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同乡会对浦东的先期开发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9-28 ]
  上海开埠后,浦西一带,迅速发展成为繁华的“十里洋场”,进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而浦东的广阔地区,基本上保持其古老的农村面貌。百余年来,上海和浦东的有识之士,为开发浦东,坚持不懈。以李平书、黄炎培为代表的浦东同乡会,为早期浦东的开发,做了不少实际工作。
   
(一)
   
  开发浦东,这是同乡会的同人所深思熟虑的问题。《浦东旅沪同乡会宣言》中说,25年前,李平书成立浦东同人会时,同人们认为,黄浦江盈盈一水,迢迢百里之间,浦东人口何止百万之众。上海自通商设市,遂为世界上大都会。而地域广阔的浦东,也亟待开发。
  第一,就浦东的“地利”来说,“天然之美而不济以人工,则大利且变为大患”。浦东腹地,沟港纵横,渲蓄恒常。还有沿海塘工,伏秋雨季,稍一疏虞,往往可成巨患。诸如此类的重大事情,“浦东人不自谋,谁为我谋哉?”
  第二,就浦东之人才来说,浦东人文卓著。即近百年言,有功于国家、社会的大有人在。如南汇张文虎,为清季一方朴学大师。金山顾尚之,是著名数学家。南汇贾步纬,是天文学家。川沙杨斯盛“毁家兴学”,创建浦东中学。宝山李平书于辛亥革命上海起义时建有奇功。浦东有大批人从事水木工、缝纫工等,心灵手巧,卓著劳迹,为社会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第三,就浦东的物产来说,毛巾、袜子、花边产量不少。花边最盛时,仅川沙一隅,年产值在百万元以上。由于交通不发达,生产技术没有改进,对各业的发展极不利。沿海渔业生产为大宗,但在浦东,渔业已成弩末。奶牛由于没有良种交配,品种逐渐劣化。处于被淘汰的的危险之中。
  尤为严重的问题,是外国殖民势力对浦东的渗透。英、美、法等国在浦西江边建立租界后,即向浦东一侧抢占岸线,建立码头、仓库、工厂,至进入20世纪后,中国民族资本在浦东沿江,几已无插足之地,洋商通过各种手段,在浦东占有土地,已遍于沿浦。
   
   
  浦东同乡会所开展的工作,主要是着眼于本乡的建设事业。
  第一、开发浦东交通。同乡会把开发浦东交通列为第一要务。上海开埠后,在浦西地区火车、汽车、电车等现代化交通工具陆续发展,而未及于浦东。清宣统元年(1909年),李平书提议在浦东筹筑沪金铁路。计划中的这条铁路,由浦东杨家渡起,东抵川沙钦公塘,南经南汇、奉贤、至金山县境之白沙湾止。这条铁路由当时上海、川沙、南汇、奉贤、华亭(今松江)、金山等五县一厅的绅士共同发起。但当时由于资本不足,工程未能进行。1921年1月,黄炎培、张志鹤召集同乡顾兰洲、凌云洲、张竹坪、陆清泽等集议筹建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招股集资兴筑上川铁路。至1926年浦东庆宁寺至川沙一段,全线通车。之后又延长至南汇县祝桥,全长33.35公里。与此同时,同乡会常务理事穆藕初和穆湘瑶筹建浦东周家渡到南汇周浦镇的上南公路,后改为上南铁路,这条铁路于1925年建成。这两条铁路,成为浦东农村联结上海的纽带。
  第二、改进农村。清末叶,由于政府腐败,农田水利、乡学等被废止。民国后,教育发展于都市,但不普及于乡村。农村经济日趋凋敝,农民生活日益困苦。一些具有社会改良主义思想的人,认为要振兴中华,必须搞好农村。在20世纪20年代,全国出现成立农村改进会的热潮。1934年7月,浦东同乡会在浦东建立高桥农村改进会。不到2年,由于抗战开始,高桥农村改进会工作也就停止。1936年12月,又会同中华职业教育社发起组织“沪东南农村合作事业促进会”,在上南川各县设立分会。因翌年“八•一三”战事爆发而中止。1947年,又组成农业改进会,聘请农业专家、南汇蒋孝义为总干事,主持拟订农业改进计划,在川、南、奉、松等县设立分会。在上海的高桥、杨思筹建植棉试验场。同年7月,黄炎培和蒋孝义倡办新中国高级农业职业学校,校址设川沙暮紫桥养鸡场。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加紧白色恐怖,学校被迫停办。
  第三、兴修水利和海工。由浦东同乡会发起,在1929年疏浚了烂泥渡。同年下半年,又由于咸塘港新沟浜淤塞有碍卫生,又发起对之治理疏浚,许多同乡会员为此解囊捐助。长期担任理事会务的瞿绍伊,于抗日战争后,主治马家浜、都台浦(即曹家沟)开河疏浚工程。此二道河是横贯浦东全境的二大干河,一通东沟港,一通西沟港。二河的畅通,对浦东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沿线海塘,长期失修,隐患严重。1931年8月,沿海生特大潮灾,造成极大的危害。同年9月,浦东同乡会杜月笙、穆藕初、黄炎培、叶汉丞、江倬云及水利专家20余人,集议讨论护塘问题。穆藕初报告:“海塘危险万状,令人心悸,倘再遇前次之暴风大潮,势必全沪陆沉。”会议议决由杜月笙、穆藕初、杨清源等赴宝山、太仓方面塘工事务局,洽谈统一组织塘工委员会;又公推三人亲赴宝山、太仓、浏河、高桥、金山嘴等处各海塘实地调查险状;并由穆藕初每日定时处理有关护塘事务。同乡会许多同人,都输款修海塘。
  第四、广造舆论,改革不良风气。浦东同乡会经常以组织宣讲团等形式开展宣传工作。曾设通俗宣讲部,由会中有实际经验的同人,分赴浦东各处宣讲。宣讲内容有关于国内外形势,有各地考察报告,有介绍工农业生产技术,有改革旧式婚丧仪式、禁烟、拒赌,有劝募或征集,等等。也经常聘请社会名流演讲,杨杏佛、杜重远等均到浦东同乡会演说过。创办了《浦东》报、《新浦东》报,作为机关刊物。同乡会常举办同乐会、百乐大会、音乐会、乒乓表演会、武术表演会等文娱体育活动,寓教于乐。先后成立了国乐队、兵乓队、话剧团、旅行团、访问团、平剧队、国术队等。自1938年起到1942年11月止共举行了23次集团婚礼,由同乡会理事金鸿翔开设的鸿翔服装公司提供婚服,这对于社会上铺张靡费的旧式婚礼时尚,是切中时弊的改革。对于禁烟、拒赌更是不遗余力。
  第五、赈济和慈善事业。从清末到1949年全国解放,全国兵祸连连,民生凋敝。特别20世纪30年代,日本侵略者发动侵华战争。在八年抗战期间,全民族到了危亡关头。浦东同乡会在反对外敌入侵的同时,很大精力投入在赈济和慈善事业方面。主要有:1.兵灾救济。1932年初,日本侵略者进攻上海,爆发“一•二八”事变。2月4日,浦东同乡会发出关于救济本埠兵灾同乡的通告,告知在周浦镇和杨思镇设立难民收容所;并在周家渡、白莲泾、塘桥、老白渡、烂泥渡、洋泾等地设站发救灾来。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浦东同乡会组织战时救济团,遣送被难同乡回籍,设立难民收容所12处,截至1939年3月收容所结束,先后收容难民4186人。并特约生生医院为难民产科医院。该医院为川沙同乡留日妇产科专家瞿绍衡夫妇所开设。至1937年11月,共收孕产妇50人。由同乡会西医诊疗所各医士逐日到收容为难民诊治给药。2.水灾救济。1933年9月2日、18日,两次强台风,沿海受灾惨重,同乡会与崇、宝、启水灾筹赈会合组为江苏川、南、崇、宝、启水灾救济会,共募得银圆366563元,另加物资折合184000余元,分发上述各灾区。另川沙又在本邑募得22670元。3.接济清寒子弟接受教育及办儿童教养院。在经费甚为困难的情况下,在1944年到1946年间,资助104名清寒子弟助学金。1943年,在浦东龙华嘴创办浦东第一儿童教养院。同年接办川南儿童教养院,改称浦东第二儿童教养院,院址设川沙城内。
  第六,倡议设立“浦东特区”。当时的浦东有近百万人口。2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与浦西相比,浦东的经济、文化和交通均很滞后。其重要原因,是它由江苏省的宝山、上海、南汇、奉贤四县和川沙一厅分别治理,没有一个统一的行政区域,更没有一个较为统一的建设规划。为此,1925年2月,浦东同乡会的领导层“提议要求执政府改浦东为特区”。这一倡议是富有远见和创新精神的。
   
   
  浦东同乡会一贯坚持民主主义立场。同乡会的组织者和其骨干力量李平书、叶惠钧,是辛亥革命上海起义之役中显赫人物,与沈缦云被称为上海南市三大绅士。穆藕初是著名实业家和爱国者。黄炎培是一生追求进步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们对内反对国内腐败政治,对外反对外国入侵,在一些重大事件面前,表现出旗帜鲜明的立场。1925年当“五卅”惨案发生后,6月2日,同乡会即致电段祺瑞执政府,谓:本埠各校学生在南京路演讲。突被西捕拘禁,开枪伤毙数十人,惨毒无比,群情愤激,以致酿成罢课罢市之举。要求政府“严重交涉,以慰舆愤,而维国体”。8月11日,浦东同乡会发通报谓,东北义勇军苦战暴日,我同胞不能无以为助,“匈奴未灭,卜式输财;宗周将亡,数不恤纬”。同乡会正宜敌忾同仇,合力救国,集议共谋救济。14日,黄炎培、穆藕初、吕岳泉等浦东同乡会常务理事,一致议决募捐,救济东北义勇军。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中,许多进步人士得到浦东同乡会及其所属团体的掩护。
  浦东同乡会对浦东的开发工作,受着时代的局限而用改良主义的方法改造社会、改造地方,是不彻底的。又由于从清末到1949年解放,上海接连发生了许多重大变故,在这段时间中,全国性的政治事件接连在上海发生,又发生了许多战事和自然灾害。同乡会的许多事业,如开发交通、改进农工、增加生产,于个人生计、地方利源、国家税入皆获益无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