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三部《川沙县志》对“内史第”宋氏记载的进展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6-06-30 ]
  川沙自清嘉庆十五年建立抚民厅以来,共出版了五部“地方志”。在清代出版的有《川沙抚民厅志》和《川沙厅志》。以后有民国26年版《川沙县志》,1990年版《川沙县志》和2004年版《川沙县续志》。后面三部《县志》对宋氏家族均有记载。
  这部《县志》对“内史第”宋氏的宋嘉树夫妇在川沙传道和办学,有记事不记人的记载:
  其一是《县志•宗教志》载:“基督堂本县有二,一在本城,初借设南门大街沈宅,名福音堂。”
  其二是《县志•教育志》载:“南城小学。”
  其三是《县志•人物志》有倪桂珍胞弟《倪锡纯传》:“倪锡纯,字燮臣……毕业圣约翰大学,即应江督招生留学之试,以官费留美,入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科,得学士位。复入宾夕法尼亚大学铁道管理科,及雪拉科斯大学桥梁建筑工程科,均得硕士学位,旋即回国,受聘为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商务所所长。无怀淡泊,虽戚属多显贵,不乐仕进,其局尚如此。生光绪年,卒民国二十二年,年五十有四。”
  《倪锡纯传》中的“虽戚属多显贵”,系指他的外甥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和宋子文,及外甥婿孔祥熙、孙中山和蒋介石。
  这部《县志•人物卷》为倪桂珍立了传,全文500余字。主要内容有:①光绪十三年(1887年),倪桂珍与宋嘉树结婚,婚后随宋去昆山布道。②十五年,宋嘉树调川沙布道,十六年租赁居住“内史第”,并设立福音堂。③十九年,生女庆龄。④宋氏儿女幼时在秀才诸文伯学塾就读,诸文伯学塾停办,遂自办学校,由塾师顾佐务执教。⑤三十年,全家迁上海。
  在川沙,对“内史第”宋氏家族的研究,之前基本是个空白。《川沙县文化志》主编王乐德同志,锲而不舍,从1986年起,抢救性地采访和记录了宋氏在“内史第”14年的邻居,又是其儿女塾师诸文伯的儿子诸幼文,及宋庆龄同时代的十多位知情人,汇集成口述证言。为编撰《倪桂珍传》打下了基础,如果当时不记下这些口述证言,随着这些人的先后逝世,这些宝贵史料也都将烟消云散。
  《倪桂珍传》中,最重要的史料是“在内史第生女庆龄。”之前有关宋庆龄的著作中,都讲宋庆龄诞生于上海,到底诞生上海的哪里?悬在上海的半空中,没有着地生根,一直是个待解之谜。这次《倪桂珍传》中有了肯定的答案,就是诞生于川沙“内史第”。
  编撰《倪桂珍传》的史实依据为:
  1.黄炎培的言证和书证。黄炎培1878年出生于“内史第”,成长于“内史第”。1890年,倪桂珍和宋嘉树迁居“内史第”,黄、宋两家比邻而居14年。1893年,宋庆龄诞生时,黄炎培16岁。他是目睹宋庆龄诞生和成长的见证人。1949年7月17日,黄炎培为儿子黄竞武烈士的安葬事,去川沙县人民政府,途经“内史第”,在宅前停下脚步,对陪同的儿子黄万里说:“这就是了不起的宋庆龄出生的地方。”1988年7月,时任清华大学教授的黄万里,得知故乡在编纂《川沙县志》,就把父亲当年在“内史第”宅前说的这句话作为史料,写信提供给川沙县志办公室。
  2.《黄炎培日记》载:“1955年2月14日夜,中苏订约5周年,苏联大使召开庆祝会,主宾席上我乡浦东人有三:张闻天、宋庆龄、我。”
  3.诸幼文口述:我家住房在南市街面东向看“内史第”,宋家住“内史第”面向西。两家隔街相对。我母亲高兰玲于1892年嫁给我父亲时,宋家已住在“内史第”。我母亲因对父母的包办婚姻有怨气,思想苦闷时,常到宋家福音堂去听布道,倪桂珍常开导我母亲,并发展我母亲参加了基督教。两人成为终生的知己。我父亲诸文伯考中秀才后,在家中开学塾,宋家的儿女宋庆龄、宋美龄、宋子文等在幼年,都相继到我家学塾就读。我父亲还对我说:宋嘉树这个人黑面孔,矮个子,每逢星期天,便穿细布长衫,在中市街牌楼桥作布道演说。他靠教会排头,有一次上街买菜,和卖菜人争吵,说卖菜人短斤缺两,把卖菜人的秤夺过来,一折二段。卖菜人扭着他到厅署衙门告状。衙门老爷惧怕教会势力,判宋嘉树胜诉,把农民训斥了一顿。1931年,宋老太倪桂珍去世,我和母亲去送了花圈,参加葬礼。1936年我母亲去世,宋子文送了一副挽轴,上书“师母大人千古”,悬于灵堂。
  4.南城小学塾师顾佐尧的女儿顾银玲口述:我父亲名叫顾佐尧,曾在川沙南城教宋家子女读书。我父亲生病后,父亲的一位沈姓朋友到上海,找到宋庆龄的娘,为我父亲讨到了两个月的教书工资。
  5.1990年版《川沙县志》副主编沈志文口述:大概是1939年,我在三王庙小学教书,住在顾济伯医生家里,顾济伯告诉我,三灶镇西南一个姓顾的秀才,曾经在“内史第”的苏家桥(正阳桥)教宋庆龄、宋美龄读书。那位秀才对顾济伯说,“我教过宋庆龄、宋美龄读书。宋庆龄从小朴实,宋美龄从小爱打扮。”
  6.原川沙中市街晋源衣庄店员顾友根口述:老早宋子文跟顾佐尧读书,寄饭在晋源衣庄(倪桂珍的亲戚)。后来宋子文做了大官,对衣庄老板王颂明说:“叫你儿子王长庆出去做官,我保证他汽车出,汽车进,飞机来,飞机去。”王老板只有一个儿子,不舍得让儿子离家,未能出仕。
  7.黄炎培的堂妹黄敏之口述:1890年我5岁时,从兰芬堂搬家到“内史第”,和宋家是邻居,宋家住我家北隔壁,我家门口向南开(今新川路),宋家门口向西开(南市街)。后来宋家搬走了,我家便把他家的房子扩大进来了。
  8.原川沙县政协常委沈敬之口述:宋庆龄的妈在传教时,常到川沙东门内沈孝慈碗店休息。沈家在中市街北侧有块空地,街北棉布店老板朱友德造房,占了沈家一部分土地。沈家诉讼到川沙司法处,因朱家在官场中有势力,沈家败诉。沈孝慈到上海向宋老太倪桂珍哭诉求援,宋老太叫宋子文纠正此案。宋子文说:这样极小的讼事不要去介入。宋老太发脾气说:“你小辰光是这个娘舅抱你、爱你,你都忘记了!”宋子文便叫宋子良写了一封信给司法部门。沈家转败为胜,朱家退出了多占的地,并向沈家赔礼道歉。
  1990年版《县志》为什么不立宋庆龄传而立倪佳珍传?当时有个说法:地方不能擅自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立传。宋庆龄是国家领导人,《县志》中立宋庆龄传,审稿是个大难题,如果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认为他们无权审定,要报请中央,若等待中央审批,必然要推迟《县志》
  的出版。县志办的同志再三考虑,认为立倪桂珍传比较稳妥,既不影响写“内史第”宋氏家族,又避开审稿难题。
  1988年6月,1990年版《县志》完成了征询意见稿,分送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农委及复旦、华师大、上师大、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等单位领导、专家及学者征询意见,召开评审会,增删修改后,由市志办牵头开了定稿会,又经几个月的查对史料和专家润色,前后将近两年,才交付出版。撇开其他各卷,仅就《人物卷》而言,立传的124位,争议和修改最多的是《杜月笙传》,对《倪桂珍传》中的“川沙说”无人提出异议,大概是当时文史工作中“名人效应”还未成风的原因。
  《续志》编纂时,对审稿制度相对宽松和简化,只要市志办牵头的志稿评审会通过就可以了,编纂人员的思想也比较解放和活跃,不受地方不能擅自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立传的约束。在《川沙县续志•人物卷》中,编纂了2000余字的《宋庆龄传》。
  但当时《续志》对入志人物的选择取舍上,仍是延续前志国共两党对立的历史观,所以“内史第”宋氏家族中只有为宋庆龄立了传。如果用同是中国人的历史观,“内史第”宋氏中还有多人有立传的资格,如宋嘉树虽然祖籍海南文昌,但他是“内史第”宋氏的始迁祖。他早年追随孙中山,是同盟会的创始人之一,又远赴美国为同盟会募得巨额捐款,多年担任同盟会司库(财务负责人)。宋霭龄、宋美龄、宋子文都是中国政坛和金融界的风云人物,并且都坚决主张抗日,为抗日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张银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