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南汇大地上升起的第一面革命红旗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5-17 ]
  1926年,南汇已有中国共产党的活动。1928年8月,中共南汇县委正式建立,周大根任县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于年底派在上海法学院读书的吴仲超、沈千祥(均于1928年6月入党)回家乡南汇。吴仲超在新场商店当店员,沈千祥在泥城任公立泥城小学校长兼私立崇文高级小学校长,在境内开展秘密革命活动。
  泥城是南汇东南沿海的小镇,俗称“泥城角”。附近海滩可以晒盐。这些海滩荡地,多数被当地大地主朱心田、张鸿生、顾福财、董岳松及松江、苏州的“育婴堂”所占。当地群众多数是崇明、通州(今南通)一带的穷苦农民,迫于生计,来这里垦荒。他们初来时,与地主契约订定每亩佃租800文,垦熟之后,地主随意加租,至1929年时,每亩佃租已增至7元。荡田土质不好,“十年九荒”,不宜种稻,以种棉为主,丰年每亩产籽棉70斤,荒年不过20斤。农民卖一担棉花只有11元,除去肥料、种子等工本,交佃租5~6元,所剩无几,一遇荒年,农民处境就非常艰难,农民为了活命,也去海滩晒盐。以晒盐为生的盐民又深受当地警察分局和盐霸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官府在横港设有泥城警察分局,在小泐港设立了盐廒(缉私营),豢养30多名盐警,独霸盐的收购和出售,低价向盐民收进,高价出售。农民和盐民私自卖盐,被盐警抓到后,轻则没收盐和工具,重则毐打一顿还要坐牢,农民、盐民对反动官府和地主盐霸切齿痛恨。
  1930年7月上旬,中共江苏省委派巡视员黄理文来南汇深入调研,并听取县委书记吴仲超的汇报。黄认为泥城地区群众基础最好,翌日,在吴仲超的陪同下到了泥城。当晚,在施家庙王效文家召开区委会,黄理文听取了县委委员沈千祥等人关于泥城地区党组织建设和农民、盐民运动等情况的汇报。第二天,吴仲超返回大团,黄理文继续在泥城农民、盐民中了解情况。在最后的一次党员大会上,黄理文对泥城的革命形势作了分析,他认为应该马上组织农民和盐民武装暴动。党员大会同意黄理文看法,并作出了三条决议:(1)由黄理文向省委汇报,得到省委指示后举事;(2)做好暴动的准备工作,设法搞武器弹药,做旗帜,拟标语等;(3)加强宣传,发动群众,扩大革命力量。姜文源、姜文奎、姜文光、宋根生、陈留泉等负责人分头下去发动群众,吴仲超送来2支三号驳壳枪,鞠耐秋(奶名鞠富卿,后加入共产党)将其父鞠树道(地主)的驳壳枪和10发子弹偷出来交给姜文奎,胡松桃(积极分子)向彭镇阮老度借到1支六寸手枪,待命举事。
  黄理文从泥城返冋上海,向江苏省委作了汇报。省委根据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李立三“要与敌人面对面斗争”的指示,认为泥城党的力量较强,群众基础很好,决定在泥城发动武装暴动,成立泥城苏维埃政府和工农红军。黄理文于8月7日又来到泥城,当晚召开区委扩大会议,到会的有20多人。黄理文传达省委在泥城发动农民暴动的决定,提出在第二天晚上开始暴动。沈千祥等提出事关重大,未经县委讨论,要等吴仲超来研究确定举事日期,遭到黄理文的拒绝。
  1930年8月9日(农历六月十五日)晚九时许,在朱木春楼房前面的海滩上已聚集了近千人,由沈千祥向群众作了简短的动员,黄理文以省委巡视员的身份向群众讲话。暴动群众组成两个大队,由宋根生、顾亚光分别担任两个大队的负责人。宋、顾、姜文奎等人使用短枪,其余人均手持大刀、扁担、镰刀、铁鎝等,暴动队伍在沈千祥率领下,按计划向小泐港盐廒(距集合地5里路)进军。小泐港盐廒有二三十间房子,三面环河,一面竹篱墙,只有一桥可通。暴动队伍奋勇地冲过桥,占领了盐廒,驻守盐廒的30多名警察携枪翻越竹篱墙逃走,只缴获两箱子弹和未来得及带走的皮包(内有衣服和钱)等物,暴动队伍烧毁盐廒。接着,进军大地主、恶霸叶冬生家(盐廒北边),叶一家逃走。考虑到靠近叶家的群众房舍安全,所以没有放火烧房,仅分掉叶家衣服、布匹等物。时已后半夜,沈千祥、黄理文率领暴动群众奔袭横港的泥城警察分局距(距叶冬生家14里路)。该局有一正房和两厢房,围墙高,大门牢固。暴动队伍到达时,敌人并无准备,宋根生、顾亚光、姜文奎等人越墙而入,接着,暴动群众破门而入,激战了半个小时,打死敌人7名,俘敌1名,余敌仓皇逃走,缴获长短枪10余支,银元与纸币600多元。接着进军横港大地主朱心田家。朱家人已逃走,抓到一名帐房先生,搜出朱家埋藏的3支短枪。同时将从朱家查抄出来的钱、衣服、粮等物分给群众,烧了地主的田契、借据、帐册。10日上午召集群众大会,升起红旗,这是南汇大地上升起的第一面革命红旗。宣布成立苏维埃临时政府,成立工农红军第二十二军第-师,并以苏维埃临时政府和红军司令部名义通知下午1时召开苏维埃会议,同时贴出许多红色布告。中午时分,抓到敌探1名,经审问得知敌人已在派兵镇压,驻周浦镇的警备二师的两个团正在扑来。暴动指挥部据此立即决定:将原定下午召开的会议推迟,立即疏散群众,留下骨干和积极分子共100多人,于下午3时许从朱心田家撤到海边。黄理文亦于下午由黄岳庆护送冋沪。黄动身时向沈千祥交待:(1)队伍不能解散,等省委指示;(2)12日派人去鲁家汇的一个尼姑庵里听取省委指示。
  10日傍晚,敌人尚未到泥城,沈千祥率队攻打外三灶保卫团,保卫团早已逃走。接着,去攻打万祥保卫团,敌人也已逃走。午夜后,暴动队伍从海边向奉贤地区转移,11日,在偷鸭泐(现奉贤县平安乡)外边小鸡窝张老虎和陆杏林家里宿营。12日晚,队伍向西转移到奉城外边的老白露宿营,天亮后即派顾福先去鲁家汇尼姑庵与上级联系,一直到傍晚,也未见省委来人,即返回报告。这时敌人已实行戒严,暴动队伍活动很困难,因此决定将无武器的人分散隐蔽,留下有武器的20多人向东转移,在海滩芦苇丛中,昼伏夜出,一直坚持到14日,仍然得不到省委的指示。当夜,沈千祥带几个人到大团镇向吴仲超报告,经过研究,决定将暴动队伍暂时分散隐蔽,把武器埋藏起来。沈千祥、姜文奎、宋根生等领导人分头赴上海,找到省委,省委即派沈千祥到浦南任松金县委负责人,对其他骨干人员作了安排。
  泥城暴动虽被敌人镇压下去,但它在南汇这块土地上第一次升起革命红旗。泥城暴动的红旗现存南京博物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