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李平书龙门同窗姚文枬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8-02 ]
  现在知道李平书的人越来越多了。他首倡上海地方自治,还积极参预上海光复,当上了上海光复后的首任民政总长,后来又兼江苏民政司长。他对于上海地方,可以说功不可没。
  姚文枬,人们似乎对其比较陌生。在清末民初,他在上海也是一个知名人士。李姚两人的交谊,也是上海近代社会中的一段佳话。
  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上海城厢地区的第一个自治机构城厢内外总工程局成立,李平书当上了总董,姚文枬则为32名议事经董之首。整个总工程局存在期间,即1905年到1909年,一直是李平书当总董,姚文枬当议长,两人一个负责行政,一个负责审议,合作了4年。
  而要说到两人的相交,时间还要早得多。
  1873年(清同治十二年)冬,21岁的李平书考进龙门书院。当时执掌书院的是清末大儒刘熙载。这个书院,英才济济。好学的李平书受名师熏陶,与同学切磋,受益匪浅。龙门书院求学期间,李平书先是醉心词章之学,留意于诗古文词。隔两年又开始研究经史之学。再后来,又相继对舆图之学、掌故之学发生兴趣。徜徉在学海中的李平书经常与师友交流,而姚文枬恰恰对掌故之学颇有研究,李平书时常同他讨论。至少在此时,李姚两人的交情就非同一般了。
  1886年(清光绪十二年)以后,李平书以举人身份游宦南粤十余年。虽不见大用,上司同僚公认他清正干练。让他博得更高声望的,是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遂溪知县任上组织民团抵抗法国军队入侵。法军在战场上没有讨得便宜,腐败的清廷却将李平书革职。由此,他的名声震动朝野。就在他被革职之后,张之洞就把他请到湖北。
  所以,在李平书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奉派担任江南制造局提调回到上海时,俨然成了上海地方士绅的核心人物。与此同时,一直在上海活动的姚文枬,也已经成了一名士绅名流。两人既有同窗之谊,又都颇负时望,相知相交是很自然的事。
  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姚文枬因为女儿就读的育贤女校缺乏经费而难以维持,找李平书商议维持之策。由此,李平书与育贤女校的女校长张竹君相识,张出于感恩,拜李平书为义父。张竹君毕业于粤东博济医院,对于西医很有研究。碰巧,李平书对中医很有心得,也曾涉猎西医译著,认为讲到病理解剖,中医不及西医征而有实,希望能将中西医冶于一炉。于是,义父女共同在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创办了女子中西医学堂,李、张两人分别教授中西医课程。这在当时也算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而推其原始,姚文枬介绍两人认识当是首功。
  能说明李姚两人交谊之深的,当推拆除上海城墙一事。
  还在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刚刚被革职的李平书回到上海。龙门书院的同学为他洗尘,姚文枬当然也在其中。席间,李平书讲起,在遂溪曾见到法国人绘制的地图,计划拆毁城墙,以扩张租界。李主张不如自己及早将城墙拆了,以保全地方。传统观念上,一向认为有城要比无城安全得多。说要拆城自保,无异警世骇俗的怪论。闻者大抵将它当成酒酣耳热之际的言辞,并不当真。当时姚文枬态度如何,现在很难查考了。但是从后来姚文枬的表现来看,他非但赞同李平书的主张,还参预其事,为拆城出了大力。
  一向关心上海地方事务的李平书并非说说而已,一有机会,他就准备将它付诸实施。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李平书接受江南制造局提调的任命,从湖北回到上海。他告诉上海道袁树勋,法国人计划将上海县治移到闵行镇,拆掉上海城墙后,将城厢一带并入法租界。李平书并不认为这一计划能够实行。但是,与其因为有此城墙,致使道路交通不畅,沟渠不通,阻碍城厢地区的发展,让他人产生非份之想,不如先行自己动手拆了,把城厢地区发展起来。在李平书看来,上海县城里仓无积谷,库无储金,富室巨商都住在租界里,一旦办起警察巡防守夜,原本起防卫作用的城墙已经成为无用之物,拆除了并无大碍。一席话,打动了这位还算开明的上海地方最高行政长官。
  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冬天,两江总督周馨来到上海。袁树勋向他报告了李平书拆城的建议。周馨以为然,还举自己在天津拆城筑路通电车的例子,说是天津由此商务繁盛,可以作为先例。
  有了周馨的表态,袁树勋赶紧告诉了上海商务总会会长曾铸,让他转告李平书。曾李两人商议后,决定请姚文枬领衔上稟,要求同意拆除上海城墙。
  姚文枬可能没有老朋友那样激进,却也没有辜负老朋友的期望。1905年2月19日(清光绪三十二年正月廿一日),由他领衔,上海地方自治运动骨干分子,包括李平书在内共31人的呈文上呈袁树勋。呈文中提出,“舍自拓商市,无由抵剧烈之竞争;舍亟拆城垣,无由期商业之自立”。还以天津、汉口为例,说明拆城之后可以发展商务,要求“拆去城垣,环筑马路”。至此,酝酿已久的拆城被正式提了出来。
  李平书,还有姚文枬等赞同拆城的士绅,可能估计到会有人反对拆城,却对会面临一场轩然大波缺乏思想准备。上海不少士绅听说此事后,群情汹汹,联名上稟要求制止拆城之议者有之,发急电要求将此事上交北京讨论决定者亦有之。不幸的是,此时袁树勋已经升任江苏布政使,不能再直接过问他曾经支持过的拆城事宜。接任的上海道瑞澂,对于拆城并不热心。两江总督周馨也变得模棱两可。失去官府支持,拆城派处境十分困难。拆城之议不得不中止。
  5年之后,蔡伯煌前来担任上海道。他下车伊始就询问拆城一事究竟如何,并且表示应当召开会议讨论决定。事情好像有了转机。
  会场放在文庙的明伦堂。这是当时知书达理的士绅们经常聚会之所。然而,参加会议的反对派,举止实在不像是文明人所为。他们知道,讲道理肯定讲不过拆城派,于是干脆撒起无赖,扬言有主张拆城的,就让他尝尝城砖的味道。这般情形,想发表言论说明拆城理由的,难免有所顾忌。结果会议一哄而散。
  经过几年酝酿准备,许多人都已经看到了城墙的危害,支持李平书、姚文枬等人的拆城要求的人多了起来。当然,反对派势力仍然相当强大。两种意见相持不下。于是,有人出来调停,最后以多开辟几座城门了事。俗称小西门、小北门、新东门,正式名称为尚文门、拱辰门、福佑门的三座新城门,就是拆城反拆城之争的结果。
  上海城的最后拆除,是辛亥革命之后的事了。
  1911年11月3日上海光复。陈其美为沪军都督,李平书则是民政总长,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分掌政权。同月25日,李平书召集上海华界租界绅商在救火联合会大楼开会。会上李平书慷慨陈词,说明拆城有利无害。他说:今日时机已至,欲拆则拆。失此时机,永无拆城之望。是否主张拆城,请公决。
  当天参加会议的一共2000余人,其中商团千余人,救火会700余人,受李平书等人的影响很深,焉有不从之理。拆城主张成为一致意见。
  于是,姚文枬再度领衔上呈陈其美,提出拆城请求。陈其美当然同意,并将呈文批给李平书。这不过是完成一种手续而已。但是,这呈文也很有意思,其中说到,以前反对拆城的都说有了城墙可以保卫百姓安全,这次上海光复之役中,城厢居民以城中为险地,纷纷迁居租界,证明有城墙并不保险。这话着实将反对拆城的,教训了一顿。
  1913年1月19日,首先开始拆除东段及南段城墙,揭开了拆城的序幕。经过努力,终于将周围9华里的上海城墙全部拆除。改造成了中华路和民国路(现人民路)。
  后来,姚文枬被选为中华民国众议院议员,于1914年初北上赴任。至此,李姚两人才分了手。
(摘自《民政总长李平书》,作者:冯绍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