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关于72家艾家坟的传说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09 ]
  在浦东(原川沙地区)民间传闻中有“72家艾家坟”“72家乔家坟”和“72家唐家坟”的传说,说的都是明代京官因被奸臣所害,为免遭全家杀害,连夜造起72座假坟的故事。这“乔家坟”“唐家坟”都在川沙新镇地区,而72座艾家坟则在张江的孙桥境内。
  关于72座艾家坟,在当地群众中流传着两种说法。一说是:艾家老祖宗一代名臣艾可久生前刚正不阿,在御史任上参奏弹劾了不少横行不法的贵戚勋旧,得罪的贪官污吏不少。因此他逝世后,这些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企图掘墓鞭尸。艾可久的家人为躲避这场灾难,就在浦东地面一夜之间修筑起72家新坟,使仇家真伪难辨,平坟辱尸的阴谋不能得逞。另有一种说法是:艾可久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擢升南京通政使不久,忽然身染重病,乃上表请求辞官告老还乡养病,皇帝却不准。艾可久当时年岁已高,病情又很严重,他不想客死他乡,于是向万历皇帝再次递呈辞官表章后,带病归里,翌年9月病逝于上海虹桥故里。万历皇帝听说艾可久不听劝告,私自告老还乡,一时龙颜大怒,说要查究严办。而那些曾受艾可久惩治法办的贪官污吏趁机煽风点火,上奏状告艾可久违命抗旨,虽然已经死了,还应掘墓鞭尸以示惩戒云云。艾可久子女家属处于无奈,为了避免这场飞来横祸,就在一夜之间筑起72座新坟,让仇家真假难辨,无所适从。
  但史实并非如此。据《艾氏家谱》记载,明神宗岁时听说艾可久私自还乡,虽然心中不悦,但见艾可久已死,于心不忍,就没有听从朝中小人馋言,而是下圣谕按三品官员的规格厚葬,着翰林院撰写祭文,吏部按典礼级别订出祭扫程序,礼部详细开列祭品类别数量,并由松江府负责一应支出,又命松江知府前往致祭,还下旨为其墓前建功德牌坊,日“通政坊”。
  事实上,确切的艾家坟只有三处:其一,位于张江三灶浜北的吴家宅,是艾可久的墓地,当地俗称“亭子圈”。1958年,此处为孙桥种畜场。其二,位于三灶浜南养正宅,是艾可久之父艾元美的墓地。俗称“长坟山”,两坟相距不足300米。一个在三灶浜北,一个在三灶浜南,一河之隔,遥对相望。明朝末年,艾可久之孙艾大有第六子庭骏、艾万有长子庭机堂兄弟俩因祖坟在浦东,于是从上海虹桥故里迁移至艾家圈,庭骏定居于长坟山东侧,庭机入住亭子圈附近,结庐守墓,世代繁衍。其三,在北蔡六里地区,旧名艾坟,现名为艾镇,相传亦有艾氏望族之墓,墓主失考,附近有艾东、艾西、艾南等自然村。
  艾可久墓地占地约20亩。墓前有明神宗(朱翊钧)万历皇帝钦赐建造的石牌坊,上书“通政使坊艾可久,万历二十二年立”等文字。匾额上下楣梁上有镂刻精制的兽形浮雕,造型优美,用工精巧。坊前蹲石狮一对,憨态可掬。神道两侧卧石羊两只,立石马两匹、石人两尊,象征生前仪威。坟前东西有两座石亭,全用大青石卯榫装配而成。亭石刻有人物故事,或行或轿,或骑或射,栩栩如生。亭内有高1.94米、宽1.05米的长方形石碑,碑身四面楷书刻有艾可久历任敕命和万历谕祭文。20世纪50年代中期,艾可久墓尚是上海地区保存较为完好的明墓之一,仅墓亭上石刻的人物头像被毁,相传为太平天国运动时人为破坏。1958年秋因修筑渠道,石牌坊等建筑被拆,后孙桥公社在此建种畜场,艾墓被开挖,棺中艾可久身着蟒袍玉带,但尸身已腐,仅有戒指、印章、扇子、牙簪等文物。陪葬物如此之少与坟墓的巨大规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种厚葬薄殓正好印证了艾可久不仅是一位功绩卓著的朝廷命官,更是一位清正廉洁的清官。“文化大革命”中,出土文物不知所终,地面建筑也荡然无存。这座历经近四个世纪的历史文化遗址从此毁灭,令人叹息。
  艾元美墓地占地约4亩,墓前原建有石牌坊,墓道两侧安置有石马、石狗、石羊、石龟等。虽经400年风雨,石牌坊、石兽等虽有倾斜、倒卧或移位,但俱无破碎,保存基本完好。1967年冬,石兽等被毁后抛入墓前三灶浜中。墓碑、墓志铭原为明大学士徐阶撰文,是不可多得的文物,先被移室生产队养猪场当垫脚石;1981年开挖团结河时,又被沉入三灶浜,甚为可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