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浦东鲁班》- 造申城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2-02-22 ]
 

                           第二章    浦东鲁班  营造申城

 

鲁班的故事在浦东老百姓中广为流传。鲁班的人格魅力一直是浦东人民津津乐道的话题。浦东的工界人士更是以鲁班为楷模,以鲁班为祖师,在近代上海的建筑史上干出了极为风光的事业。浦东的营造业者有良好的声誉,良好的业绩,被称为浦东的鲁班。他们学鲁班,做鲁班,干出了一番令后世敬仰的宏伟业绩。

    历史上,浦东一直是十分讲究传统道德的地方,平民百姓知书达理,诚实谦和,孔孟之风尤盛,水木作手艺人格外崇尚鲁班先师。鲁班先师孝敬父母,敬仰贤人,爱护乡里,兴学修善的高尚品行,善动脑筋,创新发明,革新技艺,刻苦认真,精益求精的创造精神,始终激励着浦东的工匠们。他们在鲁班先师的思想恩泽下,取得了十分显赫的成功。带领浦东的工匠,在上海滩赢得辉煌的头面人物当属被誉为“工界伟人”的杨斯盛先生。

 

第一节  工界伟人杨斯盛

 

公元1880年(清光绪六年),上海创办了第一家营造厂——杨瑞泰营造厂,成为上海近代建筑史上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营造厂用今天的话来表达就是工程公司。创办这家现代意义上的企业的是浦东人杨斯盛。

(一) 靠一只母鸡闯上海

 

杨斯盛先生生于1852年(清咸丰元年),字锦春,小名阿毛,今浦东新区蔡路镇青墩村人。杨斯盛父母早逝,家境贫寒,“无一石之储,一瓦之覆”,靠心地善良的婶娘抚养长大。那时的浦东十分贫穷,乡下人更是少有活路,饥饿的日子逼着杨斯盛想法子离开农村,到城市去谋生。当时,浦东的母鸡很有名,浦东农户饲养家鸡很普遍,是少有的经济来源之一。那时,最好的母鸡是“九斤黄”,能卖个好价钱。眼看活不下去了,杨斯盛13岁那年,好心的婶娘把一只浦东老母鸡给了他,让他变卖后充当盘缠,到上海谋生。几经转折,杨斯盛终于来到上海,由他在沪打工的哥哥介绍进建筑工地做泥水工,开始了他的建筑生涯。杨斯盛后来回忆这一段经历时感叹道:“年13,到上海,浮沉有余年,执役良苦,终无以自赠。”他虽然“以工自给,然颖敏有巧思,为侪辈所重。”

杨斯盛靠一只母鸡开始了在上海滩的闯荡生涯。

             

(二) 靠一只灶头闯江湖

 

杨斯盛头脑灵活,吃苦耐劳,渐渐学得一手好生活。年纪稍大以后,为揽活计,他时常到虹口一家茶馆店喝茶。天长日久,他和茶馆店的老板混熟了。有一天,茶馆店里的老虎灶坏了,店老板请他帮忙砌一只新的灶头。杨斯盛对自己说机会来了。他二话没说,撸起袖子干了起来,不消半天,新的灶头砌好了。由于他手艺高超,砌出的灶头式样好、发火旺,老板赞不绝口,逢人就夸奖。这家茶馆店隔壁有位在海关当厨师的邻居,闻知杨斯盛砌灶头的事,便邀他去海关帮忙砌灶头。海关的灶头原先一直火不旺,新灶头砌完后,洋人见杨斯盛手艺好,就把他留在海关负责修房子。时间久了,大家相处熟了,有时他也到外国人的住所帮忙修缮,交了不少朋友。经过10多年的刻苦用心,他不但熟悉了西方近代建筑技术,同时还学会了英语。靠着他的诚实、守信、廉洁,他结识了一批外国朋友,特别与英商公平洋行大班阿摩尔思最为密切。

杨斯盛与英商阿摹尔思结下深厚友谊,一直到他逝世,其中有一侧离奇的故事。据传,有一天,杨斯盛去海关上班,途经现金陵东路外滩时,发现路边电线杆旁有一只精致的皮夹子。他捡起来一看,里边有大量银票、外币,还有几张大额经济凭证。他想,丢失这笔巨大钱财的失主肯定急坏了。他小心翼翼地将皮夹放好,站在原地等待失主,但直到天黑也不见有人前来寻找。第二天,他又等了一整天,还是无人来领。第三天,他终于等到了失主阿摹尔思。失主本来是完全绝望了,认为世上不可能有这样诚实的人。当他拿到失而复得的巨款时,激动得双手紧紧握住先生的手说:“先生,您是我梦中的上帝,您是我有生以来遇见的第一位最诚实的人,最好的中国人。”但杨斯盛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继续为公平洋行到无锡、南京砌丝灶头。当时,生丝是外国人在中国购买的主要物资之一,需求量很大,丝厂建造亦多。丝灶头是十分关键的设备,技术性很高。杨斯盛与英商建立了互信的关系。杨斯盛在阿摩尔思的扶持下,1880年,办起了上海近代建筑史上第一个工程承包企业——杨瑞泰营造厂。

杨斯盛靠一只灶头闯荡江湖,开办了上海第一家营造厂。

 

(三)靠一片诚信闯天下

 

时光荏苒,不觉杨斯盛建厂已10周年。1890年,清政府上海道台聂缉和江海关斐务司禀准垂建江海关关署(今上海海关前身),由英国建筑师设计,招募施工人员。然而,该工程设计款式新颖,工程结构十分复杂,没有人敢承包此项目。更难的是,当时勘定的关址距黄浦江很近,加上土质松软,地下水位高,众多营造厂商望而却步。有了一定实力和基础的杨斯盛雄心勃勃,不但敢于签约,还非常有胆识地和德、意两家外商抗衡争标。杨斯盛向厂内族亲和工友们说:“代表中国主权的海关岂能让外国人造?如此,实在脸上无光。我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和外国人争个高低。”杨斯盛向先已中标的意商皮特尔挑战。当得知这位趾高气扬的洋商因地下水不断上涨而无法打桩,致使工程停顿一筹莫展时,杨斯盛却显得镇定自若。无奈之下,意商只好同意由杨斯盛接标,继续施工。杨斯盛进场后,每日亲自督率工匠,刻意求精,对施工质量一丝不苟。在建造过程中,他连每块砖头都要敲击听声,判断质量,质量稍次的即弃之不用。有一次,一位工匠在砌砖头扶梯墙时,违反了反复强调的质量要求,砌成空心墙,被杨斯盛发现。他坚持推倒重砌,并以此例教育大家:质量就是生命。经过大家的齐心奋战,海关大楼终于在1893年圆满完工,以优质如期完成了任务。海关大楼被公认为标志性工程挺立在黄浦江畔,同行齐声赞誉,外国人为之折服。

新建成的海关新楼很气派。大楼共三层,第一层为总写字间,可容数百人办公,三面高大的柜台围着20多张写字桌,进出口货物在此报税。二楼为税务司,系参赞等官员的豪华办公用房。三楼为办理册籍处。沿螺旋形盘梯而上为钟楼。大钟由伦敦制造,每礼拜开一次发条。清脆宏亮的钟声按时回响在黄浦江畔,老百姓亲热地称呼它为大自鸣钟。大楼各处玻璃均装上百叶窗。大楼建有蒸汽锅炉房,用铁管将热气通达上下诸空间,使天寒时满室温暖。大楼的一切内部设施的豪华和先进,为当时上海之最。大楼门前用铁栅栏围绕,广场开阔,数辆马车能并驰。大门两旁为石阶梯,石阶梯两侧安放中国式石狮,显得高贵、庄重、气势雄伟。

海关大楼的建成使浦东营造业在上海滩站稳脚跟。浦东的鲁班弟子们声誉卓著。一片诚信的杨斯盛成了上海建筑界举足轻重的巨擘而蜚声沪上,业务日盛,家境渐富。

         

(四)靠一颗真心帮同行

 

海关大楼圆满完工之后,杨斯盛协助另一个浦东营造商,高桥人王松云纠正正在建造中的汇中饭店南楼(今和平饭店)的地基倾斜技术问题,被同行传为佳话,同时也是杨斯盛一生的重大转折点。

同行王松云经营的王发记营造厂承建汇中饭店南楼。该楼是上海首幢安装电梯的砖木结构大楼,建筑难度大、质量要求高,建方提出要“王发记”请人作保。杨斯盛闻知后,毫不犹豫,欣然接受了同行请求,由他具名作保。在工程上到四层时,出现墙面倾斜,“王发记”顿时慌了手脚。杨斯盛得知消息后,迅速赶至现场。他一面封锁现场,要求大家镇静,不要慌张,一面迅速积极采取技术措施,纠正偏差。由于他指挥得当,处置得力,保证了工程的质量和进度,受到同行敬仰。

英国商号爱尔德洋行为此专程慕名前来诚聘杨斯盛担任该行打样间负责人,主管审核建筑图纸,代表洋行发包工程项目,结算工程款项,负责部分地产管理。杨斯盛的业务大增,收入巨增, 成为沪上巨富。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但杨斯盛反其道而行之。他处处实践鲁班的人文思想,关爱同行,他在建筑业上的成功,带动了一大批浦东的营造业者,使浦东成了建筑之乡。经他直接带教而成名的有顾兰洲(后开办顾兰记营造厂)、赵增涛(后开办赵新记营造厂)、李贵全(后开办李顺记营造厂)、张来堂(后开办张兰记营造厂)以及创新、新泰、新升记等不下数十家营造厂,形成了当时上海建筑市场的本帮集团。据史料记述:“(上世纪)30年代初,浦东在上海的建筑工人有15000人。”黄炎培编纂的民国《川沙县志》称:“川邑工业,水木两工,就业上海在建筑界卓著信誉。”充分表明浦东“建筑之乡”由来已久。抗日战争前,仅浦东人开办的“陶桂记营造厂”就承建了美国领事馆、永安公司新大楼(现名七重天)、美琪和沪光等电影院、龙华飞机场。浦东高桥人陶桂松开的“周瑞记营造厂”、谢秉衡与人合股的“裕昌泰营造厂”,他们承建的工程有:苏联驻沪领事馆、杨树浦发电厂、先施公司、杨子保险公司、市电话公司、市邮政局、浦东同乡会大楼、浦东英美烟草公司、上海煤气厂、怡和纱厂、怡和啤酒厂、敬业中学、真如国防无线电台、苏州河上外白渡桥等多处桥梁,以及黄浦江两岸的不少码头、仓栈,租界中成批石库门房组成的里弄街坊。这些大大小小的建筑都是在他们手中矗立起来的,浦东人的一把泥刀为上海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直至今日,上海建筑工人中浦东人还占着相当比例,“浦东泥刀”的美称,闻名全国。

杨斯盛不但在用料上精打细算,还敢于创新,改革工艺,体现了鲁班的技术创新精神。

杨斯盛承建了杨树浦发电厂等大型工程和南京西路王家沙附近的一批住宅。在住宅建造中,杨斯盛力求节约、美观,又经久耐用。他见市场上有大批进口玻璃,因尺寸小而销售呆滞,就将它廉价买进。使用时,玻璃四周镶上木框,全数派上用场,降低了成本。杨斯盛还善于吸收新经验,采用新材料。他首创用塞门德土(水泥),配以钢筋为骨架的新工艺修造浦东严家桥,成为我国建桥工艺的先例。

 

(五)靠一颗善心献社会

 

杨斯盛是一位热心公益事业的建筑家和社会慈善家,“盖先生遇公益事,益醉心若狂”。他有一颗超级善良的心。他的善举,充分体现了鲁班精神。杨斯盛,一个浦东人,一个浦东的鲁班。

1894年起,杨斯盛主持修建了上海鲁班殿,从筹款、施工到收支帐目,一手经理。他捐资创建上海医院,即今市第二医院。他出资改造浦东六里桥。他捐资辟建洋泾至陆家渡弹街路,即今沈家弄路,计10余里。他出资修筑黄家渡路及南码头至艾家坟石路,即今斯盛路,计2800余丈。1904年,他又在上海公共租界梅白克路,即今新昌路,出资创建广明小学、广明师范讲习所。

1905年,他出资白银10万两,于浦东六里桥购地64亩,兴建浦东中学,并逐步增至30多万两白银,占其家产总值的2/3。浦东中学是浦东地区的第一所中学。浦东中学创办后的20年中,为国家造就了大批优秀人才,“左联”五烈士中的胡也频、殷夫,革命烈士邓拔奇、陈培仁等,都是浦东中学的学生。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张闻天1914~1916年就读于浦东中学。著名历史学家范文谰、会计学家潘序伦、著名经济学家钱昌照、物理学家王淦昌、历史学家罗尔纲、文学家闻一多、导演谢晋等,先后在浦东中学毕业或肄业。杨斯盛被社会各界誉为“毁家兴学”,被胡适誉为“中国第一伟人”。

除此之外,他还在宗祠设立私塾,招收贫穷子弟,捐助川沙至元堂经费。1905年,川沙滨海遇大风潮,“淹死居民无数”。杨斯盛闻知,即倡议同业捐款赈济灾民,修筑海塘。自己带头捐银3000元。江浙欲拟借外债筑路,两省有识之士群起抗争。杨斯盛召集建筑界同业,邀请名人演说,自己也不顾喘疾,当场登台讲话,号召国人自力筑路,抵制外侮。说到激奋处,哮喘愈急,力不能支,就坐着说,并自己“斥万金购路股,遍劝同业骤得数万股”。浦东地区一些土地占有者,在重利诱惑下,“争以地售于洋商,致沿浦江洋栈林立,渐入内地”。有识之士商议筑路为界,限制洋商深入。地方当局却借此名义增收摆渡捐,激起民愤。杨斯盛得悉后,出面“议止渡捐”,决定由自己和同业自建,费近万金,不取乡民一`文。大量的公益事业,几乎耗尽了杨斯盛的所有资财。

光绪末年,黄炎培、顾冰畦、张伯初等进步青年参加同盟会,宣传民主思想,被南汇县知县捉进监狱。杨斯盛化500银元上下打点,并请美国牧师步惠廉出面担保,将黄炎培等营救出狱,并资助其东渡日本,躲避清廷追捕。后来,黄炎培回国,有人向清政府告发。杨斯盛挺身而出,以身家担保,才使控案得以注销。对这段往事,黄炎培在给浦东中学的信中说:“先生为了爱护青年,不惜自己负起这么重大的责任,这样极度的热情、高义,结合先生坚决拒绝清政府对他的褒奖,先生思想进步,在当时社会上还找得到第二个人吗?”

1908430,杨斯盛先生逝世,年仅57岁。67,杨斯盛先生追悼会在三马路宝安里召开,建筑界、教育界和其他社会人士200余人参加,黄炎培等人在会上发表演说,“满座为之倾恸”。

1911年,杨斯盛先生去世后的第三年,清政府对其褒奖的规格超过了山东武训,授以“花翎运同衔、盐运使衔”,赐四品官及“皇封誥命”匾额,还宣付史馆立传,后列入《清史稿》。辛亥革命后,黎元洪、袁世凯也分别以所谓大总统名义批款1000银元,为杨斯盛铸造铜像,“以垂不朽,报功崇德”。

杨斯盛,一位浦东人,一位浦东营造商,一位浦东的鲁班弟子,受到后世的敬仰。

 

   第二节   和平饭店(南楼)和王松云

 

美丽的外滩,典雅的和平饭店以南京路为界分为南北两楼。文艺复兴风格的南楼以前称汇中饭店。一百年前建造汇中饭店的是另一位浦东的鲁班弟子王松云。

 

(一)为人忠厚   深得老板赏识

 

王松云和杨斯盛一样,也是鲁班的忠实弟子,他的成功归功于忠厚在先,做人在先。1857年,王松云先生出生于浦东高桥镇费陆家宅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字誌庆,小名毛毛。王松云幼年读过几年私塾,长大后跟随父亲学习水作和木作。他聪明好学,为人忠厚,20岁那年,进上海山海关路一家营造厂做“挡手”师傅,类似于工地负责人。王松云泥工娴熟,手艺精巧,粉刷墙壁时不仅速度快,而且平整省料,均匀光洁,灰浆点滴不落地,深得厂主先生的信任。由于为人忠厚,手艺又好,王松云跟随先生经营建筑工程,逐渐主管业务,在沪早期营造业中,渐渐享有声誉。王松云小名“毛毛”,先生是宁波人,他们在一起干活,王松云被戏称为“宁波毛毛”。光绪年间,赵老板病逝,其子尚幼,尚无处事能力。赵老板的妻子便把营造厂的业务托付王松云掌管。王松云不负重托,悉心经营,工厂日益发展。赵老板的儿子长大成人后,对王松云十分尊重,跟随王松云学习业务,合作经营仁泰营造厂。由于王松云为人忠厚,深得业主信赖。

 

(二)危急之际  杨斯盛鼎力相助

 

浦东人王松云在建造汇中饭店时发生地基倾斜的险情,是杨斯盛全力帮他渡过难关。

1906年,王松云自己经营的“王发记营造厂”承建汇中饭店南楼,楼高六层,为当年上海之最,也是最早引进电梯设备的大楼。由于是上海首幢安装电梯的砖木结构大楼,建筑难度大、质量要求高,投资方提出要“王发记”请人作保。杨斯盛闻知消息后毫不犹豫,欣然接受了同行请求,由他具名作保。工程上到四层时,出现墙面倾斜险情,王松云顿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杨斯盛得到消息后,火悉速赶到工地。他一面封锁现场,要求大家镇静,不要慌张,一面迅速积极采取技术措施,纠正偏差,确保工程质量和进度。由于杨斯盛临危不乱,措施得当,王松云积极配合,努力实施,终于克服了困难,保证了工程的质量和进度。险情克服之后,杨斯盛愈发受到同行的敬仰。英商爱尔德洋行得知这件事情以后,专程慕名前去诚聘杨斯盛任该行打样间(即设计室)负责人,主管审核建筑图纸,代表该洋行发包工程项目,结算工程款项,负责部分地产管理。两个浦东人的团结奋斗的故事被业界传为佳话。这是鲁班精神在两个浦东人身上的闪耀。鲁班先师的仁爱的精神在两个浦东营造商的团结一致渡难关的故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王松云与杨斯盛相交深厚。清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杨斯盛设“杨瑞记营造厂”,王松云投资入股。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杨斯盛筹建水木业公所,王松云紧随其后,捐资500银元。碑刻《水木工业公所记》中记载创建者姓名,王松云名列杨斯盛之后,为第二人。

“王发记营造厂”在租界造了不少洋人的房子,最著名的当属“爱俪园”即哈同花园。园中有楼80座,阁8座,亭台12所,池沼8处,小榭4个,隐约巍峨,视若仙境。王松云出色的泥工技术,在这中西合璧的建筑中充分表现。淮海中路四明公寓等现代住宅,也是王松云所承建。

清末,王松云作为能工巧匠享誉江南,奉召进京修缮皇宫。因技艺出众,领赏故宫藏宝唐寅与郑板桥书画各一幅,弥足珍贵。只可惜“文革”中难逃浩劫,被红卫兵抄没,至今下落不明。

 

(三)事业有成  不忘公益事业

 

王松云先生牢记鲁班先师的古训,发迹后不忘地方公益事业,先后投入大量资金,造福乡里,惠及一方。

他出资建造浦东第一条公路——大同公路,把原先的烂泥路铺成弹街路(即石子路面),从高桥汽车码头通到黄浦江边的轮渡站——天灯口。

他在界浜(即高桥港)与黄浦江交汇处的轮渡码头,俗称老船码头,出资盖建一座凉棚,遮风避雨,供过客歇息,方便四乡民众往来。

1900年,王松云屋后界浜上的一座石桥,年久失修,原木制护栏腐朽,险象环生。王松云出资500银元,将木栏杆改制为铁栏杆,以保行人通行安全。此桥当时名为“三祝桥”,祝“国泰、民安、丰收”。石桥桥側刻有“三祝桥”字样,桥北有“公泰”典当行,附近百姓习惯称之为“典当桥”,“文革”中更名为“胜利桥”。王松云还在东街建造土地庙,镇南修建关帝庙,供信徒敬香。

王松云住宅“树德堂”现已被浦东新区列为古建筑保护单位。

修桥补路一贯是浦东人的美德。中华的优秀传统在这位浦东鲁班弟子身上得到传承。

 

(四)说不尽的汇中饭店

 

王松云的最优秀最瞩目的杰作——汇中饭店,即今和平饭店南楼,至今仍静静地矗立在外滩黄浦江边的南京东路口,展现着无限的风姿和卓越。

汇中饭店始建于1906年,由英国香港上海饭店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经营。该楼主体建筑高6层,坐南朝北,建筑的主体结构为砖木结构,部分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是上海最早安装电梯的多层建筑之一。大楼面向南京路的入口门厅内设有宽阔的木制楼梯,扶手栏杆雕工精细。底层东侧有可容纳300席的大餐厅,厅内四壁有柚木护壁,平顶装饰石膏花纹。外墙底层石砌,各层镶白色面砖,楼层间和最上两层窗间墙上有红砖饰带,部分窗口上沿有三角形或弧形楣饰,外貌具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屋顶上原有花园,面临黄浦江外滩的一边有两座巴洛克风格的亭子,现已不存。

饭店装潢考究,设施齐全。底层前半部设茶座、大酒吧间、大餐厅、乐台及经理室,后半部为西餐厅、厨房、冷藏室。一楼为写字间、衣帽间、外籍职工住宿间。二楼至四楼为客房。五楼北部为书报室,南部为客房。六楼为华籍职工住宿间等。太平洋战争后被日冦占领,抗日胜利后复业。1947年产权被出售给华商大庆公司。1952年歇业,19658月又复业饭店,改称“和平饭店(南楼)”。

物是人非。这位一辈子遵奉鲁班先师教诲的王松云1939年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离开人世,享年82岁。

 

第三节  从营造业向房产业拓展的顾兰洲

 

顾兰洲先生是由杨斯盛一手栽培起来的另一位有成就,有爱心的鲁班弟子。上海早期水木业重要人物顾兰洲在杨斯盛手下做过“挡手师傅”,深得杨斯盛器重和栽培。杨斯盛一生遵循鲁班先师的教诲,诚实为人,敬业为本,行善为世,他的处事之道影响了一大批浦东营造业者,其中就有处处以杨斯盛为榜样的顾兰洲先生。

 

(一)建造先施公司,轰动上海滩

 

顾兰洲先生的原名是家曾(1853~1938年),号兰洲,浦东新区合庆镇建光村人。顾兰洲少时家贫,没钱读书。他11岁那年,迫于生计,从乡下到上海学习木匠,满师后在上海至天津的海轮上当木工。由于他手艺高超,后来到余洪记营造厂当木工工头。之后,进入上海近代建筑业的创始人杨斯盛开设的杨瑞泰营造厂。他工作认真,勤奋好学,和杨斯盛又是同乡,深得先生器重和栽培,成为营造厂木工的大工头,俗称“挡手”师傅,参加海关大楼二期等工程的建设。顾兰洲稍有积蓄之后,结识了英商马海、沙逊等洋行的一些建筑设计师和房地产商,为他自立门户创造了条件。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他独资创办顾兰记营造厂,由此起家,转营房地产,渐成巨富。

顾兰洲师从杨斯盛,受到鲁班精神的良好熏陶,养成了勤奋好学、办事严谨、待人谦虚、对工程极端负责的精神,在同业和客户中有着良好的信誉。从更深的层面上看,这也是鲁班先师教诲的传承。创办企业之后,他先后承建了外滩英国领事馆、南京英国大使馆、上海太古洋行、先施公司等多项重大工程。中华民国建立后,孙中山临时大总统为感谢海外华侨在辛亥革命期间对中国革命的无私援助,帮助华侨资本进入中国内地,发展中国的民族工商业。1914年,香港先施公司决定进入上海,选址在南京路浙江路口,(即今南京东路648~650号的上海时装公司),建造先施公司大楼。该大楼由英商德和洋行设计,顾兰记营造厂承建,当年破土动工,191710月建成开业。

先施公司大楼占地7300多平方米,为七层钢筋水泥建筑。一至四楼为商场,经营世界各地的百货。五楼为办公用房。六、七两层设先施游乐场,有滑稽、滩簧、歌舞、京剧、话剧、魔术等演出,还放映电影。屋顶建造成以娱乐业为主的屋顶花园。大楼安装有刚刚引入上海的室内供暖系统,成为当时上海最时尚的第一家综合性的环球百货公司。先施公司的开业,轰动了当时的上海滩。人们谈起先施公司,往往会讲到这座大楼的营造商,这为顾兰记营造厂做了大量免费的广告,提高了知名度。当时南京路上被称为“四大公司”`的永安、新新、大新等三家公司,分别在1918年、1926年、1936年先后建成开业,先施公司堪称“老大”。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杨斯盛为加强上海营造业界的联合和团结,发起组织上海水木业公所,顾兰洲积极响应,玉成其事,捐资重修鲁班殿,作为上海水木业公所的议事机关。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杨斯盛被推为上海水木业公所领袖董事,顾兰洲被推为领袖副董事。

(二)摸准市场,开发房产

顾兰洲从事营造业,积累了雄厚的资本。他在实际中发现上海成为开放口岸后,人口陡增,房地产业生意十分兴隆,房地产商赚钱比营造商更多更快。通过市场调查,顾兰洲发现适合经济宽余的市民、小商人、商店高级职员、公教人员、洋行职员等居住的房屋紧缺,市场销售看好。上海人口密集,土地紧缺,房价一路攀升,销路受到影响。善动脑筋的顾兰洲决定开发新产品。他舍弃了上海传统的老式平房和楼房的样式,开发出具有上海特色的石库门房子。这种房屋造价相对较低,很适合中等收入家庭居住,所以特别热销,一上市就成为抢手货。

传统的石库门房子的门框通常是砖石结构,大门是一整块可移动的大石板,作用是防火和防盗。上海的新式石库门有所改进,花岗石的门框内安装两扇乌漆大门,大门上还配有铜环或铁环一对。大门内是天井,正中是客堂,两边是左右厢房,客堂后面是楼梯,楼梯后面是灶间。客堂上面是前楼,亭子间上面通常还有晒台。这种房屋一般没有卫生设备。成排的石库门房屋聚合在一起,形成弄堂,大都以“里”、“坊”等冠名。石库门房子用地省、造价低,几百幢联片开发。顾兰洲抓准了石库门房子的热销商机,利用积累的资金和技术,抓住从购地到房屋建成、出售,出租的种种环节,以他的良好信誉,适时由营造业向房产业拓展。经过不懈努力,他先后在上海虹口、杨浦、南市等地滚动开发建造石库门住宅,共计有2000幢左右。他还在北京、天津、南京等地区购地开发房产,成为上海著名的房产商。

 

(三)仿效杨斯盛,阖家兴学

 

由于家贫,幼年失学,是顾兰洲的终身憾事。他的夫人出身贫寒,无钱读书,也是文盲。对文化的渴求,成为顾兰洲夫妇的共同愿望。事业有成后,夫妇两人常谈及不识字之苦,立志兴学,要让后辈有读书的机会。同是浦东人的黄炎培主张的教育救国和杨斯盛的“毁家兴学”,对顾兰洲的影响尤为深刻。他努力仿效杨斯盛,发扬鲁班精神,出资家乡的文化建设事业,使小孩有书读。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顾兰洲与杨斯盛共同捐资在蔡路乡青墩合办明新小学。1907年,杨斯盛捐建的浦东中学建成开学,明新小学经扩建后更名为私立浦东中学附属第二初等小学,即今青墩小学。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上海水木业同业公所开办专为泥水木工子弟免费入学的通惠小学,相当于职工子弟小学,顾兰洲捐资5000元。

清宣统三年(1911年),他在家乡蔡路杨家洪创办丛兰初级小学。民国六年(1917年),黄炎培与蔡元培、马良、严修、梁启超等48人发起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顾兰洲是发起人之一。他慷慨解囊,捐资建造中华职业教育社大楼,即今雁荡路80号大楼。

1910年,顾兰洲夫人黄氏临终前立下遗嘱,将其全部私蓄6万元作为兴办一所女子学校的基金。顾兰洲遵照夫人的遗嘱,决定创办私立懿光女校,由其子顾伯威操办。顾伯威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他的办学思想比较新潮,他将小营房西首顾氏住宅东侧的10亩桑园辟作学校用地,建造教学用房3幢,计平房40余间。学校除教室和教师办公室外,还有钟楼、乒乓室、图书室、物理化学仪器室、昆虫小动物标本陈列室,以及宽畅的操场,为学生接触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创造条件。学校自建发电间,供全校照明,装置自流井抽取地下水,供宿舍、浴室、食堂、开水灶之用。这些设施是当时许多初级中学也不完全具备的,在浦东小学校中可称首屈一指。

更为难得的是,懿光女校为大龄女青年和附近学生着想,学制六年,初小四年,高小二年,入学年龄放宽到25周岁以内,婚否不限,这在当时的小学中是绝无仅有的。80%的学生可以住读,学校周围的可走读。学校课程设置按县立学校规定的文化课外,还另设缝纫及舞蹈等专业课。顾伯威还用比当时公立学校高50%左右的薪金,聘请大学毕业生和师范毕业生来校担任教职。由于学校设施一流、师资一流,因而吸引了外地和本地许多女子入学,最多时学生人数近400名。受到江苏省教育厅嘉奖。

 

(四)热心公益,修桥筑路

 

捐资造桥筑路,是浦东民间的优良传统,也是鲁班精神在浦东的代代相传的民风。顾兰洲发家后,继承浦东先贤的优良传统,捐资造桥筑路,方便民众生活,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1910年,黄炎培邀集顾兰洲等浦东同乡,发起集股修筑上川铁路,工程暂定股金50万元,顾兰洲带头认股总数的1/4。第一期每股先缴股金的4/10,为20万元。募股期间适逢上海股票市场大跌价,不少认股人拖延缴款。由于股金收缴不足,工程难以如期开工。经黄炎培的商请,顾兰洲在一次缴足股金外,还慨然垫付缴款不足部分的股金,使上川铁路得以顺利开工。顾兰洲的慷慨之举为工程的如期完工创造了条件。

1914年,顾兰洲与人共同捐建的川沙东门水门町(水泥)桥建成。以水门町造桥,在川沙地区尚属首创。

据民国《川沙县志》记载,顾兰洲曾先后独资捐造桥梁4座,合资捐造桥梁2座。为方便懿光女子学校师生出入,他出资铺筑了从钦公塘小营房向西至校门口长约1公里的石板路,总共耗资银圆7430元。

1938年,顾兰洲先生病逝,享年85岁。1947年,上海营造界举行先贤入祠仪式时,赞誉他“禀性亢爽,处事坚毅,重然诺,勇负责”,“卒一生之敬力,贡献于营造界,诚诸先进中杰处之人才也”。这是对他一生遵奉鲁班先师教诲的褒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