排行老三。1982年被市有关部门列入古树名木的保护范围,1983年为它设立“上海市古树名木保护牌”(编号为0003)。1989年为它设置石栏围护,并竖立了石碑。它是浦东历史的见证之一,是浦东人民的骄傲,也是我们洋泾人民的骄傲。
  这株银杏树可谓融高、大、古、奇于一身。树高21米,约有6层楼房般高。其胸围之粗壮,4个人也抱不过来。树冠最大直径达15米。此树始植子宋代,成长后成为船舶航行的重要标志(那时东海海岸线就在此大树邻近)。经10余世纪沧桑,历尽水旱、风暴、雷击、虫蛀、焚烧、游人雕刻等天灾人祸的种种磨难,以至树身伤痕累累,但仍生机盎然,欣欣向荣。古树生命力如此顽强,令人叹为观止。
  尤为奇特的是,这株古银杏树,祖孙连体,老干新枝相依为命。“祖辈”树体,部分木质早已裸露,断筋裂骨,仍不服老,尚有存活枝干直冲云霄,酷似老寿星挺立正中;而“父辈”树身则在“祖辈”树的东西两侧茁壮成长,不仅把“祖辈”树身紧紧夹持,而且用自己的“皮肤”把长者包裹或连成一体,以尽孝道,报答“祖辈”的养育之恩,使之延年益寿;最近三四年前又从老树根里萌出数十株“孙辈”新苗,紧依上代树体,以“父辈”为楷模,从东西北三面向中心呈包围态势,欣欣向荣地生长着,以呵护长辈树身不受或少受外来伤害。多么孝顺,多么尽心尽意啊。
  银杏树是远古史前的冰河时期遗留下来的孑遗植物,它生长缓慢,而寿命极长,生命力又无比顽强。很多物种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经不住考验,有的变异,有的灭种,银杏树则能存活遗传至今,实乃奇迹。而且还活得这样潇洒,泰然自若,呈现出不折不扣的真善美,深受人类的敬崇。在植物王国里,它还有“活化石”之美称,更显示其独特的珍贵。据文献记载,银杏树的叶、果、树皮和根均可入药,可治疗20多种疾病,它全身是宝,无私奉献、给人类带来健康。我国大文豪郭沬若先生曾写过《银杏》一文,他赞颂银杏树象征中华民族之精神、品格和气质,含义极为深刻,读来令人感奋,发人深思。
  这株古银杏树,是浦东地区众多古树中独领风骚的老前辈,它是沧海桑田和社会历史变迁的见证。从古到今,浦东海岸滩涂逐渐东延,千余年间已达数十公里。社会历史也已更迭了多少朝代,经受了漫长的封建社会和近百年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统治,浦东人民曾遭受外来侵略者的残酷奴役和民族败类带给他们的深重灾难屈辱,古银杏树皆可一一作证。
  然而,或许大家不知道,10多年前,这棵千年古树曾经奄奄一息了,是父老乡亲们把它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的。
  那时,这里还是东漕村唐家弄的大片农田。在修筑羽山路时,把古树赖以排水的河浜填没了,导致排水不畅,树根遭受水涝而部分腐烂。树旁边还堆放了上千吨的建筑垃圾,一遇到大雨天,就会有一些石灰水渗透到地下去,侵蚀树根。另外一些善男信女时常在树根边烧香点烛叩拜,甚至还有人擅自在树根边建造了几个窝棚似的“小庙”,使古树饱受烟熏火燎之苦,曾经因此而发生过一次小火灾,把树身烧得焦了一大块。终于,古树被折腾得焦头烂额,树叶变得又小又黄又皱,只要有一阵风吹来,就纷纷掉落,不多时日,枝上的树叶就寥寥无几了。目睹古树的这副惨状,父老乡亲们忧心如焚,联名写信向有关部门呼吁:要赶快抢救这棵古银杏树!
  他们的呼吁,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高度关注。市古树名木保护工程办公室、洋泾街道办事处、浦东新区综合规划土地局、仁和公司等部门,很快联手成立了抢救古树的领导小组,请植物专家和土壤专家会诊。专家会诊后说:古树已经处于濒危状态,抢救它已经刻不容缓。
  于是,1997年春天,抢救工程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父老乡亲们把抢救开工看作是一件特大喜事,燃放了鞭炮,以家乡这种最隆重的仪式,衷心祝愿千年银杏树能早日康复。
  古树旁边的建筑垃圾全部被搬走,那些窝棚似的“小庙”,被清除。在1989年所建的保护古树的石头围栏外边,添围上了2.5米高的铁丝网。再外围,筑起了二道竹栅栏。竹栅栏外围,开挖了宽2米、深1.5米、长100多米的排水沟,使古树的排水得以畅通。古树当时已经病弱得经不起炎炎烈日的灼烤了,大家就用1000多根毛竹,给它搭起了20多米高的遮阳凉棚,使它熬过了盛夏酷暑。古树营养不良,人们就在树根周围挖了许多大坑,施放有机肥料,还种上了根瘤菌植物一一大豆。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当年,古树终于脱离了危险期,它那18根巨大的树枝中,有14根复苏了过来。在以后的几年中,它慢慢地康复得越来越好。这真是枯木逢春。
  为保护这株古树,根据大家的建议,在这里辟建了一座公园——泾南公园。泾南公园建成于2001年12月,占地面积22400平方米,以保护千年古银杏树为主题。飘逸自然的服务性建筑,园内的景石、树林、花坛、大草地,与古银杏树浑然一体,景色宜人,天天吸引着许多游人。
(摘自《浦东文史》2008年增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