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被誊为“江南大侠”国务院参事王艮仲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02 ]
  王艮仲先生是中国民主建国会年龄最大的会员。2009年7月18日,是王老106周岁华诞。
  王艮仲1903年7月18日出生于上海南汇。1919年,在上海浦东中学求学时,适逢“五四”运动兴起,王艮仲受到科学与民主的思想启蒙。其时,军阀混战、外强入侵、民不聊生,他少小的心灵中就立下了爱国、救国之志。1924年在苏州东吴大学求学时,作为学生会主席的王艮仲,因邀请共产党人恽代英等到学校讲演,组织、参加支持“五卅”运动,被学校劝退,后经黄炎培先生帮助转学到南京就读。1938年秋,正是全国爱国人士响应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号召,实现国共合作之时。他受国民党多方委派,从后方来到沦陷区上海,做敌后斗争工作,公开宣布:坚决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和共产党合作。他通过朋友找到当时名震一时的共产党员林钧,合作建立了淞沪青年抗日工作团,组织了一支游击队,加以培训后,由林钧带领,前往浦东袭击日军。此后,队伍又夜渡东海,转战浙西,屡建奇功。王艮仲利用国民党的各方力量,减少阻力,尽力支持帮助南汇地区新四军游击队,弥补队伍供给、枪械不足等困难,并从中协调关系,互通信息。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任江苏省农民银行上海分行负责人的王艮仲,为了不被日伪分子控制,釆取分行先期停业,资金调转后方等办法,农民银行成为防止受日伪控制的上海唯一一家银行。1944年,抗日战争胜利为期不远了,时任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高级参议、江苏省政府委员兼江南行署政务处处长的王艮仲,日夜思虑着如何尽快重建饱经战火创伤的家园,为此他毅然辞去一切职位,创办中国建设服务社,致力于文教、经济、农村建设和民主运动。与中共地下党员合作,联合上海、北平各大学教授,创办《中国建设》杂志和《中国建设》北平版。并在浦东创办中建集体农场,开辟浦东交通事业。历任中国建设服务社理事长、中国建设出版社社长、上海剧艺社社长、浦东地区建设公司董事长。凭着自己与国民党巨头陈果夫、顾祝同、李济深的关系并以国民党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的身份,周旋于国民党特务和各部门之间,掩护进步人士和共产党员逃离魔爪,成功脱险;尽其所能资助过不少抗战中牺牲的烈士的子女;帮助和引导有志青年求学或走上革命之路。他的这种义举,在解放以后,被汪道涵同志戏称为“江南大侠”。
  1949年4月,王艮仲潜离上海取道香港,5月间安然到达北平。随即他前往北京饭店拜访寓居于此的黄炎培先生,适逢周恩来同志在场。在黄炎培的介绍下,周恩来与王艮仲亲切握手,并惊讶地说了一句:“早就听说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在随后的攀谈中,周恩来对他嘘寒问暖,关心有加,并语重心长地说:“共产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与各民主党派风雨同舟,互相支持,通过民主党派,共产党可以听到自己听不到的话,团结到自己团结不到的人。你还是参加一个民主党派吧。”总理一番真诚坦率、意义深远的教导,让王艮仲再次领悟了共产党领导的多党长期合作的道理,一旁的黄炎培马上说你就加入民建吧,他欣然接受并很快加入了民建会,从而定下了后半生前进的方向。和周总理的这次相逢,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转折。横下心来,矢志加入民主党派,跟共产党走。6月上海一解放,王艮仲又南下上海,把自己亲手创办,投入不少资金和心血的公司、农场等实业,着手收拾了一番,或交公,或结束,告别过去,全身心投入新中国的建设事业。1950年7月,王艮仲再次奔赴北京,经周总理正式任命,就任政务院参事,并兼任民建会的工作。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为民建和中华职业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离休以后,王艮仲依靠自己海外朋友多关系广的有利条件,做了大量的促进两岸和平统一工作。
  2003年王艮老百岁生日时,中共中央统战部为他祝寿时,刘延东部长称他为与时俱进的老人。离休后,艮老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餐后总是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小书房里,桌上一杯茶、一条手帕,一支笔、一个放大镜。他以书报为伴,以学习文件、思考发言、回复信件寄思。窗外是喧嚣的街市,斗室之中是他颇有规律的生活——读书、写文章、会客、休息。大隐于市的老人,前半生风云际会,壮怀激烈;后半生精诚为国,竭尽全力,近百年风云人生的一幕幕,总会在他心中闪过。97岁那年,他将近年写作的数万字学习读书心得编辑成册。其中包括《学习邓小平文选第三卷试作内容提要索引》《学习江泽民同志七一讲话初步认识》《怎样认识社会主义与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及所有制与分配方式》《纪念香港回归》《为开辟祖国和平统一大业而欢呼》《略谈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中英关系》等多篇学习心得。他在重要的政治事件、政治学习中都会写出发言稿,表明自己的见解或态度,2005年10月,艮老102岁时,在纪念胡厥文先生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他以《最可敬爱的胡厥老》为题,作了十分生动感人的发言。12月,在纪念中国民主建国会成立60周年老同志座谈会上,他是9位发言者之一。他老人家视力不好,主要凭记忆来回忆和理清思路。他的记忆力好不仅得益于老人孜孜不倦的学习思考,还得益于勤于动笔。多年以来,艮老与国内外老朋友常有书信往来,他来信必复,甚至日常的信函往复他都会亲笔写好复函,再让女儿抄好(因他自认为自己写的字如天书,怕朋友看不懂)寄出。信中言词一贯认真考究,蕴涵着老先生深厚的文化底蕴。
(摘自《浦东文史》2009第三期,作者:谷娅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