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浦东鲁班》- 光耀海外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2-02-22 ]
 

        

                                                                                           第五章    浦东鲁班 光耀海外

 

浦东的鲁班弟子是一个积极进取,善于开拓市场,谋求发展的群体。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满足于在上海的发展。随着浦东营造业队伍的急速扩展,上海的建筑市场对于视野开阔者而言日见式微。于是,浦东的鲁班弟子中的一些人漂洋过海,有的来到香港,有的来到东南亚,也有的来到祖国宝岛台湾,拓展他们的事业。凭着浦东人的不屈不挠,凭着浦东人的聪明才智,他们各有成就。令人感叹的是,他们虽然身处异乡,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稍有积蓄,便到家乡捐资办学,拳拳之心一往情深。他们的义举体现了中国千年文明的传承,体现了鲁班精神的后继有人。

 

第一节    台北“叶半城”

 

翻开上海近代建筑史,每一页都闪耀着浦东鲁班弟子的光辉,浦东营造商中著名的就有50多位。浦东籍著名的营造商中,有上海近代营造业的开山鼻祖杨斯盛,有被称为一代建筑宗师的王松云,有著名营造商陶桂松等等。浦东营造商代表性的建筑作品中,最具特色的是上海海关大楼、国际饭店、汇中饭店(即今和平饭店)、中国银行大楼、永安公司新大楼(即今七重天宾馆)等近百座优秀建筑。如此多的优秀建筑出于浦东工匠之手,证明上海近代营造业的基本骨干及专业施工队伍在浦东。浦东是鲁班弟子成长,成才的摇篮。

在浦东近代营造商队伍中,叶进财、叶根林父子更具传奇色彩。

叶进财先生,字进才,1904年出生于江苏省南汇县江镇乡,即今浦东新区机场镇。他年幼时家贫失学,为了生计,14岁就到上海拜师学艺,从木工学徒做起,开始走上营造业的道路。当时与浦东一江之隔的上海租界,营造业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由于叶进财聪颖机灵,刻苦耐劳,善于钻研学习,长进很快。不几年,他对木工日益精通,对现代营造业的各门技艺,都能窥其窍要,对工地管理、业务经营更是从生疏到熟识。胸怀大志的叶进才,24岁时就独自创立了“叶财记营造厂”。在营造业发展过程中,对于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营造商而言,要在十里洋场中竞争取胜,业务不断发展,实属不易。叶进财先生始终坚持待人诚信,作业严谨,因而在业界树立了很好的口碑,在强手如林的上海滩营造界中争得了一席之地,也为他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48年,当时在上海的国民党国防医学院及三军总医院拟随蒋介石迁至台湾,迁建工程经过竞争,叶财记营造厂最后中标。中标后,叶进财先生甄选了营造各部门一百多位骨干技术师傅远离自己的家乡,跨海到了台北,开始走上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叶进财及叶财记营造厂的营造队伍踏进了宝岛台湾。面对激烈动荡的政局,面对环境复杂生疏的种种困难,凭着对营造业的执著和正派经营的一贯理念,尤其是不忘鲁班先师的古训,锲而不舍的努力,叶进财父子带领营造厂全体员工共同拼博,按期完成了国防医学院及三军总医院二大工程。接着,他又承接了一个又一个项目,开创了台北营造业的另一片天地。跟随先生赴台的一百多位营造骨干,有的长期追随故主,也有不少人自行创业,业务扩展到台湾全岛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成为杰出的建设人才。叶财记营造厂于1964年扩建为叶财记工程公司,由叶进财先生的公子叶根林掌管。叶根林先生自幼跟着父亲在工地上拼搏,目睹父亲的一言一行,深受教诲,传承了浦东人的吃苦耐劳,勤奋聪明的品质。他1961年从台湾中原大学毕业后,因父亲年迈体衰,进营造厂协助处理实务。他自幼秉承家训,耳濡目染,养成刻苦耐劳、勤俭务实的个性。公司创立之初,他更是以身作则,每天早出晚归,骑着一辆自行车奔波于各工地之间,与工人一起吃大锅饭,和工人一起爬上爬下干活,有时还同工人一起睡工棚。他平易近人的态度、苦干实干的作风博得上下一致的称赞。三十多年的辛劳,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叶家父子为台北城市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台北最漂亮、繁华的园林大道敦化南路上的一幢幢建筑,倾注了叶根林父子的毕生心血。在建筑界,他们获得了“叶半城”的美称。

他们成绩卓著。

1970年,完成当时台北信义路上第一栋大楼《玫瑰大厦》,成为当时颇为轰动的大事。

1973年,在营造业极其困难的时期建成当时台北敦化南路上二栋最高层住宅大厦——金兰大厦、兰沁大厦。

1977年,建设台湾当时十大建设之一的桃园中正国际机场航站大厦。

1978年,在敦化南路建造第一座14层的住商混合大厦——亚洲大厦,眼光独具的远东百货公司进驻后,促进了该地区的繁荣。

1979年,在敦化南路上推出21层高层建筑——叶财记钻石双星大厦AB座。

1980年,在台北辛亥路推出当时台湾最高的24层钢筋混凝土大厦——丽园大厦。

之后的数年中,又在台北最美丽的70宽园林大道敦化南路上,陆续推出叶财记钻石双星大厦CD座、蓝天凯悦大厦、世贸大楼、中鼎大楼及凌云通商大楼。10多栋各具特色的建筑,整齐地分列在敦化南路两旁,无怪乎业界戏称敦化南路应更名为“叶财记大道”。

叶进财父子身在台湾,情系家乡。叶家三代有一个共同心愿:捐资助学,造福家乡。在浦东开发开放的这片热土上,作为台胞捐赠的最大一个项目,上海第一所现代化寄宿制高级中学——进才中学于199691正式开学。进才中学建成开学后,前来考察参观的各界朋友无不为这所现代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学校交口称赞,更为叶家祖孙三代的共同心愿——捐资助学造福家乡的爱国爱乡精神深深感动。

叶进财老先生年幼时家贫失学,因而识字不多,文化不高,在营造业务中遭遇不少困难。故他立下心愿,返乡兴学,造福乡里。1969年病危前,他再三嘱咐儿子叶根林:“我一生唯一未了的心愿,是能够有一天返乡兴学造福乡里,希望你能替我了却此愿。”叶根林先生牢记家父遗嘱,于1992年携夫人叶周妙凤返回故乡,同川沙县与江镇乡两级政府领导商谈建校事宜。浦东开发后,川沙县制撤消,他与市教育局领导达成共识,捐资1.3亿元人民币建造一所用叶老先生名字命名的一流中学——进才中学。建校工程199412月正式破土动工。为确保工程质量,叶根林先生指派他的大公子叶茂生留在浦东,全程参与学校的建设。遗憾的是,一生操劳过度的叶根林先生因病于19951126在台北故过世。临终前,先生一心惦记着进才中学的建造,专门立下遗嘱,由夫人叶周妙凤接替他的事业,进才中学的建设费用要留作专款专用,任何人不能动用。为了纪念叶家父子捐资办学的义举,建成后的进才中学中央教学区的草坪中,安放了叶进才先生的半身铜像,教学楼的阅览室里,安放着叶根林先生铜像。今日的进才中学,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将永远激励莘莘学子勤奋向上,为国争先。

进才中学是旅居海外的浦东鲁班弟子爱家乡的真实体现

 

第二节   陶伯育与侨光中学

 

陶伯育先生是旅居香港的一位极具鲁班爱心的浦东人。浦东有一所影响很大的侨光中学,是先生捐赠建造的,体现了先生的爱乡爱国情怀。

                    /  早年在上海打拼

 

陶伯育先生1906年出生,现居香港,已是百岁寿星,浦东新区合庆镇跃进村人。先生幼时家境比较贫寒,只念了几年书。他14岁就外出拜师,学泥水匠。陶伯育为人聪明能干,勤奋刻苦,不几年就积累了一定资金。1927年,当时他才21岁,就在沪创设“陶记营造厂”。

先生经营营造业讲信誉,重质量,在业内有良好口碑。他事业上很成功,先后承建虹口大楼、巨福公寓、迦陵大楼、南京下关火车站等工程。

迦陵大楼是陶伯育的代表性建筑,该大楼位于黄浦区南京东路99号,在四川中路上的号码是346号。该大楼旧址原是英商福利公司所在,主要经营进口日用品和衣着用品等。1930年哈同洋行收买这块地皮后,英商福利公司于1934年搬迁至马路对面新址,即今南京东路114号,第二轻工业局商品陈列厅。接着哈同洋行投资兴建这幢迦陵大楼。

哈同是旧上海十里洋场的房地产开发商。他生于1849年,英籍犹太人,后入中国籍。哈同早年流浪至印度孟买,1873年(清同治十二年)到香港,在沙逊鸦片公司当职员。翌年受遣到上海任沙逊洋行经理,兼营鸦片、皮毛和做外汇投机生意。1879年(清光绪五年)起自立门户,靠经营房地产业成为暴发户。1901年起在上海开办哈同洋行,并任法租界公董局董事和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他娶中国人罗迦陵为妻,故该大楼命名为迦陵大楼。

建造迦陵大楼的这块地皮,占地面积为1084平方米,委托英商德利洋行与世界实业公司联合设计,新申营造厂承包打桩工程,陶记营造厂施工营造。建筑面积为10110平方米193712月竣工。大楼北低南高沿街建造,分别为8层、10层和13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现代派建筑风格,没有繁复的装饰和线条,显示了近代建筑简洁明朗的风格。除勒脚为花岗石外,其外墙立面为水泥饰面,压顶配几何图案纹饰与线脚,呈装饰艺术派纹饰。顶部为台阶状造型。大楼内部水暖、消防设施俱全,用桃花木作护壁,柳安木作地板,用石膏花纹作天花板线脚,是一栋别具风格的建筑。

哈同十分宠爱妻子罗迦陵,哈同与清廷和军阀的关系也是通过罗迦陵的内线沟通。为了感激妻子罗迦陵,大楼建成后,哈同以妻子的名字命名——“迦陵大楼”。大楼底层由美国大通银行租用,其余楼层出租给洋行所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大楼被日军占领。1945年前哈同与罗迦陵均已亡故,大楼由哈同第七子大卫••哈同收回。不久,他将大楼出让给当时国民党政府中央银行总裁孔祥熙,孔在大楼内开设嘉陵股份有限公司。建国后,大楼名为“嘉陵大楼”,曾供中国船舶与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租用,现为上海市工商银行国际业务部所在。这是后话。

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滩建筑界举足轻重的陶伯育到福建承建公路1500公里。上海解放前,他到香港发展,开办陶记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在香港建筑界,陶先生成为领军人物,被选任香港苏浙同乡会常务理事。陶先生除在香港经营房地产外,还在台湾、婆罗洲、越南西贡等地承建工程。

陶伯育先生自己因家贫,少年时上学不多,深知文化不高之苦,故他一贯关注、热心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1947年,他曾与陶友川在川沙北门创办王桥小学,并担任校董事。这是他关心浦东家乡教育事业的开始。

先生生活极其俭朴。他虽家有巨资,但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平常衣服,背的是一只用旧的挎包,从外表看,他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市民。他在香港、台湾各捐资兴办学校一所。“文革”期间,他准备回家乡浦东捐资办学,终因世事动乱而未能如愿。

 

/   捐建侨光中学

 

19854月的一天中午,捐赠心切的陶老先生顾不上午餐,匆匆赶往当时的川沙县教育局。当教育局长来到接见地点咖啡厅时,看到陶老先生夫妇及女儿正在边喝咖啡边吃着自带的馒头。

先生开门见山地用浦东话说:“我小时候家里穷,爷娘子女多,经济困难,没读过书。我想捐资80万港币办个学校,让川沙的小囡有个读书的地方。” 在县教育局会客厅内,陶老先生向姚局长表达了自己多年的夙愿。

根据陶老先生的意愿,在县政府有关部门的规划下,新学校于19865月破土动工,同年12月竣工,建筑面积2700平方米。校舍建成了,校名取什么?县政府有关领导向陶老先生建议:“或者叫‘伯育中学’,或者叫‘陶育中学’。”先生谦虚地说:“这是华侨做的事,是华侨的光荣,还是叫侨光中学好!”

198772,阳光明媚,侨光中学举行了隆重的校舍落成典礼。陶老先生风尘仆仆,专程从香港赶来,亲自为学校挂牌、剪彩。当时的县委书记孟建柱主持了落成典礼。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将市政府颁发的荣誉奖状郑重地授予陶老先生。面对这一切,实现了多年夙愿的陶老先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学校开学后,陶伯育先生时刻关心着侨光中学。在教职员工聚餐会上,他老师们敬酒,语重心长地说:“要把学校办成数一数二的学校。”他嘱咐学校领导:“取得好成绩要写信告诉我。”在烈日炎炎的夏日,他将学校领导带到操场上,指着空旷的操场说:“要在四周种上花草树木。”侨光中学第一届初中毕业生毕业了,听说学生成绩名列前茅,他高兴地拿出1万元港币奖励老师,以后每年不忘给教师发奖金。看到学校教学设备简陋,他立即赠款10万元添置了电脑、彩电;看到学校日益发展,校舍紧张,他又捐款30万港币,建造了第二幢教学楼。

陶老先生一生俭朴。每次回家乡,他从来不吃山珍海味,却要吃咸菜汤面或者咸酸饭。但他捐款办学却十分慷慨,从1987年起的10年间,他对川沙地区的侨光中学、城厢小学、少年宫、王桥中学、园西幼儿园等单位先后捐资达200余万元。陶老先生一颗拳拳赤子之心,一片浓浓桑梓之情,为家乡人民所称道。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以自己的真心实意,关爱家乡的孩子,为孩子们读书创造良好的条件,在他的身上闪耀着中华文明几千年传承的美德,闪耀着鲁班精神在浦东弟子身上的光辉。

 

第三节    韩国皇宫和黄月亭

 

浦东的鲁班弟子为人厚道,手艺高超,名扬海内外。他们中的佼佼者有的驰骋上海滩数十年,他们的杰作至今屹立在外滩,屹立在南京路,有的则奔赴香港,奔赴东南亚,把上海浦东鲁班的手艺发挥到极致,使“上海师傅”的名声远播。黄月亭先生则是一位把浦东鲁班弟子的高超手艺带到近邻韩国的高手,是他修建了韩国的皇宫,他的事迹永留青史。

出生于浦东高东镇的黄月亭先生是近代浦东营造业界中的杰出代表。近代上海建筑界领军人物杨斯盛,早在1880年开设了上海第一家营造厂,并带出了一批营造实业家。浦东不仅在上海滩,在全国也是颇有知名度的建筑之乡。但绝大多数知名的营造业家都在国内经营,代表性的经典建筑都在上海,少数营造商朝南到了东南亚,而黄月亭则是浦东早期少有的朝东走向近邻韩国的一位营造界人士。

据史料记载,黄月亭先生1854年出生于浦东高东镇盐仓桥徐家桥的一户农民家庭。他自小聪明好学,在青少年时期便拜师学艺,学成一手土木建造和家具制作的好手艺。黄月亭年少气盛,凭着自己的木工功底,一心想走出国门,到外面的世界闯荡。19岁那年,他只身从上海坐船去南洋,却阴差阳错,因为轮船改变航向而来到韩国仁川。在船上,他有幸结识了一位韩国朋友。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黄月亭在仁川开设了家庭装饰、家具制作的小作坊。由于他的工艺精湛,生意甚好。斗转星移,黄月亭手头有所积余,具备了承接较大工程的能力,开始在仁川、汉城一带涉足建筑业、家具制作业和室内装饰业等。先生凭着他高超的建筑手艺,开始崭露头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凭着浦东人刻苦耐劳的精神,经过十年奋斗,成为当地颇有知名度的营造商,可谓“十年磨一剑”。黄月亭在当地的名望日高,声誉鹊起。他带领的浦东鲁班弟子工作勤恳,工艺特色与朝鲜地方特色融合得很好,他建造的建筑物及装饰工艺获得韩国官方的肯定,一时名声大振。韩国高宗皇帝当政时期,黄月亭被召入宫,负责韩国老皇宫景福宫的修复和营建新皇宫德寿宫、汉城故城墙等重要工程及宫廷内部家具制作等。从19世纪末到1911年,黄月亭在韩国皇宫内担任要职十余年。这段历史被记录在韩国皇家五百年的历史实录中,在《高宗纯宗实录》中黄月亭被尊称为“教师”,“教师”一词在韩国是大师或专家的专用称谓。高宗皇帝为了褒奖他建皇宫的功绩,赐予  他德寿宫旁一座小楼作为他的住所。高宗皇帝对黄月亭非常信任,两人关系亲密,有关韩国重要建筑工程都要召见黄月亭商议。逢年过节,皇帝还专门派谴小吏赠送朝鲜特色食品瓜果等给黄月亭。黄月亭在汉城娶妻生子,共有五子一女,男孩子的名字均带“汉”字,大儿子汉生,二儿子汉津,三儿汉涛,四儿汉泉,五儿汉其,女儿名凤珠。黄月亭乐做善事,收养了两个韩国孤儿。在汉城,黄月亭功成名就,儿女满堂,度过了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日子。

黄月亭先生身在异国,心系故乡。黄月亭事业有成后,特托家人在家乡建造了一幢宅子,占地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400平方米。坐北朝南,砖木结构,屋内梁枋有人物、花卉等精细雕刻。听老一辈说,外墙粉刷的水泥是黄月亭当年特地从韩国运来的,俗称洋灰。整幢建筑以中国传统民居的建造工艺为主,又融入了韩国民居的建造手法,为一幢中韩结合风格的建筑。此宅现为浦东新区预保留历史建筑。

黄月亭在韩国皇宫内任职期间,与清政府驻韩大使袁世凯多有交往,成为民间交流的有益渠道。作为浦东鲁班的弟子,黄月亭的身上同样凝聚着爱家乡,爱祖国的赤子情怀。有一年国内发大水,闹洪灾,饥民遍地,黄月亭尽其所能,大力捐助国内灾民,获得政府嘉奖。袁世凯代表朝廷赠予黄月亭“急公好义”匾额一副。此匾现由黄月亭曾孙女黄静洁收藏。

    1910年日本入侵并占领韩国,老皇帝高宗被废除,推出高宗之子纯宗做傀儡皇帝。纯宗于1911年解雇所有老皇室人员,黄月亭在所难免,回到阔别47年的故乡浦东。回国前,他把皇帝赐与他居住的小楼捐给由他一手创办起来的“南邦会馆”,作为苏浙两省旅韩华人的聚会场所,类似苏浙同乡会会馆。

归国后,黄月亭先生回到上海浦东高东老家居住,颐养天年。回乡后的黄月亭积极参与家乡建设,为家乡一带筑桥铺路,他的义举受当地乡亲赞誉。如今,座落在高东镇徐家桥20号的黄月亭故居,是一座已有百年历史且具清末建筑风格的庭院建筑,基本保存完好。黄月亭的后人(多数定居在韩国、美国)对故居的保护十分关注,强烈要求予以保护。新区文保署也采取了积极的措施。这座有着特殊人文内涵的黄月亭故居,是浦东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产,应该修复后开辟为“黄月亭纪念室”,对外开放,成为浦东新区一处有特色的人文景观。据了解,有人正着手把黄月亭的不平凡的一生编成剧本,作为电影或电视剧的题材。韩国首尔的华人社团“南邦会馆”与浦东“黄月亭纪念室”之间有特殊姻缘,可开展两地民间文化交流,不仅有利于展示浦东深厚的人文底蕴,扩大浦东对外的影响,也可成为促进中韩两国文化交流的载体。

1928年,黄月亭先生在上海浦东逝世,享年74岁。黄月亭在韩国45年不平凡的经历,在中韩交往历史上有着深远的意义。有关专家研究分析认为:黄月亭很可能是近代第一个到韩国的中国人。在1882年中韩之间签订《中朝商民水陆贸易章程》之前中国有人去过韩国,但也是在1876年韩国开港以后去的,而黄月亭是在1872年到韩国的。黄月亭是近代韩国华侨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黄月亭与其他到韩国的中国人不同,他是只身一人带着手艺去韩国的,没有任何资金,完全靠精湛的手艺和辛勤的经营,靠浦东人的忠厚和鲁班先师的教诲,成为华侨的领袖人物。黄月亭与韩国皇室的关系亲密。作为一个华侨,能被韩国皇室收录进《朝鲜王朝实录》实属不易。他深得高宗皇帝的信任,获得高宗赠送的小楼,不能不说是近代中韩关系史上的一段佳话,是浦东人在韩国的佳话,是浦东鲁班弟子在韩国的佳话。

第四节   黄亦嘉 -- 从营造商到侨界领袖

 

黄亦嘉先生 1936年出生于上海浦东北蔡镇中界村,祖上是吃建筑饭的。他少年时代一直在家乡接受本土文化教育。1949年,13岁的他随父母全家移居香港。年轻的黄亦嘉精力充沛,刻苦好学,身上还是浦东人的那股朴实勤奋劲。到香港后,他一面求学,一面在他父亲黄耀庭先生开办的公司的建筑工地上学习工程监理的学问,在实践中他吸取了大量建筑工程的知识与技术。在工作中黄亦嘉感觉自己的家乡话与当地语言的距离很大,自己的南腔北调当地人很难听懂,感觉到要学习当地话 。当时,香港由英国人管辖。香港的老百姓 ,学校的教学语言,全部采用粤语和英语。香港的贸易与官方文件以英语为主。英语在香港的重要性可想而知。黄亦嘉感到,要融入当地社会,语言是关键,是通行证,是人的地域特征,没有这些要件,一切无从谈起。于是,他把学习当地语言和英语作为头等大事,发奋攻读英文多年,终使英语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消除了工作中的语言障碍,使他在以后的工作中受益匪浅,奠定了他的事业基础。

1960年正月,风华正茂的黄亦嘉从香港远赴东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发展事业。他是建筑专门人才,在一个叫“古晋”的地方的一家颇具规模的“成安”建筑工程公司任工地监督之职。他工作踏实,对业务精益求精,凭着浦东人固有的诚恳和聪敏,和同事相处甚篤,深受公司主管和同仁的器重和信赖。1967年,他以建筑专业人才的资格取得了马来西亚的居留权,1971年又以同样资格取得当地公民权。黄亦嘉就这样在马来西亚扎下了根。一个浦东籍营造商开始在马来西亚崭露头角。

19677月,经过几年艰苦奋斗的黄亦嘉与挚友合资创办了“聚建筑(砂)有限公司”,合伙人是新加坡三江会馆会长水铭漳先生。在黄先生的精心策划下,由于经营有方,努力服务社会,质量第一,公司奠定了发展的基础。从1967年创业迄今40多年的时间内,“聚建公司”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完成了众多大型建筑工程,如沙捞越的“假日酒店”大厦及众多的住宅,大厦、道路、桥梁及发电厂等工程,声誉卓著。随着事业的发展,黄亦嘉从单一的营造业向房地产业转型,专造独立屋、半独立屋、排屋等住宅,相当成功。

黄亦嘉先生非但事业有成,而且秉丞鲁班先师的教诲,热心地方公益事业,出任许多慈善团体的名誉顾问及会长等职。先生为马来西亚的社会繁荣与公益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深得各界人士的赞誉。为此,马来西亚政府授予他ABS头衔。旅居马来西亚特别是东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古晋的华侨、华人能有这样一位杰出的建筑实业家和活动家感到高兴和骄傲。

黄亦嘉先生十分重视旅居马来西亚的同乡子女的教育,屡捐巨款作为教育奖学金,培育英才。他还捐款在原三江总会会址上加建楼面,供会员活动。先生因有诸多建树,为当地侨界拥护爱戴,他连任沙捞越三江工会会长达19年之久,后来又被推举为马来西亚三江总会总会长。这是众望所归,黄老先生当之无愧。

黄亦嘉先生的事业发达,对子女的教育培养也非常成功。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常言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贤惠的女人。黄亦嘉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是与他有一位能理财的当好家、恩爱相伴的太太分不开的。他的夫人徐钟芳女士,早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德才兼备,为人和蔼可亲,是一位贤内助,对先生事业帮助很大。他们育有两男三女,均留学英国,个个才华出众,各有建树,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大家庭。长子黄步星,是杰出的心肺外科主医师,医术精湛。1998年,马来西亚各大华文报曾通栏刊登黄步星的优秀事迹。最近,他受聘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任外科副教授兼国大医院高级顾问医生。20049黄步星先生又被评为马来西亚十大杰出人物。长媳也同时应聘为新加坡国大医院眼科医生。次子黄步德先生是一位很有名气的钢筋结构工程师,现执业香港。几位女儿都是当律师、设计师的。

黄亦嘉先生尽管是侨界领袖,但平时生活俭朴,饮食清淡,不贪权,不奢侈,为人宽厚,敬重长辈,经常接济父老乡亲,恩泽桑梓。先生每次还乡,为表达游子之情,总要宴请村上乡亲父老,给老年人分发红包,谁家有难,先生均慷慨解囊。

先生近年来多次到家乡旅游、探亲,亲眼看到浦东的变化,浦东的发展,表示要为家乡建设出力的愿望。先生说,自己虽然身居异国,但不忘自己是炎黄子孙,日夜盼望祖国强盛,体现了浦东鲁班弟子的赤子情怀。

 

 

第五节  投资地产业的周德明

 

出生于1929年的周德明先生从小在浦东的黄楼镇长大。1951年他21岁那年只身来到香港打拼。凭着浦东人的忠厚诚恳,吃苦耐劳的精神,周德明在香港当学徒,做工人,生活十分艰难。他进入香港手套厂做工人之后,开始一步步发展,从部门主管到厂长,再到自己开厂,事业蒸蒸日上。1977年,周德明开始涉足地产业。他的地产业的拓展是从美国开始的。

1977年,事业有成的周德明计划在美国投资地产。一则是他初次涉足地产业,经验不足,二则是当时美国地产的黄金地段旺铺被大集团控制,周德明先生的愿望未能实现。但他对投资房地产的决心不变。他在等待时机。功夫不负有心人。1993年,一家地产公司给等了16年的周德明打来电话,告诉他一个有关地产的消息,说是他想要的七个铺位台湾人原先以185万美金买入,现在愿意以165 万美金转让出售。轻易不出手的周德明决定让三子文杰前去探个究竟。

文杰有位挚友姓林,两人年龄相仿情趣相投,也是球友。有一次在打球的时候,周文杰把父亲交办的事说了一遍,先生听了以后说价格还不到位,100万美元以下方可考虑收购。先生说,他与朋友在美国合开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地产公司,如果周德明先生有意,可去美国看看。

回家后,周文杰把先生的意思告诉了父亲。周德明当机立断,火速买了机票,赶赴洛杉矶。先生陪着周德明实地察看了他们公司 买下的三栋用于投资的物业,向他详细介绍了投资美国地产业的前景。

先生是位地产投资的高手,眼光犀利,头脑冷静,思维独到,更重要的是为人诚恳,待人坦率。周德明凭自己多年商海闯荡的直觉,感到先生是一位合作的好伙伴。他当机立断加入了先生的公司,成为公司的三大股东之一。经过6年的运转,公司业绩优异,共买下23栋写字楼,合计250万平方尺,共计投资10亿港元,目前的市值超过35亿港元。周德明获得了空前的成功。2001年开始,公司把投资转向加拿大继续发展。每年周德明在北美地产的回报在70万美金左右。

香港回归前夕,地产大涨。周德明抓住机遇,把柴湾祥利街,利众街,以及龙华花园的房子全部出售,卖了个好价钱。

“九七”前夕,许多人离开了香港,但周德明选择了留下。他清醒地意识到香港在中国经济建设中的地位不会变,原因是香港的优势不变,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他认为香港的三个优势是无法替代的。第一是市场制度比较成熟,第二是经济开放度,自由度都很大,第三是更关键的,香港的服务业在世界服务业体系中有自己独特的地位。这种地位会随着中国经济开放度的加强使香港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继续提升。香港的地位只会加强,不会削弱,只不过表现形式会发生一些变化。中国对外贸易,服务业的发展要达到成熟的程度尚需时日,许多国内企业要与外商很便利地开展交流尚需香港企业的协助。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看好。中国经济发展了,香港的发展肯定也好。周德明选择香港,不仅因为这里是他人生的起点,事业的起点,更是他希望和情感的寄托。这是一个融合了中西方文化精髓的国际化大都市,是一个他为之奋斗了五十多年的第二故乡。香港承载了他的艰辛和苦难,希望和失落,成功和失败,更承载着他的情感和寄托,思念和回忆。周德明希望香港有新的经济腾飞。

和所有成功人士一样,周德明在发达以后没有忘记回报社会,造福社会。这些年来,他捐助社会公益事业的钱款累计高达几百万港元。周德明是一位有爱心的人,热心公益事业,他参加了香港苏浙同乡会,上海总会和港九街坊妇女会等社团,参加了其中几乎所有的捐助项目:苏浙小学,苏浙公学,沙田苏浙公学,葵涌苏浙公学,苏浙慈德医疗中心,苏浙同乡会餐厅,惠阳县淡水镇小学等都有周德明先生的关爱。

周德明先生对家乡的关爱更是备至。1990年,上海总会为浦东川沙教育大楼捐资60 万港元,周德明捐了8万。1993年,上海总会为浦东坦直乡卫生院捐资50 万港元,周德明捐了5万。2005年,周德明回到上海探亲。当他知道浦东川沙镇上的宋庆龄故居内史第要重新修建时,他慷慨解囊,与他的远亲乡兄界龙实业公司总裁费钧德先生各自捐资人民币10万元。周德明和费钧德还各自为浦东鲁班基金会捐款10万人民币。周德明对社会公益事业的捐款体现了他的赤字之心,体现了他的社会责任感。他对鲁班先师的敬仰是中华传统文化在他身上的体现,是浦东鲁班弟子对先师精神的传承和弘扬。鲁班作为中国制造业的鼻祖,给中国工匠的影响是巨大的,无法估量的,对周德明同样如此。鲁班是周德明心中的事业尺度,道德标杆,做人表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