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名医沈杏苑与沈家弄路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6-07 ]
  沈家弄路横贯洋泾东西,是洋泾一条重要的道路。它辟建于1908年,迄今已有100年,这条百年老路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
   
   
  为什么这条路要起名沈家弄路呢?这就先要谈谈浦东名医沈杏苑及其私人宅院沈家花园。
  沈杏苑(1870~1956),字文彬,上海县人,世居浦东沈家弄,是上海著名的内、外科中医师,浦东同乡会理事。
  沐杏苑先生从小聪颖,多才多艺,>由于家庭氛围的熏陶,父亲精心的传授,加之他本人潜心的探索和临床经验总结,终于成为精通内、外科而闻名遐迩的名医。沈杏苑先生还曾留学日本,学习西医6年。他家中设有诊所,因为医术高明,秉性仁厚,深得病家信任。据说,只要他在病人手腕上用三个手指头按上片刻,看着舌苔和脸色,闻一下气味,便知道病症病情,随后对症下药,药到病除,十分灵验。患中风偏瘫的病人经沈医生针灸一个疗程,吃几帖中药,便能重新站立起来,还能下田干活。上海郊的农民,由于日晒雨淋感受风寒,患有腰腿疼痛的人很多;许多小孩则面黄肌瘦,鼓着坚实的大肚子,染上江南地方的寄生虫病。沈先生根据本地水土,运用中国的“四诊八纲”及针灸、推拿、拔罐、服草药等多种手法治疗上述症病,出现了神奇的效果。对待病人,无论贫富,他一视同仁。对贫困的病人他不但送医送药,还进行救济。如遇到重症病人,不论半夜三更、刮风下雨、路途遥远,他也都克服困难,义务出诊。沈先生的精堪医术和高尚医德博得广大病人的赞颂与当地百姓的尊敬。
  1949年上海解时,沈先生已是耄耋之年。1951年,人民政府依照国家“团结中西医”的方针,举办中医政治学习班,引导中医各科走集体化道路。沈杏苑先生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与此项活动,为中医事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做了许多有益工作。他除门诊为人治病外,又被聘为“上海中医文献馆”馆员,从事中医文献的研究。为发扬光大祖国中医学事业,沈先生毅然将一生收藏的中医各科珍本及处方草本共3000多册,全部捐献给“上海中医文献馆”,为后人所用。
  沈杏苑先生一生也热心教育事业,1906年,沈先生与杨保恒创办“震修小学堂”(浦东新区第二中心小学前身),黄炎培任校董事。那时学校经费主要靠地方谷息、茶捐、栈捐等税收。在学校经费入不敷出时,由沈杏苑老先生独力向病人、亲友募捐,支持办学。后来,沈先生又与人合作创办了“浦滨小学”(即今浦东新区昌邑小学),同时,又被聘为“浦东中学校医”。他的办学创举,刊登于浦东第二中心小学百年校庆纪念册上。
  100多年前,沈杏苑建造了沈宅(人称沈家花园),占地1.8亩,建筑面积千余平方米。整座建筑三大进深,50余间,一进为正门、正房、门诊报。中间设有“耕心堂”,大小天井,旁边有东西厢房。房子全为砖木结构,融合上海石库门和欧洲别墅的建筑风格,至今还保留巴洛克式的护墙板、中世纪的教堂窗花。庭院内种有数株广玉兰,还建有菊花园和葡萄园等,百年广玉兰,如今长成参天大树,现成为上海市人民政府保护编号为0720和0722的古树名木。
  随着沈宅周围的居民逐渐增多,沈家花园前逐步形成一条弄堂,称为沈家弄,大致范围在浦东南路以东,草庵陈家宅以南,高家浜以北一带。而沈家弄前面于1908年兴修的一条道路也就称之为沈家弄路。
   
   
  上海开埠后,西方列强在浦西抢得“租界”的同时,早已对浦东沿江地区垂涎三尺。各国违反约定在浦东沿江租地,开始对浦东进行渗透。1853年,英商在今塘桥建造了第一座外商码头。接着一些洋行公司纷纷在浦东建码头,造仓栈。据《中日商埠志》记载:浦东“多年来只是一片平芜,有几座旧式的中国船厂和纤夫拉纤的小路”,但至1867年,“外国人在沿江一带已购买了很多块地,建造起不少宽敞的仓库、船坞和码头”。除浦东董家渡码头外,主要有1862年建的怡和码头,穆哈德码头和祥生船厂,1865年建的立德成仓栈,1866年建的和记码头,还有林赛码头、理南查码头、英国海军码头等等。这些码头仓栈主要集中在今其昌栈到陆家嘴一线,以及塘桥附近。到1898年,今庆宁寺至白莲泾沿江码头船坞林立,工厂仓栈密布,几无隙地。洋商的扩张对浦东当地的士绅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大大地增强了他们的民族与自卫意识,在这些有识之士的领导下,20世纪初浦东掀起了以维护土地主权为中心的卫乡护权运动。1902年塘桥乡绅高守智率先发起状告英商怡和洋行蚕食公地、挤逼永济渡,这场斗争经官五任,历时10年,在同仁辅元堂与后来成立的浦东同人会、浦东塘工善后局的支持下,说动官府,组织了有华洋官民各方参加的按契清丈,终使怡和洋行退出所占公地,竖界结案,浦东民气为之一振。
  1905年秋,浦东发生大风潮。灾后,浦东营造业领军人物杨斯盛召集营造业同仁及地方士绅商议救赈。议毕,有人提出沿江洋商码头厂栈密布,并正谋向腹地推进,当有应付,以挽主权。杨斯盛即让大家商议办法,当场议定,辟筑一条自陆家渡经沈家弄、钦赐仰殿,而至洋泾的大道,并请官府规定:以路为界,限制向洋商售让土地。杨斯盛即请人具写条陈送县,取得了官府的同意。旋即杨又发起同仁与士绅捐资,不费官银,不向百姓摊派,很快筑成了沈家弄路。沈家弄路上这一意义深远的卫乡斗争不仅鼓舞了浦东的新兴士绅和群众,也为日后保全浦东地方和推进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基础。
   
   
  上面已经提及,辟建沈家弄路是由杨斯盛等人倡议的,筑路也没用官费,也没向百姓摊派,所需资金全是由浦东营造业主和士绅捐集的。
  杨斯盛是川沙(今浦东新区)蔡路人,少时家贫,13岁就去上海学泥水匠。他刻苦好学,手艺精良,很快从蓝领成为白领。1880年,杨30岁就开设了杨瑞泰营造厂,这是上海建筑史上第一家由中国人开设的营造厂,以后,杨瑞泰营造厂承接了许多重要工程,杨斯盛被公认为营造业的泰斗。
  杨斯盛事业有成后,常感幼年失学之苦,欲尽国民教育救国之责。为了兴学,杨斯盛先在宗祠设义塾,将自己在上海的一所别墅改办为广明小学,1905年,他在浦东六里桥购地40余亩,兴建浦东中学,这所学校后来为国家培育了众多栋梁之才。1906年,杨斯盛独自捐造严家桥,耗银6000元,这是浦东第一座钢筋水泥桥。杨斯盛为建造上海水木业公所、水木业小学、南市上海医院都带头捐款。他还捐筑南码头至艾家坟石路2800余丈,董家渡到六里桥南的道路等。
  1905年秋,浦东沿海遭受強台风灾害,杨斯盛因哮喘病发作,在家邀集营造业同人和浦东乡绅议捐,他带头捐3000元,这次典募得2万多元。这次会议上,大家共同议定修筑沈家弄路,以抵御洋商对浦东腹地的吞噬。杨斯盛带头捐款,营造业同人和浦东乡绅纷纷慷慨解囊,于1908年筑成了沈家弄路,为捍卫国家主权做出了贡献。
  1966年,浦东南路至桃林路的沈家弄路改名为商城路,原沈家花园的地址也改为商城路679号。但周围群众仍习惯于称其为沈家弄路,不少群众也希望恢复原来的路名,最起码桃林路以东的沈家弄路要长期保留,以使深厚的历史文化一代代传承下去。
(摘自《浦东文史》2008年增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