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文化与经营完美结合的会馆——浦东大厦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8-16 ]
  1936年10月,在上海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和成都路之交)旁矗立起一座高大雄伟的大楼,这就是上海浦东同乡会的会所——浦东大厦。浦东大厦的建造历经曲折,它的落成典礼在上海滩空前隆重,其厅堂室的命名颇具深意。
   
   
  浦东同乡会是上海最大的同乡会之一,其规模仅次于宁波同乡会。浦东同乡会的前身是1905年由上海著名绅商李平书倡办的浦东同人会。不过,浦东同人会的规模较小,活动不多,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也不算大。到20世纪30年代,上海城市进入高度繁荣时期,“浦东人”也在快速成长壮大,同人会已不能适应这一形势。于是在1931年8月,由杜月笙、穆藕初、黄炎培、沈梦莲、吕岳泉发起,筹建浦东同乡会,要求入会者踊跃,达1.9万余人。成立大会在1932年1月3日假上海市总商会议事厅召开,到会者达2000多人,人声鼎沸,很多人找不到座位。会员们痛感借会场开会终非长久之计,同乡会应建自已的会所。这会所得具备三个条件:一、占地2~3亩;二、至少可容纳1000人开会;三、交通便利。
  经过将近一年的寻觅论证,于1933年初,浦东同乡会选中爱多亚路旁一块2.89亩的地皮,并以22万银圆的巨款买下。接着,便是筹建大厦,据估计,建大厦约需40万银圆。浦东同乡会是个群众团体,其唯一的资金来源是会费,这些经费远远不能满足会所建造的需求。怎么办呢?理事会决定向广大会员募捐。几位常务理事带头率领募捐队,杜月笙担任第二队的队长,张效良担任第二队的队长,黄炎培担任第三队的队长……一共组有100个募捐队。
  为了替募捐制造声势,黄炎培撰写了《上海浦东同乡会募金购地建筑会所宣言》,投寄《申报》等报纸进行宣传。尽管大家很努力,但是募捐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只募集到10万元左右。按惯例,只有募足工程全额的45%即18万元,工程才能开工。为了补足资金的缺口,同乡会以买地合同作抵押,向上海通和银行借款5万元;另外又拼凑了几万元,到1934年10月,开工所需资金总算凑齐。
  浦东大厦的建筑设计工作采取类似竞标的方式,先后有多位建筑师送来设计图样参加竞标。经审定,最后采用启明建筑设计事务所奚福泉建筑师设计的图样。
  1934年10月,浦东同乡会举行会所奠基典礼。到1935年4月,工程进展到一半,因受市面不景气等影响,后期的资金未能到位,工程只得暂停。为了使工程能尽快继续下去,浦东同乡会只得又一次抵押贷款,终于使资金有了着落,工程得以继续进行。
  与此同时,浦东同乡会又以大厦落成的名义,开始新一轮的募捐。连同1933年的募捐,前后共募得22.6万元。同乡会还贷款36万,两笔加起来,共计58万元。
  经过坚忍不拔的努力,一幢高8层、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的现代风格的大厦终于在1936年10月展现在世人面前。浦东大厦的建成,使浦东同乡有了一个“消息宣传之所,精诚团结之场,力量集中之地”。
   
   
  为庆贺新会所的落成,浦东同乡会决定于1936年11月21日举行大厦落成典礼。
  在典礼之前,同乡会做了充分的准备:成立了筹备委员会(下设总务组、文书组、游艺组、筵席组、会费组、纠察组、招待组),编印落成纪念特刊,制作落成纪念章,在报纸上发布落成典礼有关事项的通告,对社会各界拟发了请柬。被邀请的来宾有:上海市市长吴铁城,民国政府主席,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院长,内政部、外交部、铁道部、交通部、财政部、教育部、军政部、实业部、中央党部部长,海军署、航空署署长和上海市公安局、公用局、工务局、卫生局、土地局等各局的局长以及各县县长,其他同乡会、社会团体和商界、军界、金融界的领导,等等。
  11月21日,浦东同乡会新会所落成典礼暨第五届会员大会如期举行,来宾及同乡与会者达2万余人。来宾有吴铁城、陶百川、蔡劲军、陶京士、王晓籁、虞洽卿、张秉辉、顾馨、杜重远、袁履登、沈钧儒、俞佐庭、金延荪、陆伯鸿等。同乡会理监事潘志文、陈子馨、朱少沂、章允长、陆文韵、顾文生、俞振辉、潘鸿鼎、金鸿翔、瞿绍伊、张志鹤、龚汇百、贾锦芳、蔡钓徒、邢志刚、韩荷德、陶钦文等分任招待。市商会及斯盛中学童子军到场维持秩序,普益习艺所和淞沪广慈院军乐队到会奏乐。
  大会主席团由杜月笙、穆藕初、黄炎培、沈梦莲、吕岳泉、陈陶遗、林康侯、王一亭、秦锡田、黄金荣组成。顾文生任司仪,蔡钓徒、俞振辉作记录。
  上午10时整,乐队奏乐,鞭炮齐鸣,庆典大会正式开始。在乐曲声中,由建筑委员会代表张起扬授钥,主席理事杜月笙启门,常务理事穆藕初、黄炎培、吕岳泉升旗,吴铁城市长揭幕。
  接着是大会发言。首先由主席理事杜月笙作报告。杜回顾了会所筹建的过程,他强调,现在浦东人有了自己的会所,方便了大家的感情联络,以后对浦东地方上的公益事业我们应更加努力。
  随后是吴铁城市长致词。他说,浦东同乡会新会所的落成,可以说是上海事业的奠基,也可以说是上海未来繁荣的基础,因为浦东是上海的重要区域之一,而且人才辈出。新会所落成,从此团结更臻巩固,对地方事业更见推进。
  吴市长致词后是各界代表发言,有国民党市党部陶百川、市商会王晓籁、中华职业教育社江问渔代表个人或领导发表演说,表示热烈祝贺。
  最后由常务理事黄炎培致谢词。黄向各界来宾表示谢忱,并对浦东人提出四点自勉:要不断提高自己,要苦干实事,要团结起来,要努力前进。
  会议结束后是娱乐活动,有杂技、滑稽戏、话剧、丝竹、本滩、川剧、平剧表演,节目十分精彩。庆典直至晚上12时方告结束。
  浦东大厦的落成典礼极为隆重,其组织之严,规模之大,来宾之多,级别之高,在上海滩是空前的。
   
   
  人生下来,要取个吉利的名字。同样,新居落成之后,也得有个富有涵意的名称。浦东大厦建成后,内部共设5个厅、2个堂和8个室。这些厅、堂、室均有题额,题额有的是人名(或姓氏),有的是行业名,还有的是地名。之所以这样为厅堂命名,是为了兑现诺言,“落实政策”。
  在筹建浦东大厦之初,为了鼓励同乡捐款的积极性,同乡会理事会作了一些奖励性的规定:“凡捐10元以上者获赠纪念章,百元以上者题名,千元以上者悬像于壁,5000元以上者以其名命室,万元以上者以其名命堂,3万元以上者以其名命厅。”在募捐的过程中,确确实实许多人或单位出了大力,做出了很大贡献。因此,大厦建成之后,就以他们的名字作为厅、堂、室的题额。
  让我们先来拜读一下5个厅的题额。
  第一为杜厅——是以杜月笙的姓命名的。杜月笙是同乡会的主席理事,在捐集会所资金时,杜月笙带头捐出巨金,对此大家极为敬佩,一致同意把大厦中最大的一个厅命名为“杜厅”。在浦东乡音中,“杜”和“大”(du)发音相同,“杜厅”也是“大厅”之意,这是一语双关,十分巧妙。同时它还寓义希望浦东同乡会越来越壮大。
  第二为毅厅——是以张效良的字(张效良的字为“毅”)命名的。张效良是浦东籍的著名建筑商,是他首先倡导捐募,他还为大厦的筹建倾注了巨大的心血。“毅”在沪方言中与“贰”(ni)同音,故也有第二之意。
  第三为川沙厅——川沙地区的同乡积极捐献,共捐出2万多元;并且川沙旧时的建制也叫“厅”。这样命名,倒是一举两得,顺理成章。
  第四为水利厅——这个厅是团结合作的结果。募金初期,沈梦莲、穆藕初和陈子馨、潘志文领了三个堂队。后来,大家决定三堂并为一厅。起名时大家共同体察到,根据浦东的实际情况,“农之大本在水利”,故起此名。
  第五为光华人寿厅——光华火油公司捐资1万,华安人寿保险公司的同人也合募巨款,因此以两家公司的名称命名。
  然后来欣赏2个堂的题额。
  第一为轩辕堂——相传,轩辕皇帝是服装业的祖师爷。在20世纪30年代,浦东人金鸿翔开设的鸿翔公司是上海滩最负盛名的西服企业,金鸿翔和同行为大厦捐了巨金,故设此堂。
  第二为隽石堂——此堂是以南汇盛隽石先生的名字命名的。当时,浦东的概念比较宽泛,包括川沙、南汇、奉贤等地。南汇盛隽石先生向浦东同乡会捐赠良田百亩,价值1万,故设此堂。
  最后来领略8个室的题额。
  第一为同人会室——1905年浦东高桥人李平书先生倡立浦东同人会,后多次募金筹建会所,惜未能如愿。他们所有的捐金被并入浦东同乡会,为此设此堂,以资纪念。
  第二为船专室——浦东驳船业为建会所捐金5000元,并且在浦东同乡会中也附设有船业专门委员会,故特设此室。
  第三为电气室一一浦东电气公司为建会所增5000元,故以电气业命名,以资谢忱。
  第四为锡华室——张锡华先生曾率领一个募捐队集资,不幸早逝。后其后人完成了他的遗愿。设此室以资怀念。
  第五为琢章室——孙照明先生以其先父孙琢章先生的名义向同乡会捐金5000元,因此设此室。
  第六为恕再室——浦东著名实业家穆恕再(系穆藕初之兄长)捐资5000元,故此室以其名命之。
  第七为鸿生室——刘鸿生为沪上著名煤炭大王、火柴大王,他原籍浙江,在浦东大兴实业,成就辉煌。他向同乡会捐金5000元,因之特设此室。
  第八为顺铨室——杨顺铨先生曾率一募捐队,共募得6000元,因而题名奖励之。
  同时,浦东大厦厅、堂、室的题额也体现了浦东先贤们的大家风范和时代意识、前瞻意识。比如“船专室”“电气室”,这些很专业的题额,不仅显示了当时浦东在工业方面的发展成就,而且也表明了希望依托同乡会继续发展经济的意愿。又如“鸿生室”,它是以刘鸿生先生的名字命名的,浦东同乡会不因刘先生是“外地人”而将他拒之门外。无论是谁,只要对浦东的发展做出贡献,他们一概欢迎,体现了海纳百川的开阔胸怀。
(摘自《近代浦东散记》,作者:庄秀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