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浦东鲁班》-钟爱家乡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2-02-22 ]
 

 

 

                                     第四章    浦东鲁班 钟爱家乡

 

浦东营造商是一个事业有成且极具社会责任感的群体,这是鲁班精神在浦东这块大地上的弘扬和传承。浦东营造商们在建造一座座大厦的同时,也在做一件件利国利民的善事,好事。他们身为浦东人,始终不忘家乡,热爱家乡,关心家乡,稍有能力便出资修桥补路,捐资办学,兴办实业。他们大多出身贫寒,从小念不起书,靠后来读夜校进入社会的上层,对读书有强烈的感触,对上学有刻骨铭心的渴望。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愿意出资办学校,让年轻人有书读,出资办学成为他们共同的善举。在众多捐资办学的浦东营造商中,杨斯盛是尤其突出的一位。

  第一节    杨斯盛与浦东中学

 

20世纪初,清政府废科举、兴新学,一座规模大、设施全的学校在浦东六里桥畔拔地而起,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由浦东蔡路乡人杨斯盛捐银创办的新式学校——浦东中学,是浦东地区第一所中学。这所由黄炎培当首任校长的浦东中学当年是全国最好的学校,有‘北南开、南浦东’之誉。

杨斯盛毁家兴学

杨斯盛,字锦春,小名阿毛,1851年(清咸丰元年)124出生在浦东蔡路青墩杨家宅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早逝,穷困之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从小由婶娘抚养。13岁那年,婶娘让他变卖了一只老母鸡,用卖鸡钱当盘缠去上海谋生,在建筑工地学做泥水匠。在十多年时间里,他掌握了西方的建筑技术,学会了英语,靠其诚实、守信用,结识了不少中外人士,特别与英商公平洋行大班阿摩尔思最为密切。在阿摩尔思的扶持下,他于1880年(清光绪六年)办起了上海近代第一家营造厂——杨瑞泰营造厂。杨斯盛声誉日高,业务日盛,成了本帮建筑业的当然领袖。英商爱尔德洋行慕名聘其担任打样间负责人。杨斯盛事业有成之后,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把钱都用在社会慈善事业上,参与1895年直隶赈灾、1899年湖北赈灾、1903年山东赈灾等。1902年黄炎培等改观澜书院为川沙小学堂,由于缺少开办费,上门求助。两人虽首次见面,杨斯盛慨然出资。1903年夏,黄炎培等三青年到南汇新场演讲,宣传民主思想,被拘捕入狱,江苏巡抚电令就地正法。杨斯盛闻讯,冒株连的风险,支银500两上下疏通,将黄炎培等四青年营救出狱,慨赠旅费,资助其东渡日本。当时正值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之后,外国侵略者得寸进尺,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杨斯盛深为黄炎培等青年的爱国精神所感动。在他们的先进思想影响下,他痛感中华民族教育落后的弊端,加上自已“幼年失学”,故对“乡邻子女失学之苦”存同情之心。为了救国救民,杨斯盛立志毁家兴学,先在祠堂里办义塾,并捐银600元作为川沙城内办学经费。1904年,杨斯盛独资办起广明小学,第二年又增设一年制的广明师范讲习所,为学校培养师资。同年投资16万银元,在浦东六里桥购地40余亩,筹建浦东中学。19061月,聘李平书、秦砚畦、黄炎培、顾冰畦、陆逸如、张伯初、孟子铨为校董,同时委托黄炎培设计学校草图,自己亲上工地督建。年底校舍竣工。据黄炎培回忆:“学校布局,错落有致,中间是宏伟坚实的大礼堂,可容千人以上座位,东西各建‘匡’字形的两层楼,楼上楼下各容几十个教室(内包括实验室、宿舍、办公室等)。两个‘匡’字形向大礼堂对抱着。一边是小学,容量较小,一边是中学,容量较大,后边两座饭堂,再后面是两座风雨操场。礼堂前是很大的运动场,设有各种运动器具。”学校规模在当时上海可称首屈一指。190738,浦东中学正式开学,黄炎培任监督(校长)。开学那天,杨斯盛亲自向全体学生提出“勤、朴、诚”三点修养要求,次月又宣布以“勤、朴”两字为校训。接着,将原址在上海的广明小学迁入,改为第一附属小学,青墩分设第二附属小学,合庆分设第三附属小学。杨斯盛平时对学校关心备至,常和师生谈心,了解教学情况,凡有集会,杨斯盛必登堂演讲,特别注重生计,而归本于爱群爱国。

杨斯盛将宅邸建在浦东中学校舍北面,下临白莲泾,花木满庭,清幽绝俗。他为教育及公益事业呕心沥血,积劳成疾。临终前,他又凑银12万两作学校基金,加上开办诸费,合计30多万两,约占其家产的三分之二,用以扩建学校,减少诸生特别是浦东学生的学费。他在遗嘱中谆谆告诫:“创业不易,守成亦难。自立者存,倚赖者败。愿我后人,经营实业,注重公德,以勤俭持身,以谦和接物,各尽国民之义务,毋止图一己之晏安。人格完全,勿贻余辱。”他的遗产仅一小部分留给家属作生活费和子孙学习费,其余都交校董和妥友经理,规定后代不得干涉校务。1908529,一代巨匠杨斯盛在他的宅邸与世长辞,享年仅57岁,全校师生悲痛不已。 杨斯盛为民为国,一生倾其所有,办了许多学校,故在浦东享有“毁家兴学”之誉。

杨斯盛过世后的第三年(宣统二年),江苏巡抚程德全专折奏请,朝庭授以花翎同衔、盐运使衔,并赐四品官及“皇封诰命”匾额。1917年,民国政府批令立铜像于浦东中学。在他的墓碑上,铭刻着黄炎培亲笔写的“静听书声”四个大字,这是他毁家兴学的最大愿望,也是后人对他的最高褒奖和深切怀念。

 “文革”中,杨斯盛铜像被毁,1988年重铸。为表彰杨斯盛兴学的不朽功绩,浦东中学又新建了“斯盛亭”。2001年浦东中学被列为新区文物保护单位。

 杨斯盛“毁家兴学、教育救国”的义举,为中国近代教育发展史增添了绚丽的一笔,杨斯盛将永远活在浦东人民的心里!

杨斯盛创办的浦东中学享誉全国

杨斯盛捐产兴学的义举,使浦东中学闻名全国。浦东中学,以“科学救国、振兴中华”为办学宗旨,为国家造就人才,培养学生从事实业或进习专科。他在世时学校即“错落有致”,他去世后又经不断扩大,至1927年学校规模渐臻完善。当时学校占地60余亩,除教室、办公室外,又有实验室、宿舍、两座饭堂、大操场和两座风雨操场以及图书、仪器等各种教学设施。位于大礼堂前面的大操场占地20余亩,体育设施有晴雨操场、足球场、篮球场、垒球场、网球场、溜冰场以及乒乓房、弹子房、游泳房、单双杠、沙坑、掷铅球区域、秋千架、轩轾天平板等。实验设施方面,有物理、化学、生物等实验室,其中仪器设备、标本药品,一应俱全。另外还设有画室、木工教室等,其规模与设施为沪上中学所罕见。

 按杨斯盛要求,学校设校董会主持校务。校董会严格遴选校长,校长严格选聘教师。黄炎培、秦砚畦、秦景阳、朱叔源、顾珊臣、沈茀斋、姜琦等先后出任校长,均能秉承杨氏“为国造就有用之才”、“解决乡邻子弟失学之苦”的遗愿,兢兢业业,严选师资,严明校纪,学校蒸蒸日上。学校创办之初就聘请有真才实学、有教学经验的外籍教师任教,如聘请美籍教师孟保罗任英语教师,聘请丹麦籍教师葛鳞书任德,法文教师等。校长顾珊臣是数学专家。为了帮助学生拓宽知识,学校还不惜重金聘请中外知名人士前来讲学,其中有陈独秀、沈雁冰、恽代英、郭沫若以及美国教育家杜威、华尔德等,他们先后到校讲学,深受学生欢迎。

 当时的浦东中学毕业生绝大部分考入国内著名大学,有的还直接赴国外留学。为鼓励学生升学,1918年学校规定对升学者每年给予津贴补助,去国外留学的津贴尤多。自1918年至1926年享受升学补助的学生有施士元(现南京大学教授、物理学家,居里夫人的学生)等94人,其中留学德国、英国、法国的有17人。

 学校创办后的20年中,为国家造就了大批人才。如“左联”五烈士中的胡也频、殷夫等。中共早期主要领导人张闻天于1914-1916年间就读于浦东中学。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会计学家潘序伦,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著名经济学家钱昌照,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历史学家罗尔纲,教育部原副部长董纯才,著名文学家闻一多,著名导演谢晋,老教育家夏坚白(曾任同济大学校长),中华职教社理事长王艮仲等,先后毕业或肆业于浦东中学。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清华大学有12位教授、北京大学有7位教授在浦东中学读过书。国民党高层人士蒋经国、蒋纬国于1923-1924年就读于浦东中学。

1937813,学校惨遭日机轰炸,占地87亩的校园及绝大部分建筑设施毁于一旦,仅存杨斯盛故居、造像和墓地,学校被迫迁址浦西东湖路。解放以后,19517月上海市教育局批准浦东中学在原址废墟上重建校园。1958年上海市教育局批准增办高中,正式命名为“上海市浦东中学”,设施日渐完善。1993年浦东新区建立以后,学校获得全面改造,校容校貌焕然一新。浦东中学作为一所历史名校,将迎来更加灿烂的明天!

 

第二节    以杨斯盛为榜样的赵增涛

 

赵增涛,号文照,小名阿涛,浦东新区合庆镇大星村人,生于1866年。赵增涛幼年家境贫寒,10多岁时便随父亲到上海学做泥水匠,拜上海近代建筑业创始人杨斯盛为师。赵增涛为人忠厚老实,平时言语不多,但工作踏实,进步很快,由小包升到挡手师傅,参加了江海关第二期工程的建设。他手头上有了一些积蓄之后,于1894年独资创办“赵新泰营造厂”。

赵增涛积极支持恩师杨斯盛修建上海城隍庙鲁班殿,创办沪绍水木公所,捐款甚多,并担任了公所的董事。由于杨斯盛的关系,赵增涛与黄炎培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黄炎培因宣传民主被南汇衙门逮捕,杨斯盛等设法将黄炎培救出后,藏到赵家。黄赵两人从此成了莫逆之交。杨斯盛逝世前,指定他的产业由四人代理,赵增涛为其中之一。

赵增涛造房水平高,信誉好,承建了不少著名公馆住宅,如梅龙镇等,在华山路、常德路、北京路一带的住宅也由他承建。赵新泰营造厂历年在上海承建的重要建筑有:银行公会大楼即今上海爱建公司、垦业银行大楼即今上海市电力局。

上海银行公会是上海银行、信托的同业组织,由信成、中国通商、四明、浙江兴业等国内银行于1918年发起组织的上海金融团体。公会大楼坐落在四川中路与虎丘路之间的香港路59号。大楼始建于1924年,1925年投入使用。

该建筑为五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坐南朝北,占地面积为617平方米,建筑面积有2850平方米。大楼由东南建筑公司过养默设计,由赵新泰营造厂承建施工。大楼外貌为古典主义风格,正立面中部为五开间科林斯式立柱门廊,柱高两层,巍峨壮观、气派雄伟。三层女儿墙正中有巨大的盾形装饰,墙、柱均为假石饰面。

建国后,上海银行公会解散,大楼被上海市房管部门接管。后大楼被上海工商学院使用,现为上海市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办公楼。                          19943月,大楼被列为上海市优秀近代保护建筑单位。

 中国垦业银行大楼是赵增涛的又一代表作。该行1927年创立于天津,19306月,由上海金融界人士集资接办。主要经营商业银行储蓄、仓库以及发行等业务。该大楼位于黄浦区北京东路255号,江西中路转角处。大楼坐南朝东北,高十一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占地858平方米,建筑面积6178平方米1932年建成竣工,开始营业。大楼为现代式建筑风格,以竖向线条划分立面,窗间墙为灰色假石贴面,底层设上下成一体的大尺度平拱窗。入口处女儿墙有细致的装饰,顶部出檐成塔状,呈装饰派韵,底部两层为细花岗石饰面,有简洁的线脚与几何纹饰。

赵增涛在营造事业上获得成功之后,学习恩师杨斯盛,捐款发展教育事业和慈善事业。他先后捐助上海通惠小学、浦东中学和黄炎培创办的川沙公立小学、通俗教育馆、中华职业学校,获当时教育部颁发的金色三等嘉祥奖章,并一等奖状。川沙小学内的“文照堂”、浦东中学内的“涛园”均以赵的名号命名。

赵增涛还参与筹建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认股近万元。他还捐款建造上海红十字医院病房。他在家乡蔡路乡捐款筑路造桥数量之多,居众多捐款之首。

1937年,赵增涛因病逝世,享年72岁。赵逝世后黄炎培赶来吊丧,并在《川沙县志》中记载了赵的事迹。

 

第三节  不忘家乡的周瑞庭

 

周瑞庭,字名莹,浦东高桥周家浜人,生于1869年。

周瑞庭幼年家境贫苦,其父亲为木匠。他幼年读过几年私塾,11岁即到上海学习木工手艺,19岁已是木工挡手师傅。他先后在杨斯盛、顾兰洲手下承包工程,对西方近代建筑十分熟悉,且懂英文。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周瑞庭成立周瑞记营造厂,地址在上海威海卫路。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上海水木业公所成立,周瑞庭捐银600两,被选为董事。“周瑞记”承建的重大工程有:外滩扬子保险公司大楼、外白渡桥、俄罗斯驻沪领使馆、礼查饭店、新闻报馆即今解放日报社大楼、四行储蓄会虹口区分会大楼、保嘉保险公司大楼、浦东同乡会大厦、敬业中学、真如国际无线电台、上海电话公司(原德律风洋行)、浦东英美烟草公司、乍浦路桥等。周瑞庭承包的工程都能保质保量如期完成,赢得了客户的信任。

周瑞庭手上值得引以自豪的著名工程是如今还在使用的外白渡桥。

上海开埠前,苏州河南北往来靠船摆渡,最靠近黄浦江的摆渡口称外摆渡。1856年,英商韦尔斯等人成立的苏州河桥梁建筑公司在靠近外摆渡的地方建造一座木桥,称“韦尔斯桥”。桥主为了赚钱,规定过桥的中国人要付过桥税,外国人免缴,引起了上海人民的强烈不满。市政府工部局不得不于18738月在韦尔斯桥东侧另造一座长117、宽12的新木桥,称“公园桥”或“外摆渡桥”。因过桥不再付钱,故又称“白渡桥”,或“外白渡桥”。韦尔斯桥于当年拆除。1907年,工部局将此木桥改建成钢桁桥。这个工程是由周瑞庭承包的。

外白渡桥横跨吴淞江即苏州河下游河口,与黄浦江近在咫尺,南接外滩,北连大名路,全长104,宽18.4,桥面积1918平方米。大桥上部为钢桁架,下部为设木桩基础的钢筋混凝土墩台。负载等级20吨,特种车辆单独通行时,最大载重可达150吨。桥下两孔都可通航,净宽51,梁底中间标高6.46,两侧标高近似中间标高,驳船不受潮汛涨落影响,能顺利在桥下通过,是上海的地标性建筑。

有一阵子,桥上铺设电车轨道,行使有轨电车。以后进行过4次大修,拆除电车轨道,新建钢筋混凝土桥面和沥青细砂铺装层面。

周瑞庭承包建造杨树浦发电厂碰到的打桩难题最大。

1913年,周瑞庭承建杨树浦发电厂,在建造泵房时,与英国业主签订了18个月的合同。该厂位于黄浦江下游,与复兴岛隔河相望,水深流急,打桩不易。在围坝打桩时,因江水汹涌,泥沙流失,第一次打桩失利。打桩成了建厂的“拦路虎”,不解决打桩的问题工程无法继续。英国业主劳勃生见此状况颇有微词。不甘失败的周瑞庭到外滩天文台了解黄浦江最高潮位的资料,并携长子周星若将铺盖搬到工地,住在工地,与工人、技术人员等反复探讨。他果断决定用旧棉胎裹桩,在挡水垻中加进牛粪和明矾,以土办法攻克了打桩的难题。这一招看似“土”,却果然有效,颇似今天越江隧道掘进采用的“冷冻法”。洋人原来看不起中国工匠,对土办法频频摇头。但在事实面前,他们心服口服。这件事体现出周瑞庭过人的智慧和丰富的经验。泵房如期建成,周瑞庭在沪上营造业中声望大振。俄罗斯驻沪领事馆建在苏州河和黄浦江交汇处,且有地下室,周瑞庭以同样的方法解决了坍方问题。该建筑呈半圆形瓦片状,为沪上仅有。周瑞庭圆满完成。在新闻报馆建造过程中,业主调不转头寸,周瑞庭垫巨资使工程正常进行,类似今天的带资承包,业主对他口碑极佳。

1928年,他转向房地产和其他产业,独资创建星昶地产公司,购地建房出租,拥有租界100亩地契、99条弄堂。他在外马路设永森、永隆木行,并投资龙潭中国水泥厂。同年,他将胶州路一块原属黄楚九的土地买下,创福昌烟草公司,生产“蝴蝶牌”香烟。为宣传抗日,又创“九一八”牌、“马占山”牌香烟,受国人欢迎。工厂鼎盛时工人多达2000余人,日产香烟1600箱。

周瑞庭发家后,对地方公益事业贡献甚多。建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的高桥大同路,原为弹石路。1925年,周瑞庭与高桥乡公所共同出资6000银元重修,筑成宽8.33的煤屑路,全长2.13公里1924年,周瑞庭出资疏浚界浜(即高桥港),雇工2000,历时4个月,自天灯口经楼下至黄家湾,长16.7里,河面扩至18丈,挖土17万方,与通川沙的河道相接。为防高桥四乡的火灾,周瑞庭出资建造了高桥救火会。高桥慈善团体平康会是印渔村与周瑞庭等发起所创建,周瑞庭经常出资支持,参与戒烟、义诊给药和施棺木等慈善事业。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出资在高桥农村地区修建13座拱形水泥桥,如太平桥、磨刀桥、护塘桥、斗牛桥等,惠及四乡百姓,有口皆碑。有的桥梁后因填河,而桥犹在,成为旱桥,成为一景。他做好事不畏阻挠,敢于坚持,在家乡周家浜购地开凿圆沟即宅中小河时,有人持枪阻止。他毫不畏惧,终于开成,方便乡亲洗濯。他对家乡故居三间平房未大兴土木改建,而在高桥镇东街、西街建多处商业用房,发展地方经济。他还在东街义王弄建织布厂房,用以发展高桥镇的地方工业。20世纪20年代,周瑞庭曾当选高桥乡佐(即副乡董)。抗战期间,他闭门不出。周瑞庭关爱年轻人,培养年轻人,提携年轻人。在他的悉心帮助下,一大批浦东营造业的新秀茁壮成长,带教出许多建筑人才,如陶桂记营造厂的陶桂松、陶记营造厂的陶伯育、陆福顺营造厂的陆秉奎等,都是他的得意门生。

周瑞庭于1949逝世,享年80岁。

 

第四节  热心办学的徐源祥

 

徐源祥,字佐勋,浦东高桥徐家宅人,生于清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徐源祥出生贫寒,幼年时因无钱,读书不多。长大后到上海打工,学习建筑技术。由于他肯吃苦,会动脑筋,进步很快。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秋,他在沪南创建徐源记营造厂,除承建大量住宅楼宇及商会会所外,还以薄利专做普善山庄、同仁辅元堂施材用的棺木。他做事规规矩矩,诚信待人,努力经营,业务大进。徐源记营造厂于19363月由市公部局登记为甲等营造厂。

徐源祥致富后热心家乡教育事业和公益事业。19233月,他独资创办小学于家乡徐家宅,赁民房开一个班,任教者为徐源祥的好友毛有伦。占地4亩的徐氏家祠落成后,以此为新校舍,由毛有伦取名“敬睦”小学,并手书之。学校有教室,有操场,还有花园,班级逐步增加。教学仪器、标本、挂图等应有尽有。儿童图书读物多达千册,为当时乡村小学所鲜有。学校前后庭院遍植名贵花木,请花匠专司。校园内四季花开不败,香气馥郁,别具一番清幽景色。学校对学生酌收少量学杂费,大部分经费由徐源祥支付。学校还置田若干亩,所收租金悉充学校经费,赖以持久。1924年,徐源祥在凌桥高家浜郭宅独资创办敬睦第二国民学校,后改称还读小学。19264月,学校更名为乡立高桥第八初级小学,徐源祥投入开办费1900元之巨。1927年秋,他在上海捐资于沪绍水木业会所办的通惠小学,被聘为校董。除每年资助办学经费外,他还于1938年通惠小学30周年纪念时购置全集达2000余册的《四部备要》(经、史、子、集)捐赠该校。因他热心教育事业,卓有建树,1923年高桥乡教育会成立大会在敬睦小学举行时,徐源祥被一致选为会长,辛继浚副之。1925422,教育会召开年会,改选会长时,徐源祥蝉联会长。当时的上海主要报纸《申报》的报道说,“会长君,曾独资创办敬睦一、二两校,女校一所及体育场等,热心教育,乡人甚为敬佩。今当选会长,可庆得人”。

除热心教育外,徐源祥对社会公益也决不落后与人。19329月市公务局批文:“同意徐源记营造厂独资自费建造高桥区大同路杨北跨河桥梁。”此前的1924年春,他独资兴建自天仙弄至徐家宅的道路,建造宋家浜桥、太平桥各一座,傅家宅的石桥也为徐源祥所建。在兴修水利方面,他曾对随塘河、杨家浜、宋家浜出资进行疏浚。

1920年夏,上海时疫流行,并蔓延至浦东。徐源祥等发起施医济灾。据同年726日宝山县知事公署布告第36号记载:“本乡公民谢秉衡、徐源祥、辛祝龄三人合力出资,不募外款,急设临时防疫医局,延聘经验医生,驻局施诊给药,分文不取,不分昼夜,治人甚多……”是年,徐源祥又与周瑞庭等发起组织高桥乡慈善会,任会董,并捐款600元,发贫米,设医局,恤孤寡,施棺木。1924年,浙江乱起,灾民载道。徐源祥又参与组织江浙战灾妇孺暂留所,收容灾民。他捐款数千元,棉被百余条,柴禾300车,至冬季战乱平息后结束。

徐源祥在世时,曾感慨地说:“广田宅,不如教子义方。”“家产虽多,若子孙不孝,荡平其产者屡见不鲜。我今捐资兴学,子孙欲败不得。”他有三女二子,都各有成就。正所谓好人有好报。徐源祥发展教育事业,在他子女身上也结出了硕果。

徐源祥卒于1942年,享年61岁。

 

第五节    爱民爱教爱公益的顾兰洲

略晚于杨斯盛成名的顾兰洲也是浦东营造商中注重公益事业的中国传统式人物。在他的身上,鲁班先师爱民的思想,发明创造的精神得到很好的体现。黄炎培主张的教育救国和杨斯盛的“毁家兴学”,对顾兰洲的影响尤为深刻。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顾兰洲与杨斯盛共同捐资在蔡路乡青墩合办明新小学。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上海水木业同业公所开办专为泥水木工子弟免费入学的通惠小学,相当于职工子弟小学,顾兰洲捐资5000元。清宣统三年(1911年),他在家乡蔡路杨家洪创办丛兰初级小学。民国六年(1917年),黄炎培与蔡元培、马良、严修、梁启超等48人发起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顾兰洲也是48发起人之一。他慷慨解囊,捐资建造中华职业教育社大楼,即今雁荡路80号大楼。

1910年,顾兰洲夫人黄氏临终前立下遗嘱,将其全部私蓄6万元作为兴办一所女子学校的基金。顾兰洲遵照夫人的遗嘱,决定创办私立懿光女校,由其子顾伯威操办。顾伯威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他的办学思想比较新潮,他将小营房西首顾氏住宅东侧的10亩桑园辟作学校用地,建造教学用房3幢,计平房40余间。学校除教室和教师办公室外,还有钟楼、乒乓室、图书室、物理化学仪器室、昆虫小动物标本陈列室,以及宽畅的操场,为学生接触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创造条件。学校自建发电间,供全校照明,装置自流井抽取地下水,供宿舍、浴室、食堂、开水灶之用。这些设施是当时许多初级中学也不完全具备的,在浦东小学校中可称首屈一指。

更为难得的是,懿光女校为大龄女青年和附近学生着想,学制六年,初小四年,高小二年,入学年龄放宽到25周岁以内,婚否不限,这在当时的小学中是绝无仅有的。80%的学生可以住读,学校周围的可走读。学校课程设置按县立学校规定的文化课外,还另设缝纫及舞蹈等专业课。顾伯威还用比当时公立学校高50%左右的薪金,聘请大学毕业生和师范毕业生来校担任教职。由于学校设施一流、师资一流,因而吸引了外地和本地许多女子入学,最多时学生人数近400名。受到江苏省教育厅嘉奖。

顾兰洲热心公益,修桥筑路。

捐资造桥筑路,是浦东民间的优良传统。顾兰洲起家后,继承浦东先民的优良传统,捐资造桥筑路。

1910年,黄炎培邀集顾兰洲等浦东同乡,发起集股修筑上川铁路,工程暂定股金50万元,顾兰洲带头认股总数的1/4。第一期每股先缴股金的4/10,为20万元。

上川铁路招股过程中,正逢上海发生“橡皮股票”风潮,使已认购的股东产生疑惑,拖延缴款。由于股金收缴不足,眼看工程难以开工。为此,黄炎培一面与顾兰洲、赵增涛等认股大户商情带头缴足股款;一面向广大股东晓之倡导地方实业有益地方民众之理。第一期每股先收股金的十分之四,为20万元。顾兰洲带头认股四分之一,还慨然垫付缴款不足部分的股金,推动了股东们踊跃认股缴款。11月,公司以“筹备事务所”的名义,与上海县浦东塘工善后局和川沙县交通工程事务所订立租借上川县道的合同,使工程得以顺利进行。

黄炎培,顾兰州为首的浦东先贤凭他们的远见卓识,在80多年前筑成了上川铁路。上川铁路不仅便利了浦东的交通,而且促进了浦东各项事业的发展。黄炎培在他编纂的民国《川沙县志•交通志》概述中说:“自上川铁道通行,遂成强有力之交通主干,四乡公路、邻区航运,相继而新兴。邦人君子,对于交通公益,发生浓厚之兴趣,有集会醵资,分年兴筑者。一时私人筑路建桥,蔚然成风。循是以进,若干年后,蕞尔川沙,当有较速进展。”顾兰州功不可没。

1914年,顾兰洲与人共同捐建的川沙东门水门町(水泥)桥建成。以水门町造桥,在川沙地区尚属首创。

据民国《川沙县志》记载,顾兰洲曾先后独资捐造桥梁4座,合资捐造桥梁2座。为方便懿光女子学校师生出入,铺筑了从钦公塘小营房向西至校门口长约1公里的石板路,总共耗资银圆7430元。

1938年,顾兰洲病逝,享年85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