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献款筑城的陆深夫人梅氏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9-28 ]
  陆深是明代中叶的饱学之士,浦东陆家嘴因陆深而得名。陆深夫人梅氏是女中豪杰,在上海筑城时她捐献巨资,为以后抗倭间接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浦东的陆家嘴,在全国以至全世界都享有盛名。陆家嘴的得名缘于陆深。
  陆深是明代中叶的一位大学者。他24岁参加乡试为解元,28岁春闱举进士。历任国子监祭酒、四川左布政司使、太常寺卿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詹事府詹事等。他的学识渊博,著作等身,传世之作有《俨山集》等32种。在清乾隆年间(1736~1795)编纂的《四库全书》中,就收辑了其中的21种,堪为上海之最,在全国也极为罕见。
  陆深退隐后,在浦东临黄浦江建了一座园林,叫后乐园,此园名取意于宋范仲淹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示其虽“居庙堂之高”,亦不敢忘忧。后乐园是当时上海的一处名胜,园中楼台亭榭甚多,有学士第、乐乐堂、澄怀阁、望江洲、小康山径、小沧浪、江东山楼、柱石屋、四友亭、俨山精舍、水晶帘、知非斋等;还运土筑岗,垒起了一座“俨山”。陆深在一首诗序里,为后乐园作过如下描述:“俨山西偏凿方塘而未及泉。四面洼空若壁,适春潮暴涨,悬流而下,若珠玑万斛,水帘一般,迸空垂舞,喷射照耀,夺人目睹;而冲撞澎湃,顷焉出声。又若张乐洞庭之上,信天下之奇观也。”可惜没几年,这座名园就废于倭乱之中。
  陆深殁后,安葬在后乐园的东南。
  陆深建筑后乐园处原是一片荒滩,没有名称,由于陆深在此建了一座偌大的园林;又由于黄浦江由南向北奔流,在这儿一折,改向东去,形成了一个嘴角,于是此处就叫陆家嘴。陆家一直藉藉无闻,改革开放后,这里吸引了国内外众多著名公司进驻,陆家嘴便逐渐驰名于世。
   
   
  上海在元初建县。按中国城市等级制度,县城是可以修造城墙的。但是,上海在建县后的260年里一直没有筑城,看起来更像一个散落的自由聚居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上海偏安于海滨南蛮之地,古来不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反而是中原逃荒避灾之人的隐居场所。
  虽然没有城墙,但近200年的时间里,上海的生活始终是宜人的,完全是田园城市的样子。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到明朝中叶嘉靖年间便结束了。明中叶起,朝廷政治日趋腐败,直接的后果更是海防松弛,边境空虚。因此倭寇有恃无恐,上海地区深受其苦。
  历史记载,“嘉靖三十二年(1553),在中国海盗王直的引导下,倭首萧显率数百人突袭嘉定、宝山。登陆后一路杀到上海县,劫掠满载而去。不久又聚众数千,连舰数百,蜂拥而来。上海一带倭寇络绎不绝,民无宁日。从四月中到六月末,倭寇五次焚掠县镇,一时居民死伤累累,县镇半成丘墟。”
  历遭劫难,上海吏民痛定思痛,决意筑城御倭。光禄寺少卿、邑绅顾从礼倡议筑成,上书朝廷,获得批准。
  筑城遇到最大的困难,便是费用不足。普通百姓有心无力,一些富有人家有力但不太热心。因为筑城要拆房,但房价颇高,富家不愿拆房捐地。但是,有许多明白之人,他们识大体顾大局,带头捐资撤屋。县学博士王相尧,首排异议,拆屋捐地,倾囊相助。城建成,他从富人变成一无所有的贫者。再如贡生张泮,不仅尽散家财,并亲自畚锸躬自参加筑城劳动。首请筑城的顾从礼捐粟4000元,助筑小南门。
  上海筑城时陆深已经故世,陆家由陆深夫人梅氏主持。陆深为明代高官,家大业大,其夫人梅氏持家有道,她的见识和气度非一般男子可及。陆深家中人口仆婢众多,夫人梅氏操持偌大的家业,赏罚分明,处置井井有条。管教子女很严格,对于男孩,要求刻苦攻读,一定把学问做好;对于女孩子,她常说:还是纺织女红要紧,因为这样,她们才知道物财艰难;至于刺绣,工拙无关美德,不值得去学的。梅夫人为人低调,平生不喜张扬,生活毫不奢华。她临终时遗言家人,后事不要糜费。说她一生奢俭适中,不要为衣棺之事,遭人笑话。
  陆深的家本在浦东。在明嘉靖三年(1524)的冬天,因为饥荒,浦东地方很不平静,陆家便在浦西,于县城东门内抚行台以南,营建居地。基址宽广宏大,外门西面临街,内设高墙;南面临沼,门内重堂复道,庭立二门,俨然相府规模。门题“学士第”,东有高阁,因在学宫附近,名称“邻黌”。有内室叫“静胜轩”,为退居之所。在累土石做成的假山之下,有书斋二处,一处叫“知非”,一处叫“知远”。在“静胜轩”之后还有一室,叫“知命堂”。
  上海要筑城,这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梅氏意识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倭寇打来,家业再大,也无济于事,全成了倭寇的囊中之物。只有把城筑好,拒寇于城外,才能保住城垣,保住家业。于是她毅然决定,捐田500亩,又捐银2000两,并拆房数千间,助筑小东门。人们为了纪念这位深明大义的夫人,称小东门为“夫人门”。
  在梅氏等人的带动下,人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只用了短短三个月,便垒起了一道长9里、高2丈的城墙。
  城墙的建立,是上海县民抵御倭寇的开始。城建成后不到一个月,嘉靖三十三年(1554)正月,倭寇来犯,在袭击了浦江中的崇明水师后,溯江而上,直逼小东门(夫人门)。上海县军民凭城死守,倭寇攻城不得,大掠四郊而去。他们贼心不死,分据下沙、新场、拓林、周浦互为犄角,企图长期扼城。还频繁袭击松江府城及川沙、南汇等地。
  倭寇来犯年间,一墙之隔,宛如天壤。城外沿海数百里几经掠劫,满目疮痍。而城内,凭借不断加固、修复的城墙,加之军民齐心协力,得以保全。
  陆深夫人梅氏虽不能亲手抗倭杀敌,但她捐献巨资筑城,对于抗倭贡献甚大,功不可没。
  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9月,深知修筑城堡抗倭寇重要性的川沙士绅,也组织民众修筑了川沙城堡,为抗倭寇提供了坚固的军事要塞。
  随着沧桑巨变,上海城墙早已不复存在,但其中的感人事迹将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