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话说张江供电创始人——黄炳权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16 ]
  20世纪30年代初,有人在浦东张江栅创办了一家汇北电气公司。从那时起,镇上居民和周边农家开始陆续摆脱了千年油灯,用上了电灯。当地百姓得到了生活方便。由此,很多商铺增设夜市,带来了张江镇市况的兴旺与繁荣。提到张江电灯公司,许多老张江人都会想起供电创始人黄炳权。
  黄炳权(1900.9~1968.11)系张江栅镇西首黄家牌楼黄家宅(原属江苏省南汇县第四区张江乡,现为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江镇建中村)人,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OO年)农历8月18日,字理中,乳名菊生,中学时期改名“炳权”。他出身在农工家庭,其父黄志杰(1868~1931),原在上海南市大码头万成泰米行当职员,1906年后,在上海南市老白渡横街自设黄万源米行,釆购湘赣皖米粮,营销华北、华南。几年后,黄家日趋富有,家有不少土地,是当地有名的半耕半佃的人家。他幼年进私塾读书,后入本乡振新小学(张江小学前身),辛亥革命后转入上海敬业高等小学和上海澄衷中学就读。1917年,又入上海南洋公学求学,一年后肄业,后又在上海国文专修科函授班补习国文二年。为接承父业,于1919年弃学就商,婚后立业。受父亲和业师的影响,23岁起,走上了自己经商之路。黄炳权一生刻苦勤学,努力奋进,成为上海较有成就的工商业者,历任协理、经理、董事、主任和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中国民主建国会上海分会宣传委员、上海市工商联财务委员、上海电业管理局营业所副所长、上海供电公司副经理等职。
  黄炳权于1919年进上海老白渡横街大正什粮行习业,拜顾馨一为师。顾兼营立大、中大、信昌三家面粉厂,并担任县(指老上海县)商会会长等许多社会职务,是当时上海滩有名人物之一。炳权三年学业,十分勤恳,受顾馨一的器重。满师那年,他主动请求去立大面粉厂实习,悉心钻研业务,曾建议改进铜筛设备,但未被厂长釆纳。后被顾派往上海物品交易所和上海面粉业交易所担任顾的代理人。
  黄炳权青年时期正是中国进行“五四”运动时期,他生长在大上海,由于业师的关系,很早结识李平书、王一亭、穆恕再、黄炎培、陶伯鸿、叶惠钧等上海许多名流,受到新文化、新思想的影响,提高了对现实社会的思想认识,他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担任了不少社会职务。1921年起,他是上海沪南(东区)救火会会员,后任东区主任;“八•一三”抗日战争时期,肩负重任,经常带领义勇消防员在战火中救火,抢救人民生命财产;1929年参加浦东同人会(即同乡会),曾协助该会主办《新浦东报》之编辑工作。1922年至1937年的10多年内,他独自经营或与人合伙开设了粮油、面粉等一些公司、商号和工厂。期间,曾担任交易所经纪人、煤业公司和什粮行经理、内河航运公司和面粉厂协理,以及灯泡厂董事、经理、长途汽车公司筹备副主任等职。为拓展营销,24岁的黄炳权远渡重洋,赴日本九州与日商签订石炭契约。
  30年代初期,黄炳权由于受南通张季直“实业救国”和川沙黄炎培“教育兴国”的思想影响,在浦江两岸开办了不少企业,又为家乡民众谋福利创办了许多公益事业。他一生兴办实业,热心教育,资助抗日,关心地方公益,为民造福,尽心尽力,至今使人难忘。1932年,他在张江首创汇北电气公司,供输10多个乡镇的用电,数千户人家用上了电灯。第二年扩大了变压设备,输电线路通达农村,为农家运用电力抽水灌田日夜忙碌。因此,张江地区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有了电力灌溉农田的历史。那年秋天,他还劝说上海协大祥绸布店老板孙照明,在家乡陈水关桥开办了鼎新织布厂,直接为该厂供电,使120台织布机飞转,开创了家乡轻工业生产的历史。此后,又在张江附近架设电话线杆,接通上海与乡间的电话。还自己带头捐款铺筑了20多公里的“弹街”(石块)路,直达浦江码头和附近集镇;又在本乡创设妇产科诊疗所,方便农家接生。此后,又为疏通张江吕家浜出资出力。
  黄炳权在经商中意识到“若要兴邦必须精研学术”的道理,因此,他要求自己的子女努力学好文化科学知识,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他还重视地方教育工作,在家乡集资开办了民众学校,筹款扩建张江小学。他结识黄炎培后,更加热心资助家乡教育事业。1942年在张江栅镇创办汇北中学,聘本乡教育界人士史赞人为校长,1948年,又筹款建造新校舍,后该校发展为张江中学。解放前,他参加中华职教社,经常出资支持办学。解放后又资助川沙开设“五三”民办补习班,任校董会董事长,该校第二年改为五三中学。
  黄炳权为人耿直,秉性刚毅,他痛恨旧社会的政治腐败。鼎新厂老板孙照明被诬命案而被敲诈勒索,他主持正义,不畏强暴,代友上诉,甚至不屈地方势力,化名“黄荫棠”八次上南京控告,结果胜诉,上海2名检察官因贪污渎职而被判刑。此事,震动了张江和上海工商界。
  抗日战争时期,黄炳权在中国共产党的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全力支援抗日担任后勤工作。上海沦日寇手中,激起了他更大的愤慨,常以诗篇怒斥。1937年12月,写下《淞沪抗日之战》;1938年9月,正值“九•一八”七周年,又写了《九•一八》一诗;之后,又有《孤岛》《难民区》《暴行录》《“七七”七周年》《闻捷》《末日》等许多诗篇。黄炳权仅具中学文化程度,但他青年时期起十分喜爱习诗,26岁时,曾受上海沪南穆恕再的指点。1931年9月18日,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发生“九•一八”事变,他写下《输财救国歌》,以“南沙权”的笔名发表在上海新闻报上,引起了轰动。1943年11月,因战事,他在沪地的不少企业受损,汇北电气公司也被日伪霸占,于是他离沪西行,奔赴重庆、西安等地,意在寻找商机。这个时候,他也一路写诗。从1929年至1957年将近30年的时间里,他写下了数百首诗作,表达了他一生爱国、爱家乡、爱戴共产党的情怀。这些诗作于1955年由他自己用毛笔书写成集,名为《权庐诗存》,分首集和西行吟草二集,共194篇,现已整理成册。此集又显示了他具有中国书法的功力。
  解放后,黄炳权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1951年起,三次被邀请为川沙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7年,又带头推动全市供电、供水、煤气等企业实现公私合营,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他20年如一日,长期跟党同心同德,严于律己,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成为上海工商界的榜样人物之一。
  “文化大革命”中,黄炳权横遭劫难,被诬为“地下工商联”的组织者,遭受严酷摧残,于1968年11月黄炳权被迫害致死,终年68岁。
(摘自《浦东文史》2009第四期,作者:黄尤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