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李平书四件轶事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8-30 ]
   
  李平书自1893年起步入仕途。先当过知县,后又历任上海江南机器制造局提调、局长,又兼任上海中国通商银行总董、上海轮船招商局以及江苏铁路公司董事等职,由他管理的钱财有千千万万。可他的一生,确确实实做到了克己奉公,两袖清风。
  誓言和告示1893年12月,李平书出任广东陆丰知县。翌年二月初三赴任,到任后即到城隍神前敬陈誓言。誓言中有:“敢受百姓银钱财物,多至千百,少至毫芒,不论是否应得,一经染指,即犯贪赃。又若藉案科罚,本于例章,名为充公,实饱私囊,此巧取之伎俩,亦廉耻之道亡。予小子而或蹈此二者,神降我以百殃。若其言行不符,初终易辙,则是自欺以欺上苍。惟神鉴察不爽,尤速殛无俟就将。敬陈斯誓,以表肺肠。”
  在现代人看来,这种形式或有迷信色彩,或有作秀之嫌。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人们认为这是庄严神圣的诚信宣誓,是李平书完全出乎内心的、向全县民众作出的承诺。
  随后,李平书在县署大堂张贴晓谕告示(类似今的廉政公告),告示内容中有:本官“其随任之官亲,襄理家务,于公事绝无相干;所用长随,严加约束,不假丝毫事权。总之一切词讼案件,概由本县亲自主裁,旁人不能稍参末议。诚恐不法之徒,遇案造摇,谓某官亲可托关说,某长随可托打平,凡有此等谣言,尔军民人等,切勿轻信,倘能将造谣之人,立时拿送到县,一经查实,即予重赏,决不食言。”告示中又声称:“为此示仰合邑绅士军民人等知悉,嗣后一切词讼案件,是非曲直,公道自存,不必纷纷请托,设有于我以私,诱我以贿,是直欲置我以死地,本县誓不与之俱生,不问何人,立即详办不贷,凛之凛之!”
  在封建官场中,口是心非的人比比皆是,而李平书则是按照神前誓言中说的,告示上写的,老老实实地去做。
  克己奉公  李平书接任陆丰知县后,发觉县署库房有所谓充房规的帐外帐银两(类似今的小金库和对上、对下两本帐),这些银两都是在征税、词讼等方面向民众额外收费盘剥所得。县吏认为按常规此是县署同仁应得之财,历来都是如此,广东各州县都有此习惯。于是弊端百出,成为官吏的“合法”贪赃,势必挖空心思从民众身上多榨取,加深了百姓的痛苦。李平书从到任开始,誓不愿得此不义之财,并决心革除此陋规。但历来已缴入库之银,已无法清退。遂将按库房典吏所缴银1000两,交地方公正士绅收存,修理孔庙大成殿及忠孝节义第暨节孝两祠,工程告竣,列折通禀。既清除陋规,又造福地方。
  辛亥上海光复,军政府任命李平书为江南机器制造局局长,废除清制总办的名称。向来总办月支薪水400两,公费银1000两。而上海光复后,由于洋人故意向军政府刁难,掌握在他们手中应缴的海关关税之款扣住不缴;局中旧存之款,为财政处移作军饷之用,库储空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平书一面向上司请款,一面力主节省,先从自己做起,每月只支薪水银400两,裁去局长的每月公费银1000两。在李平书的表率作用下,制造局的日常开支费用大减,只及旧者一半左右。而枪炮弹药各厂工人共体时艰,忠勤奋发,为支援革命军而日夜赶工,出品倍增。
  武昌起义后,江南制造局奉江苏都督电谕赶造军火,并随拨库银10万两到制造局。当时全国各地革命党人起义的风声四起,上海的清廷官吏更是风声鹤唳,恐慌不已。局总办张士珩同李平书商议,这批库银放在局内不安全,还是寄存在租界里最为保险。李平书提出,他贞吉里的寓所毗邻有空宅一所,乃由李平书出面租定,将10万两库银秘密安藏其中,派四名局勇看守。这些局勇只是奉命看守,不知屋内貯藏何物。此事在局内只有张总办和李平书二人知晓,外人概不知情。
  辛亥上海光复,张总办仓惶出逃。次日晨,沈缦云、王一亭找李平书商议筹饷救急之策,李平书告知制造局有10万两库银由他保管。沈、王二人喜出望外,三人一起指派商团武装把这批银两运到东方银行。当时存放时,讲10万两只是个大的整数,经银行清点,实有银109400两。清政府在上海的统治垮台后,这笔巨款已无人过问。如果李平书贪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笔巨款占为己有。但李平书毫不动心,丝毫不贪,交给了新生的革命政府。
   
   
  李平书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祖父李芗琳习医,不幸早逝。父亲李少琳,医术高明,以为人诊病养活10口之家。岳父赵少耕亦是名医。李平书年轻时对医学尚无兴趣,直到30岁时,由于祖母病死,才感到内疚,开始钻研医学。
  李平书35岁时(1888年),游历新加坡,居住在友人总领事左子兴公馆50余日。两人朝夕相叙,除谈论时事外,谈的多为医学。左子兴说道:“中国药物原料富于外洋,功用亦都神验,惟煎药有不适于用者三:一、不适于旅行;二、不适于医院;三、不适于贫民。若炼为药水或磨为药粉,则不适免矣。”李深有同感。
  李平书出任广东遂溪知县时,曾给吴县潘良孙的《不药良方》一书作序。李在外出途中,常以读医书为乐。李平书到湖北张之洞处任职时,常与吴洁卿等同僚“公睱谈诗文及医理”。他初到武昌,大家不知他深谙医道,后来一名叫王雪澄的官员,其如夫人患脚气攻痛,经李平书诊治,服药有效,大家均感惊异。李在湖北3年,每日诊治3~5人,尤擅妇科,同僚眷属有病,都找李医治。当青浦名医陈莲舫到武昌时,李平书常向陈请教医术,以期精益求精。李51岁回上海在江南机器制造局任提调,兼管理地方诸事,从而“不能潜心医学”。
  53岁时(1906年),李与名医陈莲舫为武进盛宣怀治病。后两人又受邀共赴广东为两广总督岑春煊治病,获良效,说明李的医术相当高明。中国第一批女西医师张竹君是李平书的义女,1905年,在李的支持下,张竹君在上海开办“女子医学堂”,张竹君担任校长,并兼授西医课,李平书则教授中医课。
  57岁时(1910年),李发起创立上海医院(今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上午中医,下午西医,住院用西医”。在医院成立大会上,李发表演说:“中外通商以来,吾华人之财为洋人算去,若千亿兆京垓,岂非大害乎。独有西医出其医学,以治华人之病,数十年来受惠不少。盖中医日就晦塞,西医方日渐发明,此吾上海医院所以参用西医,且不免偏重西医也,故利用其利我者,亦当思抵制其害我者。否则,吾华人之生命保全矣,而钱财则日失。”
  69岁时(1922年),李创办沪南神州医院,任院长。李感于煎药不便,又创立粹华制药公司,制成各药数百种,又制丸药300多种,“此为中国数千年未有之举,可以便救济而挽利权”。
  70岁(1923年),李平书集资刻印杭州王士雄、孟英辑,由自己校印的《潜斋简效方》一册,他在序中指出:“古名臣大儒,往往喜录单方,以关生民疾苦,而世之医者,每谓卑鄙不足道,何识量之不广者。一病必有一药主治,洵非虚语,而单方之不可忽也”。
  李平书不仅是一位爱国绅士,而且是一位良医;他是中医,但也大力推广西医,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做出了可贵的贡献。
   
   
  李平书,辛亥革命后曾经名震上海滩。他本是高桥人,祖居李家桥。清朝末年,他担任江南制造局提调,后来响应辛亥革命,光复后被推为沪军都督府民政总长,是个有爱国心的开明人物。这里说的是李平书迫使永安公司老板取消“穿短打者不得入内”规定的故事。
  上海英租界的先施、永安公司开业以后,订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穿短打中装的人属下流之辈,不得进入公司的大门。在此之前,租界当局还规定:外滩、虹口、兆丰等公园都不许中国人进去游览。这些久已引起上海人民的愤怒,曾多次抗争,但租界当局置之不理。李平书任民政总长后,上海人民渴望他为维护中国人民的人格,向租界当局提出交涉。对此,李平书亦早已愤愤不平。但若釆取正式外交途径进行交涉,租界当局不肯买帐,势必影响新近建立的革命政权的威信,不如定计行事。
  一日,李平书穿着短打中装,偕同卫士进入永安公司。他在那装潢得富丽堂皇的手帕柜台前,故意横挑竖拣,不是嫌这块太红,便是嫌那块太素,百般挑剔,没一块中意的。卫士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崭新的手帕拭额。店员打量眼前这两位穿短打的,哪来这么好的手帕,便说:“你这手帕哪里来的?是从我们柜上偷的吧!”说罢,不由李平书分辩,叫来其他店员,把他押到老板面前。老板听说有人偷店里的东西,也不问青红皂白,便一迭连声说:“送巡捕房!送巡捕房!”那班手下人如狼似虎,便押着李平书去印度巡捕房。李平书不慌不忙,冷笑一声:“去就去,只怕要我进去容易,要我出来却难!”
  到了巡捕房,少不了一番盘问。李平书爱理不理,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上去。捕房总巡一看名片上赫然三个大字“李平书”,顿时慌了手脚,连忙下座向他赔礼告罪,并要派人护送他回去。李平书却端坐那里不动,弄得捕房总巡没有办法。永安公司老板听到这个消息,知道吃罪不起,慌忙亲自出马,来到巡捕房向李平书道歉。李平书仍予不理。永安公司老板没法,只得请上海滩上头面人物出来调停,李平书定要永安公司取消“穿短打者不得入内”的规定,才肯罢休。永安公司老板没奈何,只好依从李平书的意见,取消了那条规定,一场风波才算平息。
   
   
  旧社会,人民苦难深重,贫病交困,饿殍遍地,惨不忍睹。
  清咸丰年间,太平军、小刀会相继起义,上海租界成为避风港。各地名医,纷纷来沪,诊所林立,名医辈出;民国初年,浦东祝家桥的疯科名医张忍柏亦在租界悬壶设诊。诊金1.2元,贫民患病,只能望而却步。
  李平书等有鉴于此,振臂一呼,发起印发代币券,凭券求诊张忍柏,可抵1元,以此周济贫民。他会同陆伯鸿、章太炎、虞洽卿、李英石、姚暮莲等同发启事曰:“先生(指张忍柏)世居浦东300余年,专治疯科,江浙远近闻名,老幼咸知。不论大麻疯瘫、四肢痠痛、半身不遂、鹤膝骨倭、杨梅毒疯、口眼歪斜、中风痰迷、文武痴癫、远年风毒、久不收口,一切险难疯病,他医束手无策,一经诊治,莫不限日痊愈;秘制丸散,均有药到病除之效。刻因便利起见,故特在沪设诊,以免病家跋涉之劳。如有72种奇形怪症,速往诊治,即可脱离苦海矣!门诊1.2元,凭此券送诊,医金免取,只收号金2角。介绍人李平书、陆伯鸿、章太炎、虞洽卿、李英石、姚暮莲同启。迁寓英大马路石路西邮政局斜对面余兴里第526号石库门内候诊,电话中央5327。”代币券面印有“此券不作别用,治病抵洋壹元”字样。
  此举足见李平书宅心仁厚,关心民瘼。贫病患者,有此赞助,及时就诊,沉疴得治,诚一大善举。李平书功在社稷,利在百姓,事无巨细,均可大书特书。
(摘自《民政总长李平书》,作者:毛银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