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辛亥上海光复的元勋——李平书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7-12 ]
  辛亥革命上海光复,李平书及其领导的上海商团,创立了历史功勋。
   
   
  1911年10月10日,辛亥武昌起义。10月13日,上海报纸都以显著位置登载武昌起义的消息,上海人民群情振奋,民众争购报纸,《民立报》卖到每份银圆1元,仍奇货可居。报馆林立的望平街头,整天挤满探询最新消息的人群。各报馆一有新闻,即印传单,乃至一日之间印五六批之多。捷报传来,万众欢呼;及闻失利消息,或嗒然若丧,或愤懑不平,甚至有目眦欲裂、挥拳攘臂而起者。《申报》曾用大字号外报道汉口革命军撤退的消息,立即遭到千余群众的围攻,认为这是在替清政府宣传,动摇人心,当即将该报馆的大玻璃窗砸碎,借以泄愤。
  富商大豪们既对清政府丧失信心,又害怕革命和社会动荡,会损害他们的地位和财产,因而终日惶惶,有的准备逃离。
  上海租界和清政府地方当局得到武昌起义的消息后,立即加强了防范措施。工部局派出大批巡捕,到旅馆客栈探查旅客行踪,拘捕所谓形迹可疑分子。万国商团乃租界内洋人为主的武装自卫组织,他们加强戒备,随时准备出动。工部局张贴布告,扬言如有人扰乱哄闹,立即拿办。上海道台则连续发布“严查私运军械”“严密稽查革命党”等文告,要求租界捕房会同城自治公所搜捕革命党人;并赶忙调兵遣将,加强军事重地江南制造局的力量,至10月底,集结于制造局的兵力多达千人。
  中部同盟会和光复会的革命党人,也加快了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当时,中部同盟会总部在上海掌握着一批报刊,宣传革命形势,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但没有军事实力。光复会上海支部的领导人陶成章远在南洋,李燮和则初到上海,力量也很有限,但当时闸北、吴淞一带的军警上层人物中,有不少是李燮和的湖南同乡,是组织起义的有利条件。以李平书为会长的商团公会,有训练有素的团员6000多名,枪械数百枝,是当时上海最大的民间武装。争取商团武装加入革命,是上海起义能否成功的关键。
  为争取商团武装参加起义,中部同盟会确定了“联络商团,沟通士绅”的工作中心。陈其美通过同盟会会员叶惠钧(商团公会副会长)和沈缦云,结识了李平书。此时李平书对陈其美了解不深,也不愿轻易将商团武装交给同盟会使用,起初双方只是互相沟通。和陈其美见面后,李平书觉得事关重大,约沈缦云、吴怀疚、莫子经等在其寓所秘密商议。大家认为:时势至此,不能守闭关之义,当审察形势以为进止。此时,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南京新军第九镇马标第一营管带(清末官制,今称营长)李英石,以第九镇革命派使者的身份来上海活动。李英石是李平书的族侄,二人相交甚深,李英石为李平书所信赖。李英石早年在日本留学时,深受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影响,极力拥护武装起义。他来上海后,李平书与叶惠钧、沈缦云、穆恕再等每晚集会,李英石也参与其议,向与会者详细介绍同盟会的革命主张和陈英士的历史。李英石的到来,李平书认为把商团武装交给李英石统领,商团武装的领导权仍在自己手里;同时他也加深了对孙中山革命主张的理解,遂决心率领商团投入武装起义。
  中部同盟会原定长江下游首先在南京发动起义,然后推及上海、杭州。他们派人到南京,向新军第九镇策反,被两江总督张人骏等侦悉,急令江防营统领张勋率军进城戒备,而将第九镇移驻城外秣陵关,并收缴其弹药。同时,杭州新军也因每人仅有子弹5颗,不敢贸然行事,一时也发动不起来。
  清廷为镇压武昌起义,命陆军部尚书荫昌率师南下;又起用袁世凯,派冯国璋率师沿京汉路南下;还派海军军舰由长江驶往武汉夹击,武昌发发可危。
  为挽救武昌危局,中部同盟会不得不变更南京先动的计划,决定实行“上海先动、苏杭响应”的新决策。11月1日上午,由商团公会集合所属23个商团团员2000余人,在城内“九亩地”练兵操场举行大检阅典礼,由李平书提名,请李英石担任总检阅官、上海商团总司令,为参加起义作了思想上、组织上的准备。为了掩盖起义的意图,对外声称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地方治安,邀请第九镇军官来沪加强商团训练。
  11月2日晨,在中部同盟会、光复会支部、上海商团公会的联席会议上,共同决定在上海南市、宝山和闸北同时举行起义,并推举李英石为军事行动指挥官。
   
   
  根据三方的决定,整个起义的战斗部署分成三个方面:闸北以巡警总局为目标;城厢以苏松太沪兵备道署为目标;城南以江南机器制造局为目标。事前,李平书曾力劝制造局总办张士珩勿再运军火支援南京清军,张未从;李又提醒张,现人心瓦解,区区防卫兵力恐不足恃,不如另谋安全之策,张又不听。于是,起义军方面决定以武力夺取制造局。在兵力布置上,闸北以巡警总署起义警察为主,商团配合行动;南市城厢内外以商团为主,起义警察为辅;对江南制造局的进攻,以陈其美组织的敢死队和会党人员为主,商团为辅。并定于11月3日下午4时,南北市共同起义。
  3日早晨,闸北起义消息泄露。于是起义军警和商团提前于上午10时起义,各分局警士纷纷响应,起义军未受到抵抗,顺利占领了巡警总局,吴淞、闸北光复。
  3日下午2时,南市方面按事先约定,由小南门救火联合会先鸣救火钟9响,再继以13响,这两次连鸣是寓农历辛亥九月十三日之意。商团司令部以领枪为名,集合全体商团团员及敢死队员于江南制造局附近的南操场,由李英石宣布作战命令后,鸣枪一响,接着吹起进军号,全体参加起义人员高呼“冲啊!冲啊!”奔赴预定进攻地点。
  上海道刘燕翼在中午闻知闸北发生起义,即携大印逃进租界洋务局躲避。紧随其后,上海县知县及文武官员也相继逃散。商团起义军没有受到抵抗,就占领了城厢内外,各城楼均悬挂白旗,城门由商团把守,任人出入,商店照常营业。
  上海城厢的不战而下,使陈其美认为制造局总办张士珩决不敢负隅顽抗,在下午5时许,他不与参加会议的商团协调,率会党人员及刘福标组织的敢死队员百余人,趁工人放工之际,涌入制造局内。驻守清军踞高临下,先放空枪一排示警。敢死队员见枪响后并无子弹,继续冲锋。守军乃以实弹射击,冲锋在前的敢死队员一死数伤,后者纷纷溃逃。其实刘福标的敢死队并不“敢死”。队长刘福标原是一个走江湖在邑庙卖狗皮膏药的拳师,100多名队员都是临时凑合而成,其中有帮会人员、江湖艺人、退伍勇卒,而以镇扬帮理发师居多数。因这些人大多数未经过军事训练,没有战斗力。见此场面,陈其美认为单凭军事力量难以取胜,只身进入局内作劝降工作,被张士珩拘捕监禁。李平书闻讯,见事紧急,即偕王一亭入局会晤张士珩,请求释放陈其美,张不允,二人怏怏而返。
  进攻制造局失利,以及南京和松江两地清军正向上海进军的消息传到南操场,总司令李英石迅即重新部署进攻兵力。4日凌晨1时,李英石发出总攻令,商团团员、起义士兵及敢死队员数千人从四面八方向制造局发起总攻。李平书坐镇在城内救火联合会,李英石在阵地附近指挥战斗。从正面进攻的起义军攻了2个多小时,没有进展。从侧面进攻的商团及巡防营起义官兵,在局内工人配合下,破墙而入,夺取了军械库。上海道各署的起义军和商团由海军栅进入船坞,开展侧攻。在后门进攻的伶界商团团员潘月樵系京剧武生演员,他发现门侧有木制栅栏,可用火攻;附近一些杂货铺店主自动捐助火油多箱,潘遂和进攻的人员一起纵火焚烧并冲进了制造局。有一路进攻的商团团员从制造局炮兵营护墙沟内夺得钢炮一门,对准守军开炮轰击,一时间火光冲天,炮声、枪声杂以喊杀声,震撼大守军大乱,纷纷逃避。张士珩急令炮兵营开枪,又令海军舰只助战,均遭拒绝。因这些部门的军官大多是湖北武备学堂的学生,与李平书有师生之谊,事先都已同李平书有约,在战斗中保持中立,不为张士珩所用。拂晓前,李燮和率吴淞、闸北起义的巡防营、水师营及巡警队和商团武装,从吴淞由黄浦江水路到达制造局江边,加入进攻队伍。于是起义军军威大振,攻势更猛,清军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纷纷逃窜。张士珩见大势已去,乘小火轮狼狈出逃到法租界。4日清晨8时,起义军攻占了制造局,被拘的陈其美获救。中午,各商团整队入局,打开军械库,见木箱累累,箱中都是新造步枪。原是准备送往武汉供应冯国璋军的,乃分授团员各一枝;又取出枪弹若干箱分发,各商团整队而归,沿途高唱军歌,万人空巷,欢庆凯旋。
   
调停都督之争
   
  起义胜利了,由谁来当都督却是个大难题。11月6日下午,李平书、李英石、陈其美、李燮和及上海各界代表,商团各单位负责人和起义军将领总共约60人,在小东门内大街海防厅署举行“沪军都督推选大会”。会议由李平书担任主席。究竟谁来当都督呢?李燮和在起义中立了头功,但在商团领导层中没有基础,同盟会更不会推举他。陈其美在起义中攻打制造局失利被拘,没有功劳;但中部同盟会掌握着一批报纸,吹嘘陈其美在起义中立了大功,不明真相的人都信以为真。李英石在陈其美首战失利的情况下,亲临前线,指挥起义军攻下制造局,功劳最大,但他不是同盟会会员,受到同盟会的抵制。
  会议开始时,李平书、李英石、陈其美等依次发言,场内很安静,但在推举都督时却发生了争执。李平书和商团代表及起义军官,都推李英石当都督,说他军事学识渊博,指挥光复上海任重功高。同盟会方面的代表则推陈其美为都督,双方争执不下。这时陈其美当场拿出一张事先拟就的都督府人选名单,陈自任都督,黄郛为参谋长,李英石、李燮和、叶惠钧等人为参谋。这份由同盟会和陈其美大权独揽的名单一经宣布,全场大哗。在纷乱中,同盟会方面黄郛竟拔出手枪,威胁李平书,说是陈其美首先进入制造局,有第一功,应该当都督。在场的起义军将领也都把手枪拔出,说陈其美进攻制造局失利被拘,后来是李英石指挥起义军和商团攻下制造局把他救出来,陈无功可言。正在双方争吵不休时,陈其美的保镖刘福标,原在会场内靠墙站着,这时突然从腰际拔出一颗手榴弹,举在手中,大呼:“都督非选陈其美不可,否则我手榴弹一甩,大家同归于尽!”不少代表纷纷夺门而出,李平书已无法维持秩序,大会在混乱中散了场。
  事后,李平书居间斡旋,几经协商,达成协议:都督由陈其美担任,主要负责政治、对外联络和策划供应军械、粮食等工作;李英石负责军事,任军政府军务部长,仍兼上海商团总司令,并收编归顺水陆清军及各路敢死队,维护方治安;李平书任民政总长;沈缦云和伍廷芳分任财政总长和外交总长;王一亭、穆恕再等亦各有任职。
  这个军政府中的主要席位,大都属于中部同盟会和商团负责人,排除了光复会方面代表。吴淞军警群情激愤,李燮和遂在吴淞中国公学募兵组建了光复军,自任总司令,兼领吴淞军政分府,宣布归江苏都督程德全统辖,在沪军都督府外别树一帜。
  陈其美争得都督后,将刘福标提为福字营营长。事后,人们讽刺谓:“陈其美一榜(绑)都督,刘福标一举营长。”
   
   
  上海光复后,苏州、镇江、杭州等也相继起义光复。而两江总督张人骏、提督将军铁良、江防营统领张勋等仍拥大军坚守南京,控制着南北交通,对上海及苏、杭等地的革命局势是极大的威胁。同盟会上海总部急谋进军南京,支援武汉及乘机北伐,遂推举原第九镇统制徐绍桢为联军总司令,江、浙、沪、镇各军均归其指挥,会攻南京。联军到达南京后,攻城两昼夜,没有进展。主要原因是联军仓猝组成,武器不精,弹药不足,更缺少火炮等重武器;而南京城高墙坚,利于固守。李平书得悉攻城需要大炮,发动制造局炮厂技师,在吴淞拆卸40磅的大炮2尊,装配好车轮、炮架,经试射可用,赶配好炮弹、引火,连夜装上火车,亲自带了起义的炮队营管带、商团炮队教练张玉发和浙江宁波同乡会会长虞洽卿等押运往南京前线。甫抵镇江,浙军已闻讯派员迎接,及至南京尧化门,苏军亦已恭候。两军都要求得到大炮,争执不下。幸亏同去的虞洽卿以大局为重,对浙军说:“我是浙江人,为大局计,浙军驻朝阳门,山路崎岖,如中途车辆损坏,炮即无用。苏军驻太平门,不若就近先交苏军,以便早日攻城。”李平书则许诺说:“局中尚有同式之炮1尊,即日可运到,以交浙军。”浙军同意按此办理。李平书即至镇江车站发电报,通知局员速将炮运到车站装车。李到沪后,知炮已到车站,尚未装车。询问站长,称小工已散。乃告知车务主管立召小工,许发酒资加班小费,赶紧将大炮装上车,翌晨运抵尧化门,交浙军领去。
  而苏军领去的大炮,已安设在太平门山上,由张玉发亲自发射,至53响,城中震动,张人骏和张勋等弃城逃走。由各国领事打开太平门,持白旗以求停战。苏军入城,浙军亦由朝阳门入,南京光复。
   
   
  1913年7月,陈其美在上海发动讨袁起义,事前曾先后二次拜访李平书,要求仍按辛亥上海光复之前例,通力合作。李平书对陈抱敬而远之的态度,拒不见面。主要原因是李平书等地方实力集团认为辛亥革命是民族大义,而讨袁则是政党军阀间的内争,无介入之必要。因此他们依旧回到以地方利益为重,保境安民的立场,以期避免兵祸。
  此外,陈其美不择手段争抢都督,使李平书早就对他存有戒心。所以李平书的民政总长办公室不设在都督府,而设在李英石的沪防军司令部内,在自己的寓所贞吉里设办事处,另委专人办理日常事务。陈其美当都督后,挥霍无度,入不敷出,就设法加税,李平书总是不予同意。陈其美虽极忿懑,却奈何他不得,因为李平书有李英石保驾。1912年1月,陈其美为争当浙江都督,密令蒋介石将光复会领袖陶成章暗杀于上海广慈医院(今瑞金医院)。凡此种种,李平书对陈其美更加寒心。
  后陈其美讨袁失败,袁世凯控制了上海后,认为陈其美是元凶,李平书、李英石是帮凶。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受袁世凯之命,勒令各商团武装解散,收缴所有武器,并通缉李平书等人。于是李平书流亡日本,到1916年袁世凯死去后才回国。
(摘自《民政总长李平书》作者:张银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