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大金家巷:浦东第一座天主教堂建造的地方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6-15 ]
  由于历史原因,浦东地区天主教徒众多,天主教堂也十分密集,现正式开放的场所多达15处。在众多的教堂中,有较早信奉天主教的明朝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的管家张姓教友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建造的张家楼天主教堂(现已从源深路动迁到金桥开发区红枫路151号);有建成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一度是上海地区最宏伟壮观(徐家汇天主堂始建于1906年,佘山圣母大堂于1925年奠基)的唐镇露德圣母堂,至今还是广大教徒的朝圣地;有古色古香花园式的傅家玫瑰园圣母堂,成为今天浦东地区三资企业中外籍天主教徒星期天集中进行宗教活动的理想场所……金家巷天主教堂,其建筑规模虽不大,建筑特色也不明显。但在浦东、上海,乃至中国的天主教发展史上,都成为重要的一页,流传着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大金家巷,位于洋泾乡西漕村南部,也就是现进才中学大门正南方400米处。据传,明初,有彭城籍(今江苏徐州一带)的金姓船户卖菱至此,停船做饭,洗碗时不慎将碗落于水中,遍寻不着。按习俗,失碗之处,应为可以谋生、有饭吃之地,于是金家在此搭屋定居了下来。金姓船户生有七子,代代相传,分居于河(此河后定名为金家巷河)的两岸,成为大族。1958年平整土地时,在宅旁曾出土七坟墩,一排七墓,所葬者即为金姓七子,六子夫妇合葬,一子未婚独葬,与传说相符。
  明末崇祯元年(1628年),有人在大金家巷建造了一座名为“无原罪始胎堂”的教堂,因建造的资金由金姓教友捐赠,教堂又处在大金家巷,广大教友及周围群众都习惯地称其为“金家巷天主堂”,这就是浦东地区的第一座天主教堂,至今已有380年历史。
  清初,天主教在中国有较大的发展,教徒人数达到30万。但到康熙晚年,由于罗马教皇禁止中国教徒敬孔祭祖,发生了历史上的“中国礼仪之争”,康熙一怒之下,降旨宣布“以后不许西洋人在中国行教,禁止即可”。1732年康熙去世,雍正继位,继续颁发禁止天主教在华传播的命令,北方地区的天主教堂也均被拆除或封闭。
  到19世纪30年代,中国大陆已没有—所开放的天主教堂。但有一批传教士潜藏在浦东金家巷天主堂内,进行秘密传教。1825年8月17日星期天,还为高丽(韩国)六品修士金大建祝圣神父。1840年人随着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爆发,天主教又依次传入中国。潜藏在金家巷的意大利那不勒斯圣学院的传教士罗列恩,成为依靠外国侵略势力而第一个公开传教的传教士。1840年后,南京署理主教罗伯济曾把金家巷天主教堂作为主教府,把首批重返江南的耶稣会修士接到金家巷教堂。
  鉴于金家巷天主教堂的特殊地位,韩国天主教会把金家巷教堂作为圣地。韩国的第一位天主教神父金大建的祝圣地在金家巷,罗马教皇又把金大建祝为圣人。每年9月20日金大建为圣人的这一天,都有大批韩国天主教徒到金家巷天主堂纪念地。记得1997年9月20日,韩国红衣主教亲自带了一批神父、修女及教友到金家巷,上海地区的韩资企业人士也纷纷赶来争着与红衣主教合影。1988年,韩国天主教会送给金家巷教堂一块纪念铜牌,上面刻着纪念金大建的文章和他祝圣神父的历史,并称他为圣人。铜牌的左边是中文,右边是韩文。1995年,金家巷天主堂专门为金大建安排了一个纪念堂,把韩国送来的纪念铜牌挂在纪念堂内。
  金家巷教堂伤史上也几经坎坷。1937年8月15日,曾被日本侵略军的炮火炸毁。抗战胜利后,教堂再次筹建,可容千人的“哥特式”建筑于1949年上半年完成,5月1日正式开堂弥撒。可惜不到一个月,在在上海解放前夕,又被国民党军队炸毁。解放后教堂修复。“文化大革命”期间,教堂被用作工厂。“文革”后落实了党的宗教政策,1987年教堂修复,同年12月8日复堂,由祖籍洋泾的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亲自主持了复堂礼仪。
  在浦东开发建设快速推进的同时,党的宗教政策也得到全面贯彻落实。从总体规划考虑,经过认真协商,金家巷天主堂被迁到了环境优美的联洋社区大拇指广场东侧。经过三年的建设,一座崭新的别具风格的天主教堂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新建的教堂内还专门设计了一间象征渡船的金大健纪念堂,纪念堂的祭台上方安放了金大健的造像,祭台中还有金的部分骨骸,以便于韩国天主教徒的朝圣。
(摘自《浦东文史》2008年增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