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陆家嘴的“六堆栈”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23 ]
  陆家嘴的“六堆栈”,分别是“太古栈”,“太古华通栈”,“江海关栈房”,“泰同栈”,“洪升栈”,“隆茂栈”。它们均是在华外商通过与清政府的交涉,获取特权建造的具有储运货物功能的货堆。这些堆栈是当时外商在上海从事商业贸易的储运仓库,因而其最终命脉掌控在外商手中。其中,最早的“太古栈”建于清朝同治十一年(1872年),最晚的“隆茂栈”建于宣统二年(1910年)。
  甲午战争及战后签订的《马关条约》,为外国资本主义长驱直入扫清了道路。因而,在中国近代工业史上,出现了一个被认为是外资兴业的时代,并且相当集中地兴起于上海。外资工业的大规模兴起,进一步巩固、发展了外国资本主义在上海近代经济中的控制地位。位于黄浦江两岸的码头就成了外商垂涎三尺的肥肉,至今留存的这“六堆栈”(现存并不完整)即是当年外商在埠的历史见证。
  “太古栈”,位于当年的浦东西部,烂泥渡路以西,上粮一库以东,游龙路以南,烂泥渡路226弄以北,是英商太古轮船公司在中国沿海所建的堆栈之一。建于1872年,实质上是一个只允许堆放外国轮船运来的货物的专用堆栈。在栈内的东侧建有简棚,最多时可容纳近100人,他们就是中国的第一代码头搬运工人。在栈内的西边临江,建有西式洋房(普查中发现至今还幸存半栋)为外籍职员、买办专用居住。这是鸦片战争之后最明显的后遗症现象。抗日战争爆发前夕,栈内已有工人近300人,他们中间大多为单身汉。抗日战争一爆发,日军就迫不及待伸手接管了太古公司,这里一度成为军用物资专用堆栈。
  建国后,该堆栈原有的简棚,由东昌街道房管所翻建成砖木结构的平房,上海港务局港驳公司在堆栈的旧址上建造了两幢三层楼的工房,也有当地的居民在这里建平房和楼房的。到了20世纪的60年代初期,该堆栈原址,基本上已成为了居民区。
  “太古华通栈”,位于当年的浦东的西部,黄浦江东岸,东昌路与陆家渡路之间,建于19世纪末期,也是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码头堆栈。为啥要改名太古华通栈,这是狡猾的英商既为了遮中国人耳目,又是为了遮外国同行的耳目。可冠冕堂皇说不是英商独开的,也有华人的股份:实质上太古华通栈,太古栈相同,是英商的又一个专用通栈。新中国建立后,由上海港务局接管,原址改为上海东昌装卸公司。
  “江海关栈房”,位于当年的浦东的西北部,黄浦江东岸,陆家嘴路504弄内;建于清朝光绪年间,不久就变为日商日清公司的仓库。抗日战争一爆发,这里就完全成为了侵沪日军的粮、油、煤炭及部分军用物资的专用仓库。上海解放后1951年,在原址上改建为上海导航仪器厂。
  “泰同栈”,位于当年的浦东的北部,黄浦江南岸,泰东路东侧,是英商泰周开设的货栈。创建于1884年。初建是主要堆放杂物。后短时间转为堆放煤炭。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歇业。原址上的所有一切都归属于上海船厂。
  “鸿升栈”,位于当年的浦东陆家嘴的西部,黄浦江东岸,烂泥渡以西,游龙路以南,东昌路1号,建于20世纪初期(1903年),是华商三北轮埠公司的码头栈房。抗战爆发后被日军迅速占领。建国后,由上粮一库全权接管。
  “隆茂栈”,位于当年的浦东陆家嘴的北部,黄浦江东岸,烂泥渡路以西,陆家嘴路537弄内,建于清朝光绪年间(1890年前后),是陆家嘴境内最大的堆栈,占地约1万平方米。这是清政府以优惠条件直接出让给英商的一处堆栈,是当时上海最大的打包栈,专门为出口棉花、羽毛、羊毛、牛羊皮等货物打包,据说这里一度是鸦片进口的中转站。因涉及多方利益,这里曾经发生了震惊上海的“红头阿三浮尸黄浦江”的惊天大案。仅仅20年的时间里,英商就在沿江共建了18幢清一色的砖木结构的大栈房,前后为打包工场添置了4部打包机,雇佣的拉车、抗包的码头搬运工已近千人,这是沿江任何一个堆栈都无法企及的。1920年前后,英商将部分栈房出租给中国资本家,开办了拣鸡毛、鸭毛、棉花等工场十多家,专为出口打包作初步加工。当时,商栈的渡口也已形成,有荡江划子约30只,为上下班的工人摆渡,同时收取摆渡费。在抗战期间,此渡口已成为陆家嘴一带的主要渡口之一。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隆茂栈一度也被日本三菱公司所占有,成为日军储运战需物资如桐油、面粉、布匹等主要货物的中转仓库。
  新中国成立后,约在1951年,隆茂栈由上海商业储运联营公司接管。渡口的原址,一部分归属上海钢球厂,一部分归属立新船厂。
(摘自《浦东文史》2010年第一期,作者:唐根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