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李平书与上海商团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9-06 ]
  逊清末叶,朝政日非,国境频蹙。甲午中日之役,海陆惨败,转机无望,终割台湾,赔款而媾和。不十年,复有庚子之变、八国联军入京之奇辱,于是全国志士渐悟,因此孙中山先生所倡之革命一呼百应,实为救亡图存之唯一途径,莫不冀其早日实现,澄清阴霾,复睹光明。此上海商团应运成立之主要因素也。先是沪人士有鉴于国民躯体羸弱,致蒙“东亚病夫”之垢,欲图强国,必先强种,乃于民国纪元前5年(1906)发起组织体育会,锻炼体魄,研习武课,冀成干城之选。先后成立者有沪学会体育部、商业体操会、商余学会、商业补习会、沪西士商体育会。此五团体者,咸在沪南、沪西区,而沪北区前租界中,则有华商体操会焉(后编入万国商团而成中华队)。是年,适华界禁绝烟馆,官厅深恐烟民暴动,乃商请五体育会派员维持地方秩序,故五团体乃组织临时商团,设司令部,分段出防,历三昼夜,得庆无事。时主其事者为城自治公所总董李公平书、商界领袖曾公少卿也。未几,五团体复组合而成商团公会,以求事权集中,指挥裕如。厥后沪南区每至黄昏,辄有暴徒越货于途,名曰“釆灯花”。行者咸有戒心。于是官厅复商请商团团员武装出防,且揭示通衢,如有悍匪敢抗商团者,准予格杀弗论。商团一再不辞劳瘁为地方服务,因以益获官厅信任。嗣有沪道蔡乃煌详请两江总督拨发七九步枪120枝、子弹5000发,以供商团出防之用。上海商团之基础于焉奠定。
  民国纪元前1年(1910),英国占我云南片马,日本灭我邻邦朝鲜,山雨欲来风满楼,忧时之士益为国家之前途危。于是商团公会乃应时势之需要,除原有之基本队外,更置预备队,商界及其他方面之踊跃加入者有2000余人以上。同时沪地各界各业,亦先后自组商团,如清真、韫怀(珠玉业)、钱业、水果业、书业、洋布业、纸业、豆米业、花衣业、参药业、志成(杂粮业)、永义(镌业)、集益(糖业)、沪西、闸北、沪城、南区、伶界、高昌庙、十铺、十五铺、十九二十铺、二十二铺、二十七铺。以上各单位商团之外,更有商务印书馆体育部和救火联合会体育部等,云蒸霞蔚,其盛空前。名曰商团,实兼工商士界,团员都6000人以上,咸为英俊青年,厥志纯洁,无间暑寒,依时勤练。盖鉴于国步艰难,不甘优游泄沓,且料革命终必有日实现,而愿于此稍尽国民之天职焉。果也,翌年(1911)八月十九日,民军起义武昌,风声所播,遐迩腾欢,纷起响应。延至9月上旬,上海民党潜事活动,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同时各商团亦部署一切,磨砺以待。因于九月十一日大集沪城九亩地行检阅礼,举李英石为临时总司令,阵容严整,颇蒙赞誉。翌日之晚,李平书召集各商团会长临时会议,当众宣布,略谓:时局日见紧张,愿各商团尽力保卫桑梓,如闻南市救火联合会钟褛鸣钟9响,继以13响,即派团员分段出防,以安闾阎。厥后始知李公当夕,先与陈其美商决,于翌日举事鸣钟9与13响者,隐寓九月十三之意也。午夜后(十三日清晨),果闻钟声铿锵,连鸣2次,团员莫不雀跃而兴,知事机已成熟矣。
  浦江之滨沪南高昌庙,有制造局者,为军火制产地,平日常储大批枪炮,苟能占有,则上海大局不难底定。先是李公平书尝往晤该局总办张士珩(张楚宝),力劝勿再运枪炮至宁,弗从。又微讽以人心瓦解,局中区区守卫,恐不足以抵制,不如别筹安全之策,张又不听。故陈其美乃决于十三日下午2时集合敢死队袭取该局,其军械则由商团假以步枪40枝、子弹若干,此外更携有土制之炸弹数枚。上午11时,闸北巡警臂绕白布,先行发动,因此制造局戒备益严,于江滨设排炮6尊,要口设水机关枪,更于大门设小钢炮。薄暮,陈公亲率敢死队乘局中工人放工之际,一拥入局,总办先命部下先放空枪一排,敢死队见无子弹,益前进掷炸弹,守者乃以实弹以应,前驱者死1伤2,在后者欲退,陈公在旁挥之使进,并出炸弹2枚授旁立者,为巡勇所知,乃被拘,众遂退。李公闻讯,知事亟,偕王一亭夤夜驰入局中见总办,为陈公缓颊,请宽释,张不允。时城中文武官吏已逃避一空,地方治安无人负责,然城厢内外各要地以及衙署、监狱,赖商团同志彻夜驻守,乃得闾阎安堵,匕鬯无惊,至今本市父老犹常以此为谈助焉。
  民党因陈其美被拘,生命可虞,决继续攻局,而商团之一部分亦告奋勇,从而为助,俾厚实力。午夜后,进抵局前,虽众咸踔厉无前,然因对方以机关枪抵御,弹如联珠,僵持多时,卒不得入。至是团员之熟谙局址途径者,绕至局后,逾垣而入,举火焚厂,守者见局内火起,惊乱无斗志,总办亟偕襄办乘小轮驶登租界以匿。维时大门亦启,众长驱入,首趋陈公拘室,见公虽被絷,幸无恙,乃为释缚,护之至城自治公所。陈公与李公略商善后而返寓,时已十四日黎明。瞬息之间,全城咸知制造局已入革命军掌握,纷张白旗以庆,初不意一觉既醒,上海光复之功已告完成也。是日,各商团于午后全体整队赴局,破军库,见木箱累累,启之悉新成之步枪,以备解汉供冯(国璋)军之用者,乃分授各团人各1柄,又出枪弹若干箱而俵分焉。迨至整队而归,沿途高唱军歌,万人空巷,不知者以为凯旋之军队也。
  当李平书入制造局保释陈公既未果,而道署中人复来密告,谓沪道刘襄荪已电详南京总督,谓上海革党起事,商团尽叛。江督已命南京、松江两路进兵,无论革党商团,擒获者全数正法。李公归言,制造局节节设防,殊难袭取,深以为忧。时王一亭在座曰:“事亟矣,有进无退,进或死,退则必死。等死耳,与其引颈待戮,无宁为国殉身。”于是王公草成商团团员反攻令,词极激昂,授李公署名发出,团员应命者若干人。临发,复由王(一亭)、沈(缦云)、叶(惠钧)三公向众痛哭誓师,愿众于此千钧一发之际,抱破釜沉舟之志,即夕奏功,则城中无数之生灵,团员数千之家室,得保安全。末曰:“勉矣诸君,祝尔成功归来。”语已,团员奋勇迈进,不稍返顾,时虽家人亦不之知。幸赖天祐,卒告成功。是役也,团员之殉义者,有张君沛如、俞君志伟,又负伤者若干人。
  夫上海,全国之重镇也,自吴淞以至南市,防营分布,制造局兵家必争之要地也,戒备严密,浦江中且有海军予以翼护。乃以乌合之众,携窳楛之械,进攻一夜,竟奏肤功,易如反掌者,亦有故焉。吴淞炮台为上海之门户,驻台之姜君、驻巡防营之梁君,咸湖北武备学生,与李公有雅。李公事先驰往说合,俱不反对。沪军营与高昌庙为赴制造局必经之地,悉由商团团员分往游说其防营营长,劝毋助逆。团员中素识局中工人者,复与商妥内应,既而果潜卸炮闩,持以来献。是以乃得进攻顺利,牺牲甚微。而尤要者,厥为海军舰长林建章,亦由团员说服归顺,不尔则发炮以射,不特城中生灵物质将多糜烂,即民党商团之已入局者,亦难驻足。其后二次革命,肇和军舰炮轰市区可征也。虽然,此非商团之功,实则人心已去,纵有长城亦不足恃矣。
  自十四日起,各界领袖星夜商谋组织都督府,决定以小东门内清海防厅为府址。嗣公举陈其美为都督,黄膺白为参谋长,并以李平书任江苏民政司长兼上海民政总长,沈缦云任上海财政长,莫子经任上海市政厅正长,顾馨一副之,并有王一亭任上海农工商务长。此数公者,于上海光复之役,多所匡助。而王公尤力焉。至十八日,都督府正式成立,地方治安负责有人,商团如释重负,团员乃退居本位,专事出防,并筹募饷糈以济民军。
  维时苏抚程公德全亦响应来沪,协商国事,被举为江苏都督,驻节南市毛家弄市府。随来卫队经陈都督等商请程督,改以商团为代,程亦同意。同时飞电国外,促请中山先生即日回国主持大政,而黄公克强等建议先定国旗,遂于西门外江苏教育总会开会,由沈公信卿等参议反复研讨,决以五色为国徽。开会之际亦由商团持械为卫。
  上海都督府布置大定后,即从事组织沪军。先锋第一队由洪承典任队长,以谋攻取宁垣,商团同志一部分亦先期组织义勇军,随军服役。嗣于十月初出发,同时浙军朱瑞部亦响应开宁,会师之后,组成联军,以徐固卿任总司令,更有商团同志组织战地干事团,担任运输枪炮辎重事宜。联军抵宁后,先攻天堡城,阅二日夜不下。李平书乃遣商团炮队教练张玉发携炮到宁助战,并以团中之快枪500枝运至前线,卒赖以攻克天堡城。江督张人骏、提督张勋咸弃城走。十月十二日,联军遂进驻宁垣。是役也,联军仓卒组成,军备不佳,而南京又为天险之府,故进攻之际,多历险阻,即商团之解送军需者,亦备尝艰苦。南京光复后,长江以南尽入民军之手,声势大振。
  中山先生寻于十一月初抵沪,商团同志原拟武装赴埠欢迎,但租界当局格于禁例,坚不同意。嗣举代表商诸工部局总董,告以先生为民党领袖,其安危攸关中国全局,不可不予以严卫,仍弗允。代表乃问曰:”无已,吾人携轻武器随卫如何?”总董答曰:“诸君好自为之,毋过张扬可也。”盖已默许矣。于是商团团员若干人,各以手枪密藏襟底,至虹口埠头迎先生登陆,移驾河南路东首扆虹园,日夜轮值侍卫。嗣先生抵宁,被举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组成革命军政府。民国元年元旦,临时大总统行就职礼,其警卫军由商团团员奉命组成,而由叶公惠钧率以至宁。总统府草创伊始,人材缺乏,由商团分任各股事务。迨宁局底定,商团团员先后返沪,各归本团,守其保卫桑梓之本分。惟是年民军渡江北伐,仍有商团团员一组随军出发,而在浦口徐州间担任铁路兵站工作,历时数月之久。上海商团阅历既多,组织益备,计全体分步队、马队、炮队、工程队、辎重队、机关枪队、迫击炮队、外交通讯队、测量队、卫生队等,团员都6800名强。其经济除各业分任外,不足者统由沈缦云负责筹济。诸团虽各自为政,而有事则受命公会,如联邦制焉,和衷合作,绝无龃龉。维时,各地如常州、苏州、无锡、硖石、浏河、濮院、平湖、周浦、界沟湾、张家楼、塘桥、烂泥渡、高行镇、大场等处,亦先后成立商团,纷派代表至沪,愿与商团公会互通声气,以资联络。于是乃成立全国商团联合会,公举苏公筠尚为会长,朱君少沂为总司令,此实上海商团之鼎盛时期,然因此遂招清遗孽军阀之忌。
  民国2年,袁世凯嗾贼暗杀宋教仁,志在消灭民党。嗣陈其美设讨袁军总司部于南市,而于七月二十二日循辛亥成规,进攻制造局。然袁氏早事布置,既以其心腹郑汝成任驻沪镇守使,并派陆军十三团臧致平部,改衣海军服装,由海道来沪,防守制造局。及战,民党因强弱悬殊,卒失利而退。商团因不愿参加内战,仅以防卫市区为务。当时郑臧部发炮滥轰,而浦江中肇和军舰复助其凶焰,多所摧毁。市民横遭非命者亦夥,纷纷迁居租界,几十室九空,而警察亦畏死逃岗。商团因水电停顿,给养断绝,不得不停止出防。入夜,南市一带四处火起,盖匪徒乘机纵火肆劫也。较诸辛亥光复时之地方情形,不啻天壤之别矣。阅数日,南市商会会董商请商团继续出防,并愿供给飦粥咸菜,聊以充饥。于是南市街衢,复有商团团员擎枪逡巡,群小为之敛迹。维时法租界当局图侵南市,为众拒绝始已。如是者二昼夜,留居南市者,乃得安枕。但制造局方面,仍时时发炮示威。既而袁军入市,商团遂撤防焉。此次商团在炮火之下尽职,其危殊甚。除团员沈文宾在城中虹桥附近邂逅福字营叛兵,惨遭杀死外,余悉幸获安全。次月,郑汝成受袁氏命,勒令解散各商团,并缴收所有武器,更图兴大狱,查究与创立商团有关而参加革命有功诸人物。于是李平书出亡日本,沈缦云、叶惠钧出亡大连,王一亭隐伏租界。袁氏因图刈芟民党,竟至株连商界闻人,识者固知其隐蓄异志,而将推翻民国矣。至是,诸同志积数年心血体力时间资财所成辉煌之结晶,如遭狂飚疾雷,摧毁无余。此实足令志士灰心,仰天长叹者。迄今回思,犹有余痛焉。故袁世凯死后,上海绅商有倡议恢复商团者,同志辄婉词谢绝。
  附记
  夫身为社会一份子,社会之安危,固与已有密切关系也。因乃鸠合同志,组织团体,分余晷,耗气力,斥资财(团员之冬夏服装咸自备,并须缴纳会费或认特捐),不受公家一文之助。遇地方有事,则出而保卫闾阎,谨守纪律,不稍懈。风云际会,值革命军兴,奋不顾身,参与其役。夫军事之成败,未可预测也,苟不幸而事败,遑论己之生命,且将累及家人。故当是时也,唯知有国,不知有己,名利一字更未尝一念及之。及事成退守本位,为桑梓服劳如故,所获之酬仅陈都督颁给之奖状一纸。此外,每一团体获银章一方,上镌“好义急公”四字,然已不胜其荣。此其纯洁之志,光明磊落之行,非必有玮异之材、特达之识而后能然也。第本其良知,以求行己无耻耳。而在事诸乡耆,如李(平书)、叶(惠钧)、沈(缦云)、王(一亭)、郁(屏翰)诸公,以身作则,领导有方,厥功尤不可没。夫爱国青年随时可遇,贵有社会贤达为众表率,出而导之,使克发展其本能,而在国事蜩螗之秋,尤不可少也。
  至论攻取制造局之役,参加者间有大刀矛棒之属,所携枪弹,仅以裹腰者为限。即炸弹其力亦不足达一二十步外,以此与抗日战争中惊心动魄诸役相较,直为儿童之博嬉,又何足道。唯上海为长江之尾闾,通商之要港,海舶江轮之出入者,日无间断,故税收甲全国,财富无限量,而铁路复载南北之交通,且为人文荟萃中外观瞻之区,区内每一事发生,不数小时,消息已传遍全球,而市民对政府之向背,不啻为全国民意测验仪也。故民军之光复上海也,在经济上财政上军事上交通上固占重要之便利,而在外交上尤获莫大之稗益。加以光复之日,市民安堵,秩序厘然,外国官商莫不钦仰。故当时各国使领咸宣告中立,此实足以促清帝之逊位,民国之早成者也。同人今絮絮重提旧事者,非欲以此自矜,特以此事在中华革命史上不无价值,且足为后生劝,用敢不惜词费,敷陈当日之真相焉。
  抑犹有言者,曩者上海商团全盛之时,团员都6800强,而今之存在者仅约百之四五,且多为皤皤老者。抚今思昔,不胜感慨系之。而同人于36年间,两经国家大故,虽于此次抗战,幸得目睹胜利之结局,而于国家前途犹未见光明之呈现,中心苦痛特甚。同人今举行上海商团卅六周年纪念之庆祝,非敢于此社会不宁之际,作无谓之娱乐,特要引起同胞回忆孙中山先生缔造民国之艰难,苟无民国,则此次日本之侵略施于清廷,其结局何堪设想。再者同人更愿乘此时机,建议三事,而请全国革命先进、本市党政当局、参议会诸公,以及各界热心人士有以助成之。
  (一)以辛亥光复上海之事实编入邑乘,俾昭示来玆。
  (二)光复上海为辛亥(1911)九月十三日,稽诸国历为11月3日,请以是日为地方纪念日,藉以纪念陈其美光复上海之功绩,兼及殉义是役之先烈、助成是役诸乡贤,俾邑人永志弗忘。
  (三)上海商团公会在本市陆家浜有地3亩余,愿于其上建立上海商团纪念碑、纪念堂,附设小学一所,俾若干年后,商团同志全数物化,犹留遗迹于本邑,且使数千人同志之后裔,睹物思人,而砥砺厥行也。同人于青年之时,犹不羡名利,今已衰老,更复何求。但得革命成功,国运昌隆,有生之日睹升平,于愿已足。至上述三事,悉与国家有益,而不微含私意,尚希社会贤达进而教之。幸甚幸甚。
(摘自《民政总长李平书》,作者:朱尧卿,原载《上海文史资料存稿汇编之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