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钟氏族谱》和浦东高桥镇钟姓一族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2-14 ]
   
  在浦东高桥镇,当你看到规模宏大的钟家祠堂,五进深中西式格局的钟惠山故居和钟人杰住过的高墙大院,以及已有250多年历史的钟家望锦楼时,不由你不感到高桥钟姓一族也有它辉煌显赫的过去。
  那么,钟姓一族在高桥究竟有多少年了?来龙去脉如何?直到前年,看到《钟氏族谱》和《钟家诗抄合集》之后,才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原来钟姓一族在高桥已有650多年历史,其支系也已迁伸到浦江两岸,甚至更远,可谓根深叶茂,支系庞大。
  这套族谱是由高桥钟氏十八世钟愈和十九世钟人杰重修;钟家的诗集则由钟人杰校勘,由十六世钟惠山刊印。族谱和诗集均于20世纪30年代初刊印面世。
  我们发现,这套族谱和诗集刊印面世的时间与钟家祠堂建造的年代正好一致。这当然不是巧合,恰恰证明在当时是把修谱和建祠作为同一项工程来实施的。因为祠堂是祭祀祖先的场所,就要有族谱和相关文籍等陈列其间,以示孝敬祖先和继承先人的遗志。而要实施这一项工程,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是难以办到的,于是往往由族中的名门大户来承担、操持并引以为荣。当时,钟愈、钟人杰和钟惠山这三人,不仅是族中的显赫大户,而且也是高桥地区地位显赫的人士。在此,简要介绍一下这三人的情况:钟愈,号敬安,又号景韩,1875年生,四品衔,先是浙江候补知县,奉调直隶后,历供教养局总办、红十字会总医官、禁烟局检验医官、洋务局委员、外效办事员和苏州知州等。钟人杰,字玉良,1889年生,曾充九江、漳叶、苏州警察局科长、分局长、教练所长和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参谋,上海市政府高桥区市政委员兼保卫团长等职,民国8年出任高桥乡董,后任上海市三十一区区长,辖区南起西沟,北讫凌桥。钟惠山,1867年生,贫苦农家出身,从师学艺做泥水匠,后在上海七浦路独资创建“钟惠记营造厂”,市区的石库门建筑大都由他承建,是上海滩上著名的建筑营造商,遂成高桥首富。这三人发迹后,在为故土修桥铺路的同时,也把建宗祠、修族谱作为己任,并全力以赴之。钟人杰是牵头组织者,而出资刊印和建筑则是以钟惠山、钟愈为主。
  20世纪30年代初重修编印的这套族谱,因其记载详尽、脉络清晰,又收有有关钟氏的文籍,加之又另附一套钟家历代诗抄集,而显得十分难得、可贵,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当你看过这套族谱后,不仅可了解高桥钟姓一族的来龙去脉,还可以从中获取高桥古清浦镇的一些信息,如古清浦镇曾有一条清浦街,钟家弄的前身是古清浦街的一部分,倭乱后又称为北街,古时北街与现今北市梢有着承前启后的联系,以及倭乱给古清浦镇和钟氏家园带来的严重创伤,等等。这对于完善高桥古镇的历史记忆,寻找古清浦镇向高桥镇转换的历史轨迹,更好地了解那一段历史,从而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历史文化和传统,都是不无俾益的。
   
   
  要不是倭乱,现有《钟氏族谱》可能会记载得更详尽,内容更丰富,收集的文籍资料和诗抄肯定要多得多。因为,在阅看这套族谱后发现,八世之前的记载相当简单,缺失也多,文和诗作几乎是空白,造成这种状况的主因是倭乱。对此,在钟氏历代修谱的序言中也多次提到过。
  高桥钟姓一族在第六、第七世时,正值明代嘉靖年间的中后期。这期间,倭寇曾3次进犯古清浦镇,宝山一度被占,有500多间僧房的法昌寺也在此时被烧毁。倭寇所到之处恣意烧杀抢掠,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绵延数里的古清浦镇十室九烬,惨不忍睹,给清浦镇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和创伤,这种创伤是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逐步消除的,也许这正是古清浦镇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这场空前的浩劫中,钟氏家园和钟氏原先的谍谱、文籍等俱被付之一炬,令钟氏族人痛惜不已。据现存《钟氏族谱》记载,当时高桥钟家弄一支中的第六世钟子敬,强忍悲愤,奔走燕吴,召回四处流散的钟氏族人,在清浦故土上夜以继日地清理废墟,重建家园,虽然屋舍简陋,但古老的钟家弄宅村又得以承续,周围的百姓也闻风而动,一个古老的清浦镇又屹立在清浦港两侧,并随着岁月的延伸继续向南挺进,一个充满生机的高桥镇渐趋形成。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中国人那种爱自己的故土,爱自己的国家,而迸发出的不被困境所吓倒,自强不息,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而这种精神,尤其是在遭受外敌侵扰欺凌之时,会表现得更为充分,更加突出,也更加团结一致。
  正因为中国人有着不忘祖先,崇敬祖先,承继祖先遗志的传统,高桥钟姓一族在重建家园的同时,又开始着手重修族谱的工作。据《钟氏族谱》记载,到了第八、第九世时,以钟家弄分支中的钟学文元为代表,带领族人进行抢救性的重修族谱。这时,高桥钟姓一族已有了六七个分支,分布的范围相当广,有的已到浦西,在原有谱谍和文籍资料已荡然无存的情况下,要重修族谱谈何容易,其艰辛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先是向尚健在的族中老人如钟子敬(已是年逾九旬的老人)等逐一访谈、追忆、口述、记录,又与年轻后生一起四处寻找先祖的墓地,逐一踏勘、核对、抄录墓地上的塘志。在此基础上又与其他分支保持联系,收集资料,再按支系分类汇总,形成初稿。自此之后又经几代人的接力,终于汇编成卷,遂成现今所看到的这套《钟氏族谱》。虽然八世之前的文籍资料和众多诗作已无法弥补,但一世至八世的历代人员名录基本弄清齐全。由于经济拮据,筹建家祠只能一延再延,直至清康乾年间,由钟家弄一支中的十一世钟翼云才发起集资建造了规模并不大的家祠,其中一间作为钟翼云办私塾教书之用。这所家祠已于20世纪50年代初被拆除。
  高桥钟姓一族历代修谱的曲折艰辛过程,也从一面反映了古清浦镇曾经有过的不寻常的历史,《钟氏族谱》成为那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见证者。
   
   
  《钟氏族谱》由钟氏文籍、钟氏支系图、钟氏历代人员简介3个部分组成,一共7卷。
  族谱的第一卷至第三卷是钟氏文籍部分。这部分收有历代修谱的序言,历代议建宗庙的记述、人物小传、事件叙述、朝廷的诰封赠赐、士绅好友的怀念诗文,以及钟氏的宗规、家训、祭文、塘志,等等。这些文籍记载了钟氏的源流和高桥钟姓一族曾拥有过的荣耀,也记载了高桥钟姓一族跌宕起伏、坎坷不平的历程和种种困境,还多次提到倭乱给钟氏族人带来的痛苦和创伤,成为这段惨痛历史的重要见证。
  族谱的第四卷是高桥钟氏的总支图和分支图。它用图表的形式清晰地勾勒出高桥钟姓一族数百年来繁衍、发展、分支的状况。从这些分支延伸分布的范围,足以证明上海浦东、浦西的钟姓人氏大都来源于浦东新区高桥镇。
  族谱的第五卷至第七卷则是高桥钟氏历代人员的简介部分。正是通过这些简要的介绍,给人的感觉是:具有600多年历史的高桥钟姓一族,确是世守耕读的书香之族,有着崇尚诚信、崇尚节俭、乐善好施、敬宗睦亲的良好家风。在钟氏分支中还出现过延续几代办私塾教书育人之事,如钟家弄分支中的十一世钟翼云就以私塾为业延续了五六代。至于助人济贫等事例在《宝山县志》中也有记载。在这一部分中,还粗略统计出高桥钟姓一族曾出过50多名秀才、5名举人、2名赐进士,1名国子监助教、五六名知县、四五十名各式文武官员。清末民初时,受西学东渐的影响,在我国最早的几批留学生中,也有高桥钟姓子弟在内,如十八世钟愈(属舍头分支)有三子一女,大儿子12岁留学日本,次子、三子在欧洲专攻法文、德文,小女儿还与法国工程师结为伉丽;钟愈的侄子钟百莹,是游学预备科中最优等毕业生,先在吴淞中学教法文,后在京汉铁路局长辛店机车制造所从事工程技术,可惜英年早逝,1911年病故时年仅22岁;钟愈的最小弟弟钟俊先是在东北军司令部,后在北伐革命军中任上校秘书,等等。可见,高桥钟姓一族确有着较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至于《钟氏族谱》同时编印的《钟家诗抄合集》,更是展示了清代康乾以来钟家望锦楼主人钟翼云五六代人的诗风文采(第十一世钟翼云也是康熙年间侍读大学士孙致弥的外孙)。这套诗集共收有836首诗,题材广泛,情真意切;因出自五六代人之手,有着不同的变遇,故有的豪放,有的细腻;有的以诗会友,有的触景生情,真是风格迥异,精彩纷呈,不失为文艺百花园中一朵奇葩。
(摘自《浦东文史》2011年第二期,作者:钟坚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