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旧上海以浦东人名字命名的道路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6-09-29 ]
  旧上海,尤其是当时的法租界及公共租界内,有不少用人名命名的道路。被命名的道路,大多是用西方洋人名字,只有少数道路用中国人的名字命名,其中,有数条路名用浦东人的名字来命名。
  浦西地区一条以浦东人名字命名的道路是法租界内的“善钟路”,现为常熟路。善钟是浦东顾路(今为浦东新区曹路镇)人陶如增的号。陶善钟出身贫寒,自小到上海英商跑马总会跑马厅学养马,后成为驯马师。从养马到驯马,又购买到被淘汰的赛马,于是,陶善钟开办了一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善钟马车行”。事业有成的陶善钟在沪西购买了不少农田,随着上海城市化发展,农田变为城市用地,地价上涨,陶家的财产也大幅上升。1901年法租界越界筑路时,涉及到陶善钟的土地。陶善钟让出了一些土地给法国人筑马路,法租界就将其中的一条路以陶善钟之名命名一-“善钟路”,它的法文名为SayZoong,Routede.。
  此外,法租界内还有用浙江定海人朱葆三(1848〜1926)名字命名的“朱葆三路”(今溪口路),公共租界内用浙江镇海人虞洽卿(1867〜1945)名字命名的“虞洽卿路”(今西藏路)。朱葆三与虞洽卿虽不是浦东籍人士,但热心于浦东发展,关心浦东公益事业,早在1920年参与捐资建造浦东沿江地区第一所医院——浦东医院(今东方医院),支持浦东同乡会的事业,因而被聘为同乡会名誉会董,与浦东结下了不解之缘。
  值得一提的是,旧上海法租界内有一条用法国人名字命名的“杜美路”(今东湖路)。杜美路上有近代上海青帮中著名人物杜月笙的花园住宅。当年杜月笙在上海有两所公馆,一所在华格臬路(今宁海西路),为中式两层石库门楼房。杜月笙长期居住在此楼,现因市政建设而拆。杜美路上富丽堂皇的花园住宅,是奖券承包商金运荪暴富后花30万美元建成后奉献给杜月笙的。杜准备搬入时,日军挑起“八一三”事变,随即发起震惊世界的淞沪会战,杜美路上的杜公馆,杜月笙实际上一天也没有住过,解放后改建为东湖宾馆。法国人杜美是法国殖民地安南(现越南)的总督,由于帮上海法租界提供了一批安南巡捕,租界当局就用“杜美”命名了一条道路。而杜美路上杜公馆宅主杜月笙的爱女杜美如与杜美路字同,音也同,如此巧合,难怪不少人误认为杜美路是用杜月笙之女杜美如名字命名的。
  浦东地区以人名字命名的道路有三条,一条是以谢源深名字命名的“源深路”,一条是以叶惠钧名字命名的惠康街,还有一条以杨斯盛的名字命名的斯盛路(现为六里桥路)。
  谢源深(1869〜1920),浦东张桥人(今属金桥镇)……中举人。谢源深于1906年组建了近代浦东历史上颇有影响的民间组织“浦东塘工善后局”,其主要职责:一是清理洋商吞噬的沿江公地,巩固地权;二是修建渡口海塘,开辟水陆交通。除此之处,谢源深捐资为地方办了不少公益事业,成为早期开发浦东的先驱。1920年谢源深病故后,百姓为了纪念他,把张六路(张家楼至六号桥段)改名为源深路。浦东开发后,源深路旁建起了源深体育公园,地铁6号线还设了源深路站。
  叶惠钧(1862〜1932),浦东高行镇人。1905年,叶惠钧参与李平书首议共同创立的浦东同人会(浦东同乡会的前身);1911年3月,针对帝国主义不断入侵,参与发起中国保界会,叶任临时议长,不久,参加同盟会。4月,发起筹建全国商团联合会,任副议长;5月,成立中国国民总会,被选为坐办。辛亥上海光复中,叶转战前线,参与激战,1912年1月,孙中山赴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叶亲率商团一路护送,到了南京被委任为总统府警察总监。1932年,叶逝世后,中山先生告诉党人:“做大事勿做大官,然真正做大事者几人。此则我人对于做大事不做大官之惠钧先生,尤觉无限钦敬者也。”浦东家乡高行镇各界人士为纪念叶先生革命功迹,特将他诞生地东街命名为惠康街。可惜的是,由于开发需要,惠康街这一体现革命先辈事迹的老街已被拆迁。高行镇上还有一条纪念辛亥革命中被捕遇害的烈士曹锡圭(1871〜1913)的道路。路名为“成仁弄”,开发中也已拆除。近年来不少有识之士提议在高行镇恢复惠康街名,以利于传承地区历史文化。
  杨斯盛(1851〜1908),系川沙蔡路青墩(现并入合庆镇)人,幼年父母双亡,从学泥工谋生计,发展为中国近代工业界伟人,营造业泰斗。致富后的杨斯盛深切同情“乡邻子弟失学之苦”,在六里地区先后捐银30余万两创办浦东中学,占其家产总值2/3,余产亦修路建桥,概捐公益事业,仅给亲属留下家产总值的十分之一。杨先生去世后,清宣统帝追赠他为盐运使衔并列入国史馆立传,浦东各界皆称颂其“毁家兴学”之义举。杨斯盛的命字不仅用于道路命名,还曾被用作区名,这在上海是唯一的一次。1947年1月,经上海特别市批准,浦东杨思区改名为斯盛区。上海解放后,斯盛区仍改称为杨思区。斯盛区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是一段不能忘记的史实。
(摘自《浦东文史》2010年第三期,作者:唐国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