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外资船舶修造厂在浦东建立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7-19 ]
  鸦片战争后,中国的门户对外开放,上海取代广州成了中国外贸中心。外贸的繁荣促进了航运业的兴旺,而航运业的兴旺又推动了造船业的发展,浦东成了上海近代船舶修造业的重要基地。
   
   
  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英国人林赛率着一艘东印度公司的“阿美士德”号商船从澳门出发,沿中国大陆海岸线北航,目的是搜集情报,寻找新的通商口岸。经过几个月的考察,林赛发现,上海港年货运量完全能与欧洲的一些大港抗衡,“如果欧洲商人获准来上海贸易,它的地位更能大为增强。外国商品在上海的消耗量很大”。林赛将他的考察情况写成报告,提交给英国政府,在报告中几次提到了上海,“这个地区的自由贸易对于外国人,尤其是英国人的好处是不可估计的”。此后,上海特别是它的港口所具备的优越条件,逐渐为闯入中国的西方人知悉。西方人企图与中国通商。
  但清政府奉行的是闭关锁国的政策。迫不及待的英国殖民者终于决定用大炮轰开中国紧闭的大门。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六月,英国政府以所谓的禁烟问题为借口,悍然发动侵华战争。这场战争打了两年,1842年8月5日,英国舰船80余艘停泊在南京下关江面。8月29日,兵临城下,清政府屈服了,清钦差大臣耆英、伊里布踏上英国“皋华丽”号军舰,一字不改地接受了英国全权代表璞鼎査提出的全部和约条款,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
  根据《南京条约》,中国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个通商口岸。从此,西方资本主义侵略者打开了中国门户,使中国由封建主义社会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上海是中国南北沿海的交通枢纽,长江流域吞吐的咽喉,濒江临海,9省乃至全国货物可以沿长江顺流而下通过上海出口走向世界;而外来的洋货也可以从上海转销江南乃至辽阔的长江流域人口众多的腹地。上海凭借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帆樯如林,商贾云集,埠际贸易繁荣兴盛。
  在开埠之前,上海已是中国重要的贸易港口之一,但在全国的地位并不突出。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市场大门后,上海成为列强殖民的首选通商口岸,各国洋商接踵而来。洋商发现,上海不仅有着良好的经济环境,而且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宽松,文化氛围良好,与上海人沟通方便,容易相处,比在广州生活更加适宜。英国人乔治•斯密斯(George Smith)向其政府报告说:“欧洲人能在上海以低于广州百分之十的代价买到丝茶和其他土产。”英国领事阿礼国(Aloock,R.)估价:“从上海直接运生丝出口,比转运广州再出口,至少可节省35%~40%的运费。”上海更能赚钱,生活更为顺意。于是原在广州的英、美洋行迅速到上海设置分行,各国商船开始直接驶抵上海,大批外国商人纷至沓来,上海开始与欧洲、美洲直接发生商务联系。五口通商后,其他四个口岸对外贸易升而复降,贸易重心逐步由广州移到上海。1844年,上海出口茶叶,在全国所占比重仅为2%,广州占98%。至1850年,上海上升到占全国的44%,广州下降至23%。1846年上海出口生丝已相当于广州的4.27倍。1845年在上海县城以北、黄浦江以西一块总面积达830亩的英殖民主义者居留地形成,以后称之为英租界,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租界,日后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租界。上海由于是条约商埠,洋商享有许多特权。如:赁房买屋、租地建屋、设立栈房,深入沿海内地、通商航行,参与协定关税,受领事裁判权庇护等。外籍税务司又控制了江海关的实际管理权,千方百计为洋商降低赋税。因此上海外贸急剧上升。据统计,上海开埠10年后,清咸丰三年(1853年),对英国进出口货值已达1720万美元,超过广州的1050万美元。此后上海的进出口货值即在全国领先。随着长江沿岸与上海之间贸易渠道之畅通,1864~1873年的10年间,上海累计进出口总值8.14亿关两,占全国59.8%。此后1884~1893年,上海累计进出口总值达10.10亿关两,比上10年又增加24%,占全国49.4%。1894年甲午战争前的近半个世纪,商品贸易是上海对外经济关系的主流。这一时期上海已确立起全国对外贸易的中心地位。
   
   
  上海对外贸易的繁荣,促进了航运业的兴旺,来沪的洋商船舶越来越多。且看以下的统计数字:进入上海港的外国船舶1843年仅7艘,1847年87艘,1856年489艘,1857年931艘,1858年1132艘,1863年3847艘,1864年5352艘。从上海港出口的外国船舶1845年为80艘,1863年猛增至3547艘。
  上海航运业的兴旺,又必然推动船舶修造业的发展。机器船舶工业是上海最早形成的工业门类,也是近代上海洋商长期垄断的行业。船舶从欧美航运来到上海,经过几万海里的风浪颠簸,无论是机械还是外壳都不可避免地会有自然损伤,必须进厂进行整修或更换零部件后,才能投入下一次航程。精明的外商看到了这一大好商机。西方资产阶级更加意识到,垄断了中国的交通,就操纵了中国财富的通道;而垄断了交通工具,特别是船舶的修造,也就控制了中国沿海经济。由此,外国资本家便在上海大办船舶修造企业。
  19世纪50年代初期,往来上海港的外国船只还不算多,在浦西的一些外国洋行先只是开办了少数的与船舶修造有关的锻冶厂和制绳厂。清道光三十年至咸丰二年(1850~1852年),洋商先后在上海开设过6家修造船的工厂和行号。最早出现的是美商在虹口汇山码头西侧开设的伯维公司和杜那普新船坞。接着又有英商拉蒙公司、美里的士、彼得刚果和罗吉士。这些船厂和行号,规模很小,设备简陋。有的是白手起家,有的连固定场所都没有。伯维公司仅有一个小船坞,虹口新船坞最初不过是“在河岸上挖一个空槽”的船坞,“连拉绁船只进坞的绳索都没有”。但它们开创了上海维修轮船的记录。过了没几年,随着进出上海港船舶数量的急速增加,现有的几家小厂已不能适应逐年扩大的要求,外商遂加大投资,扩充规模,使船舶修造业有了较快的发展,逐步形成了浦西的虹口和浦东黄浦江沿岸这两大船舶修造中心。浦东成了上海近代船舶修造业的重要基地。
   
   
  在浦东,最先出现的船厂,是于1856年由一个叫密契尔的英国人开办的。此后,浦东的船厂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1859年,颇有造船经验的苏格兰人莫尔海开办了浦东火轮厂。1861年出现了柯立•兰巴船厂,1862年英商尼可逊和包义德开办出祥生船厂,1863年出现了德卢船厂,1864年有莫立司船厂和莫莱船厂,1900年英商开办了英联船厂(解放后成为上海船厂),还有英联和丰船厂、马勒机器造船厂,等等。
  1859年开办的浦东火轮厂,到1865年扩大规模,修建了一个远东最好的船坞。此坞长105米、宽38米、吃水5~6米,配备4台蒸汽引擎大型抽水机,在4小时内可以把坞中的水抽干,使进坞船只迅速得到修理。同时还建成了拥有刨床、穿孔机、造型机等各种机床的机器工场。
  英商祥生船厂于1862年由尼可逊同和记洋行的包义德共同投资白银10万两建立。厂址在浦东陆家嘴,厂内设有铁厂、锅炉房、干船坞,经营修造船,并制造军火。占地18亩,临江还占有长49.2米的地段。机器包括蒸汽引擎、车床、刨床、轧床、钻孔机、剪裁机、蒸汽铁锤等等,被称为“东方设备最完备的企业之一”。1865年前修理的船只已有17艘,总吨位合计在4000吨以上。还制造了2艘载重200吨、马力70匹轮船。包义德退休后,由苏格兰人格兰特继任经理。祥生船厂在格兰特的经营下,发展成为在上海机器船舶工业中独占鳌头的大型企业。1900年,祥生船厂和耶松船厂合并,改组成立耶松船厂公司,资本增至557万两,并进一步扩充设备,拥有6个大船坞、1个机器制造厂以及仓库、码头等各种附属设施,还兼并了华商发昌机器厂等企业,已能修理3000吨以上的大轮船,建造过10艘1000吨以上的汽船。1906年该公司整顿财务重新注册,改名为耶松有限公司。从此,该公司延续执上海机器船舶工业之牛耳达30余年,成为英国在华工业投资中最大的企业之一。
  英联和丰船厂原名英商和丰厂船坞,创建于1896年。这一年,英联船厂公司用60万两白银在浦东居家桥耶松公司的地产上,沿黄浦江建造了一个长160米、宽19米的旱船坞,取名国际船玛。同时还兴建了一些设施,办了一个厂,称之为英商和丰铁厂,约有400名工人。工厂除修理万吨级船舶外,还承揽制造锅炉和机械工程等项目。工厂设备先进,技术工种齐全,不仅国内领先,而且在欧洲也颇具声望。在新中国成立后,此厂成为海军上海修造厂(解放军4805厂)。
  马勒机器造船厂,是英国人爱立克•马勒于1928年在杨树浦复兴岛创建的,规模甚小,主要自营船舶修理业务。1937年为日军所占。1939年马勒在浦东庆宁寺东首购地230亩,陆续建立码头、工场、船排、办公楼、堆栈等等,并设置各种机器。资本95万英镑。主要生产设备有船排滑道2座(各240英尺长,一般江河轮船都能修理),设备好而齐全,可同时停泊六七条轮船。职工多达2000人,除修理外尚能制造3O0O吨以下轮船及各式引擎和机器。其规模仅次于英联、求新,居第三位。解放后,此厂改为国营沪东造船厂。
  在浦东乃至全上海,外资开办的船厂很多,而由民族资本经营的船厂和造船作坊,大都是规模较小,仅能修造一些10吨左右的木质航船、米船及一些渔船、放鸭船和农船。
  最后,有必要说一下江南制造局。它虽然不是在浦东,但讲到造船,不能不谈及这个龙头老大。
  江南制造局是由李鸿章开创的。李鸿章等人在镇压太平军的战斗中,亲眼目睹了西方列强枪炮的威力,深感中国军械之落后。于是,他一方面加紧向外国采购军火,同时也萌发了自办军事工业的念头。起初,李鸿章在上海、苏州等地设立洋炮局,雇佣西人制造炮弹。但早期炮局规模不大,机器使用也不普及。为求捷径,李鸿章责成上海道台丁日昌,注意访购当地洋行制造器械的机器。事有凑巧,有一家美商开办的旗记铁厂愿意出售该厂,这厂能修造大小轮船及洋枪、洋炮,李鸿章全数购下。1865年5月,李鸿章正式将其定名为“江南制造总局”。到1870年,江南制造局已拥有机器厂、木工厂、铸铜铁厂、熟铁厂、轮船厂、锅炉厂、枪厂、汽锤厂,另有库房、煤栈,筑起船坞,在龙华设立火药厂。随后,炮弹厂、水雷厂、炼钢厂也相继投产。在短短的十几年,江南制造局已发展为一座占地700亩的综合性兵工厂,它以制造枪炮、弹药、兵轮为主。1868年,它制造了“恬吉”号兵轮,船长59.2米、宽8.7米、吃水2.56米、排水量600吨、装炮6门、航速约9节。以后又制造出“操江”“测海”“威靖”“海安”“驭远”“金瓯”“保民”等轮船,排水量总计10490吨。但这些均是兵船,没有一艘用于商业航运。
  1905年4月,船坞从制造局分离出来,称为江南船坞。到1911年,它造船136艘,修船124艘。辛亥革命后,江南船坞改为江南造船所。1912年,江南造船所造成长约百米的长江客货船“江华”号。1918年,它又造成长59米、载重330吨、载客200余人的川江客货船“隆茂”号。
  江南制造局对中国造船工业的贡献功不可没。
(摘自《近代浦东散记》作者:庄秀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