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李平书的同乡同志叶惠钧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8-16 ]
  叶惠钧(1862~1932年),浦东新区高行镇人,与李平书是同乡;在商团公会中,李是会长,叶是副会长,两人是同僚;在辛亥上海光复中,他们是革命的同志。叶惠钧和李英石是李平书的左右手,叶惠钧主内,代表李平书主持商团司令部的工作;李英石主外,任商团总司令和军事行动指挥官,调兵遣将,在前线指挥战斗。
   
反帝爱国
   
  20世纪初,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深入各个领域,引发了我国民众一系列的反帝爱国运动。
  1905年,清政府为了媚外卖国,向英帝国主义借款,出卖沪杭甬铁路主权,激起了浙江人民坚决保路,拒借外款的反帝爱国群众运动。1906年,南市豆米业同人在南市龙王庙召开声援浙江人民的“保路拒款”大会,叶惠钧到会陈词,指出保路必须从集款开始,购买保路公债以赎回路权,要求与会同人,万万不可放弃权利。到会同人当场认购护路公债2000余股。
  西方殖民主义者在把上海变为侵华的政治、经济、军事基地的同时,还进行了大量的文化侵略活动。他们认为办医院、学校和教堂固然重要,但面不广和收效慢,只能使成千的人改变头脑;而文字宣传可使成百万人改变头脑。他们除了办报纸外,还成立同文书会,后改名为广学会,出版了许多宣传“侵略有理”“弱肉强食”等帝国主义逻辑的书籍。有的提出中国要富强,只有“体天心”“和异国”“敬善人”,才能“转祸为福”,竭力向中国人民灌输洋奴哲学和侵略有理的谬论。他们把日本侵华战争称为“义战”,荒谬地说什么“中败而日胜,是天之败中国也”等等。为了反击帝国主义的强盗逻辑,叶惠钧参与了张謇、马相伯、李平书等在上海创办的中国图书有限公司,总理张謇,李平书为协理,叶惠钧被推为议事董事,出版宣传文明进步、自强爱国等读物及学堂课本。
  20世纪初,沙俄武装占领我国东三省,还向清政府提出“十条约款”的不平等条约。以后又拒不撤兵,还变本加厉地侵略新疆、蒙古。1910年,英国占领我国云南的片马,日本入侵朝鲜等等,帝国主义得寸进尺的侵略,清廷的腐败,激起了我国人民的反帝反清斗争。1911年3月11日,叶惠钧与沈缦云、朱少屏等人以“准备实力”“保矿护路”为号召,在张园召开了有1000多人参加的大会,成立了中国保界会。同月22日,在宋教仁、叶惠钧、沈缦云等人的推动下,上海各商团假斜桥西园举行大会,发起组织全国商团联合会,推李平书为会长,叶惠钧与沈缦云为副会长。这个联合会后来虽有名无实,但上海的商团却从此获得统一。
  同年4月,我国留日学生组织国民会,发起回省运动,派遣代表分往上海、云南以及东北三省,发动各省咨议局与其他社会团体组织国民会,以提倡尚武精神,养成爱国雪耻、奋发图强的国民性格。23日,留日学生傅梦家、蒋先凡二人由日本抵上海。5月7日,叶惠钧与沈缦云、王一亭等20余人发起,召集商团联合会与上海日报公会、全国学界联合会等10余个团体,在张园举行欢迎会,决定成立中国国民总会,以提倡尚武、兴办团练、实行国民应尽之义务为宗旨。6月12日,中国国民总会正式成立,会长沈缦云,副会长马相伯,叶惠钧被选为坐办(清制,凡非常设机构中负责日常事务者,称为坐办)。总会还向全国发表通告书,号召各省各埠、各府州县成立分会,协力进行。未几,云南、东三省、福建、山东、浙江、江苏、江西、广西等地相继设立分会,有的还组织体操会、民团、国民军等。
  同年6月17日,上海商团公会第六届会议上,叶惠钧被选为副会长。
  1911年7月,中国同盟会部分会员宋教仁、谭人凤、居正、陈其美等在上海北四川路湖州公学成立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中部同盟会成立后,就很注意商团公会,尤其重视对商团上层人士叶惠钧、沈缦云等人的联络和争取工作。在同盟会革命党人的宣传鼓动和争取下,壮年气盛、爰国心切的叶惠钧,思想由反清爱国转向推翻满清的革命。不久,他与沈缦云一起,加入了同盟会。
   
辛亥从戎
   
  1911年10月24日,宋教仁、陈其美、叶楚伧、叶惠钧、沈缦云等在《民立报》馆开会,研究上海起义事宜。会议认为中部同盟会在上海虽有一定影响,但缺少军事实力。争取上海地方武装商团加入革命,是上海起义能否成功的关键。会议决定以“联络商团,沟通士绅”为工作中心,由叶惠钧、沈缦云、王一亭等三人与李平书商谈。叶、沈、王三人平素与李平书都是莫逆之交,三人先向李平书宣传孙中山的革命理想及武昌起义后的革命形势,并提议商团公会应与中部同盟会互相联系沟通。因事关重大,李平书随即同自治公所议长沈恩孚、副议长吴畹九、驻董莫子经等商议,都认为潮流不可抗拒,商团宜专以地方自治为重。随后,李平书通过叶惠钧约陈其美在寓所相见,李平书告知陈其美商团的保民宗旨,双方彼此随时协商,互相尊重,避免侵犯。这次接触,使中部同盟会与李平书有了沟通。
  此时,南京新军第九镇马标第一营管带(今称营长)李英石来上海。李英石是李平书族侄,平素深为李平书所信赖,由李英石代表李平书掌握商团武装,李平书决心参加武装起义。
  在11月1日商团大检阅典礼上,由李平书提名,李英石担任总检阅官和商团总司令。
  11月2日晚上,在上海商团公会、中部同盟会、光复会支部的联席会议上,决定了第二天下午4时在上海南市和吴淞、闸北同时举行起义和兵力部署,并推定李英石为军事行动指挥官,叶惠钧、王一亭等为起义司令部指挥成员。3日下午5时,吴淞、闸北和南市城厢内外先后光复;而由陈其美率敢死队进攻江南制造局失利,陈被拘捕。
  得知进攻制造局失利的消息后,李英石和叶惠钧等立即着手组织援军,重新部署进攻制造局的兵力。在此同时,又得到上海道署总帐房朱葆三密报说:上海道台刘燕翼已密电南京都督署,谓上海革命党人起事,商团尽叛。两江总督已急命南京、松江两地清军向上海进击,并饬令无论革命党人或商团团员,捕擒后立即就地正法等等。
  面对集结重兵、层层设防的江南制造局这个军事要地,起义军首战失利,士气受到挫伤;另一方面清政府的援军正向上海进逼,起义军遭受到巨大的军事压力和严峻的考验。在革命的危急关头,叶惠钧等临危不惧,认为:“进或不死,退则必死,与其引颈待戳,无宁为国殉身。”他推王一亭起草写成的反攻令,辞极慷慨,由李平书署名发出。在场全体商团团员义愤填膺,或荷枪实弹,或持刀斧,或持棍棒,待命出发。出发前,复由叶惠钧、沈缦云、王一亭三人向众痛哭陈词:“愿团员在千钧一发之际,抱破釜沉舟之志,即夕奏功,则城中无数生灵,我团员数千家室得保安全。”末云:“勉矣诸君,祝尔成功归来!”誓师毕,团员群情激愤,义无反顾,径向制造局进攻地段奔去。
  由于起义军得到李平书的帮助,有局内军警和工人的配合,及周围民众的支援,经过通宵激战,早晨8时,终将制造局攻克。
  为支援起义军攻打南京,受李平书的指派,叶惠钧以上海商团公会为基础,组织了援宁联军总兵站,将上海工商界筹集的经费和军需物资,派出商团武装押运南京。
  当时由江苏、浙江及上海起义军匆促组成的联军,缺少武器弹药。陈其美致函李平书、叶惠钧等人,向商团借用快枪500支。
  原函云:平书、缦云、一亭、惠君、乐君、少沂先生大人台鉴:启者,江宁(今南京)战机紧迫,非有后援,攻取不易。如江宁不破,苏沪各地尚难安枕。日来武汉消息闻不甚佳,虽传言未可确信,而急下江宁一着,实与民国前途至有关系。敝处拟续派游击队、光复军等出发,惟补充军械,急于星火,制局枪弹,发给一空。购备之货,尚未运到。仰恳眷怀大局,鼎力转商商团诸公,将从前所发快枪设法借用500支,俾得挑选劲旅,克日赴宁。一俟购运之货一到即发还。日内操演,转请平书先生勉凑局中旧式各枪应用。事关大局,尚乞善为说辞,他日有无相通之事方多,当蒙垂允也。专函希恳,鹄候回示。敬请公安,统希垂鉴。
陈其美启    初十日       
  这500支快枪,由李平书指派叶惠钧备齐后,如数交给陈其美。南京光复后,叶惠钧又选派商团武装300名赴苏州,护送江苏都督程德全到南京赴任。
   
警卫孙中山
   
  1911年12月25日,孙中山应各界人士电请回国主持大计,自国外乘轮抵达上海,在李平书的安排下,叶惠钧统率上海商团至虹口轮埠迎接。事前,上海商团原计划全副武装迎孙,但受到租界当局的阻挠。商团乃派代表与租界当局会商,告以孙中山先生为民党领袖,其安危攸关中国全局,不可不予以严密保卫。最后达成折衷,租界当局同意商团同志在衣襟下密藏短武器,列队至轮埠迎接孙中山。孙中山下轮后,即由商团护送至虹口靶子路(今武进路)扆虹园下榻,由商团日夜轮值保卫。孙中山赴南京,叶惠钧率商团武装随车护送。1912年1月,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职,其警卫部队均由商团团员担任,由叶惠钧亲自率领。南京政府成立后,总统府中的公务,如会计股、庶务股、交通股、卫生股等亦均由商团同志组成。镌刻业商团负责人底奇峰还担任了总统府印铸局局长,叶惠钧则被任为总统府警察总监,始终待在中山先生身边,担负着保卫中山先生的重任。两人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叶惠钧奋于公益,淡于私利,赴义如饥渴,视权利如敝履的为人准则,给孙中山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孙中山先生尝告诫党人:做大事勿做大官,然真正做大事者几人?此则我人对于做大事勿做大官之惠钧先生,尤觉无限钦敬者也。
  在南京政府各项工作逐步到位就绪后,叶惠钧率商团返沪,任上海江南制造局总稽查兼材料处处长,并继续担任商团公会副会长。
   
壮志未酬
   
  袁世凯篡权后,于1913年3月20日,指使其爪牙在上海北火车站刺杀了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在宋教仁的追悼会上,叶惠钧、沈缦云前往祭奠。宋教仁入殓讫,在灵前顿足捶胸号哭者不知凡几,许多人大骂袁世凯,有的在棺前说:“尔之死定系北方有人指使所致。”“尔死有知”。继而叶惠钧在灵前大声告众曰:“今宋先生不死于革命未成之时,而死于共和成立之后,其中情形令人难以索解。今日诸君见宋君死事之惨,莫不伤心痛哭,但望诸君出此门后,万勿忘宋君惨死之苦,须人人担负获凶党责任,俾死者得雪沉冤。”
  同年7月,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地相继兴起“讨袁之役”,又称“二次革命”。不久“讨袁之役”失败,袁世凯遂对革命党人进行全面迫害,下令通缉黄兴、陈其美、柏文蔚等人,并要求上海租界予以协助。袁世凯又秘密派遣其亲信蔡迅运动各国公使,许以“特别利益”作为回报,换取各国驻沪领事驱逐在上海租界居留的革命党领袖人物。7月23日,上海租界当局取消孙中山、黄郛、岑春煊、李平书、叶惠钧、沈缦云、王一亭等人在租界的居留权。同时,袁世凯又密令淞沪镇守使郑汝成解散上海商团,收缴商团枪械,对商团领袖人物进行查究。于是大多数革命党人东渡日本,叶惠钧隐伏于租界。由是商团诸君积多年心血体力、时间货财所得之结晶,如遭狂飙疾雷,摧荡无余,此实足令志士灰心,仰天长叹。
  次年7月,叶惠钧匿迹为人发现,密告淞沪镇守使郑汝成,郑通令缉拿。叶惠钧无法继续藏身于租界,经同业长义豆行等资助,乘船潜离上海,前往大连。后在升源油粮号坐庄,釆购油粮。1916年6月,袁世凯于护国战争中殒命,叶惠钧返回上海,1919年,上海成立杂粮公会,叶被举为会长,后又被举为豆米业公会董事长。当时上海人民正蓬勃兴起禁鸦片烟运动,叶惠钧与章太炎等筹划召开了中华民国禁鸦片大会,并出席演讲,要求政府废除收买存土(鸦片)合同,通电各省,请一致力争。会后,叶惠钧还被推举为代表,北上请愿。以后军阀混战,叶惠钧除任上海华商杂粮油饼同业公会会长和浦东同乡会工作外,不再过问政治。1928年7月,浦东同乡会召开会议,选举执行委员和监察委员,公推叶惠钧任会议主席。1931年,同乡会开展大规模的征集会员活动,叶惠钧任上海县及租界地区的征集队副队长。叶惠钧晚年复喜研讨佛理,直至1932年7月25日病故。
  高行各界人士,为纪念叶惠钧的功绩,将其诞生地的街道改名为惠康街。
(摘自《民政总长李平书》,作者:吴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