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明朝大学士陆深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6-21 ]
  陆深,字子渊,号俨山,是明朝大学士。生于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在故乡洋泾去世,享年68岁,赐谥文裕。陆深的先祖是战国时期齐宣王少子通的后裔。元末承事郎陆子顺始迁居华亭马桥(现上海马桥镇),之后,其孙陆德衡迁居洋泾,是洋泾陆氏的始迁祖。从陆德衡草创田宅到陆深的父亲一辈经过近100年的积累,陆家已经成为一富裕大户。
  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陆深走出洋泾至应天府(今南京)参加乡试,中第一名(解元)。弘治十八年(1505年),陆深以二甲第一名进士及第,历任国子监祭酒、山西提学副使、浙江副使、四川左布政使、江西右参政、陕西右布政使、西川布政使、詹事府詹事等职。上海人在《明史》中列传的近20人,但最负盛名的,除徐光启、潘恩和董其昌外,当推陆深了。陆深居官为名臣,在野则是名士,其文章书翰,极为史家推崇;名言德行,世人目为典范。
  陆深的学术成就很高,他著述等身,传世的有32种,近180万字,且多经世致用之作。这在明代上海人中是首屈一指的。他的博学,体现在他的《俨山集》《俨山续集》和《俨山外集》三部代表作中。俨山系陆深之号,他对旧居“后乐园”中景致饶有兴趣,称:“俨然山也”。故以俨山自号,亦以名集。《俨山集》共100卷,内容分赋、歌、谣、辞、诗、诗话、文、策、题跋、墓志铭等52类,涉及天文、地理、政治、经济、社会风俗、历史、文学等37个方面。《续集》10卷,《外集》40卷,考序跋作者俱为明代知名学者。
  陆深学术研究精深,除书法理论和艺术实践外,最突出体现在他的史学研究上。陆深摭刘知儿《史通》之精华,櫽括排纂,别分门目,而广釆诸家之论以为佐证,撰《史通会要》3卷,凡17篇,为明代史学批评著述中杰作。陆深在翰林院记其每日所得,成《玉堂漫笔》3卷,对历史典故考核精详。在《传疑录》一书中,陆深针对明代宗禄之弊,叙述明宗室恩数等杀之制,为研究明中叶宗室制度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此外,在陆深的杂记和日记中,论明代史事得失与当时故实;倶有精得见解。如在《淮封日记》中录马中锡抚贼事,较《明史》所载完备。
  清乾隆时所编的《四库全书》中收录陆深著述达21种。在明代上海人中是绝无仅有的,在全国范围内亦属罕见。明陈子龙等编《明经世文编》,此书卷155,收有陆深《陆文裕文集》中四类13条内容,约3万字。
  陆深又是藏书家。《中国藏书家考略》略云:陆深“喜收书,积蓄甚富,撰有《江东藏书目录》。其自序略云:余家学时喜蓄书,然视视屑屑,不能举群有也。壮游两都,多见载籍,然限于力,不能举群聚也。问有残本不售者,往往廉取之。敢余之书多断阙,阙少者或手自补缀,多者幸他日之偶完而未可知也。”《江东藏书目录》世无传本,此序见《式古堂书画考》。由此可见。陆深是上海浦东地区历史上的第一个藏书家。陆深藏书至少可以从他祖父算起,到陆深已是三代了。据《陆璿小史》载:“好读书,又好古物,每见书法、名画之类,必以重价购求得。”陆璿是陆深的祖父。还有陆深的父亲陆平,经济条件不错,也喜看书购书。陆深的藏书楼名为“江东山楼”,建在陆氏后院内土冈之上。四周景致如画,颇为宜人。陆深手编的私藏书目名《江东藏书目录》,久已失传。古代的藏书家往往编撰私家藏书目,陆深当然也不能例外。陆深的藏书是为他的治学服务的。他在学术研究上的博大、精深应当说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藏书。
  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陆深48岁,隐居后回到浦东老家,他的故居为临黄浦江边的“后乐园”,此园名取意于宋范仲淹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示其虽“居庙堂之高”,但亦不敢忘忧。陆深在后乐园中运土筑冈,增拓不少名胜,和他祖辈的亭榭合起来。经过陆家100多年的经营,江边这块荒滩已是一片园林风光了。而黄浦江水从南往北,与苏州河合流后转折向东,在这儿形成直角形的嘴角,于是便有了陆家嘴这个地名。
  后乐园是当时上海的一处名园,位置在今陆家嘴公园内。其中景物有学士第、后乐堂、澄怀阁、望江洲、小康山径、小沧浪、江东山楼、柱石屋、四友亭、俨山精舍、水晶帘、知非书斋、知还书斋等。陆深在一首诗序里,对他的后乐园曾作过如此的描述:“俨山西偏凿方塘而未及泉。四面洼空若壁,适春潮暴涨,悬流而下,若珠玑万斛,水帘一般,迸空垂舞,喷射照耀,夺人目晴。而冲撞澎湃,顷焉出声。又若张乐洞庭之上,信天下之奇观也。”陆深还写了一首七律,咏其居所的意境:“望中城郭故依依,乔木千章水合用。风动海门闻鹤泪,鲈鱼正美客南归。”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陆深病故,由其儿子陆楫经理后乐园,但陆楫37岁就去世了。嘉靖三十二年,浦东地区已是倭寇纵横。陆深夫人梅氏将家迁往浦西东门新居,不久亡故。浦东的后乐园由此衰颓。嘉靖三十五年,倭患平息,后乐园已面目全非。陆楫的朋友朱察卿—首诗描述:“乱后重来百感生,青山谁主鹤相迎。已无金谷园中会,空有山阴笛里声。曲径秋风哀草合,败垣斜日乱虫鸣。门前江水依然在,却送归舟伙掌平。”
  陆深病逝后,就被安葬在后乐园其曾祖父陆德衡、祖父通仪大夫陆璿等亦葬于此。陆深墓占地26680平方米,墓南北中轴线上建有石旗杆、墓道、墓穴、祠堂等建筑,总长300余米。两根石旗杆并立墓前,间距约100米。杆分二节,顶端有圆形帽盖,上节雕有云纹,总高8米余。向北约百米处为墓道,两旁排列着高大的石翁仲、石马、石羊等。墓前石龟上附道碑一块,篆刻“明礼部右侍郎陆文裕公墓”。旁有石碑,上刻陆深生平事迹。墓道向北约50米处为墓穴。再往北约140米处为陆氏宗祠,内供陆文裕公塑像及历代祖宗牌位。
  陆深墓发掘于1970年,陪葬文物甚多,有金冠饰、金戒指、银戒指、金镶玉发簪、金镶玉饰、梅花形金镶宝石花饰、金发簪、银元宝、葫芦形白玉、金身坠、玉幻方、玉玺、玉璧、玉刚印、白玉戒指及各类铜镜等,均藏予上海博物馆
(摘自《浦东文史》2008年增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