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地情
当前位置:
《浦东鲁班》-鲁班先师 情定浦东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2-02-22 ]
 

 

                                                           第六章   鲁班先师 情定浦东

 

鲁班先师历来是浦东人民敬仰的历史人物。鲁班精神历来是浦东人民遵奉的优秀传统品质。在浦东的人口中,历来是劳动人民居多,所以,鲁班在浦东民间的信奉有深厚的基础。对鲁班的信奉,浦东的营造业者尤其虔诚,他们不仅把鲁班尊为行业的保护神,更把鲁班视为精神的寄托,行为的楷模,做人的祖师。从近代上海鲁班殿的变迁,可以看出浦东的鲁班弟子对鲁班先师顶礼膜拜。

上海鲁班先师的金身原先在上海城隍庙鲁班殿,这是浦东营造的领军人物,鲁班先师的忠实弟子杨斯盛他们一手供奉起来的。1949年一批浦东营造商去香港时,把上海城隍庙的鲁班像带到香港,并在香港仿照上海鲁班殿的样式建起了鲁班庙。在当时到港的浦东鲁班弟子中,有一位叫钱振明的先生也在其中。上海城隍庙的鲁班殿在1966年“文革”中被毁了,在鲁班殿的原址上建起了一所小学。1992年,在香港回归之前,鲁班先师的金身在钱振明先生等一批浦东籍鲁班弟子的推动下,回到上海改革开放的热土——浦东,在曹路龙王庙设立鲁班殿。从此,浦东及全市的业界人士又有了纪念鲁班的场所。

 

第一节   钱振明与鲁班先师金身的故事

 

上海浦东新区曹路镇龙王庙鲁班殿内的鲁班先师金身自1992年从香港回归至今已有16载。从那时起,浦东曹路龙王庙的鲁班殿成为沪港建筑业,家具业同仁祭祀先师,切磋技艺,交流心得的理想会所。鲁班先师金身的回归钱振明先生功不可没。

1951年,钱振明先生等一批浦东籍建筑业同行把上海城隍庙鲁班殿的祖师像请到香港,建立“香港上海建筑业鲁班殿”,香港地区的泥瓦,木,搭棚三业匠人把农历六月十三定为“鲁班节”。后来,上海的鲁班殿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毁了。1992年,经香港上海总会监事钱振明先生等人的努力和浦东新区著名企业家费钧德,包建国等的支持,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民族和宗教事务办公室批准成立浦东新区龙王庙道观鲁班基金,道观内三间厢房做鲁班殿,重塑金身,实现了鲁班祖师回归上海的愿望。每年农历六月十三,沪港两地的同业者都要在此祭奠鲁班先师,仪式隆重,气氛庄重,成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盛会。

上海鲁班殿原本是行业协会所在地。鲁班先师金身从上海到香港再回到浦东,这里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史料记载,上海建筑施工行业队伍内的行业、学术团体历史发展比较悠久。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营造业作头集资购地造鲁班殿,竖碑约定以鲁班殿成为行业议事的固定场所。清末民初,各县乡也设了鲁班殿。鲁班殿一般由有威望的营造厂主主持,工匠揽工首先要入会领取行单,无单施工受罚。每年农历五月七日,为鲁班生日,工匠集款祭殿。进入近代,鲁班殿逐渐为水木公所取代。水木公所实际上是行业协会组织,成立初期设董事会制度,日常活动起到了一部分行业管理职能,如处理工程纠纷、保护行业利益、调解劳资纷争、创办实体和教育、殡葬事业等。水木公所初期以地区、工种分为几处,后期逐渐合并。比较大的是沪宁绍水木公所。民国19年(1930年),水木公所改组为营造业同业公会。设理事会、监事会、顾问委员会,下设秘书处及各科室。公会还有完整的章程。民国20年一批营造厂主联合行业外的设计师、建筑师、工程师发起成立建筑协会,使行业团体组织出现了新形式。这个协会和营造业同业公会共同办学校,办刊物,出版图书,开讲座,办展览会,带动了上海建筑队伍水平的提高。抗日战争时期,建筑协会停止活动。而营造业同业公会一直延续到解放以后。上海与建筑业相关的其他行业,如水电安装业、油漆装饰业、石料行业也各自有公所、同业公会。1956年营造厂参加公私合营以后,这些社会团体即停止活动。

由工程技术人员、设计师组成的学术团体也比较活跃。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上海一批外籍工程师、建筑师发起成立了上海工程师、建筑师学会。学会成立后办刊物、组织考察、进行工程技术测试等活动。20年代,中国工程学会在上海设分会,学术活动涉及全国各地在建的铁路、桥梁、水利、房屋工程。

20世纪后期,随着著名港口城市上海滩的不断发展,在素有“泥刀之乡”美称的浦东,涌现出了一批杰出的营造商。如1883年上海第一个开设营造厂并成为上海近代营造业开创者的杨期盛,有被称为一代建设宗师的王松云,有著名的营造商陶桂松等,并逐步壮大为上海滩上实力最强的施工专业队伍,先后承建或参与承建了上海海关大楼、国际饭店、汇中饭店(现称和平饭店)、中国银行大楼、永安公司新大楼(现称七重天宾馆)等近百座优秀建筑。发展壮大后的浦东营造团队,不忘一代工匠大师鲁班,为了发扬祖国优秀历史文化,也为了便于同行间的联络、交流,由著名营造商杨斯盛牵头,于1894年策划、筹建了鲁班殿,并作为行业公会的会馆,鲁班殿选址在原南市区城隍庙旁的硝皮弄。每年农历六月十三日,在鲁班殿举办各种瞻仰纪念活动,上海营造界的人士都会踊跃参加。可惜的是,当年的鲁班殿已于60年代中叶“破四旧”时被拆除,原址上改建了福佑路小学。

20世纪40年代,不少浦东营造商移居台湾、香港,有的到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定居,为当地的开发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如移居台湾的叶进财、叶根林父子,30多年的辛劳为台北城市建设做出了非凡的成绩,获得了“叶半城”的美誉。祖国大陆改革开放后,叶家又捐赠巨资在家乡浦东建造了上海第一所现代化寄宿制高级中学——进才中学,该中学现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定居泰国的丁兰卿、丁培德父子充分发挥其聪明才智,中标参与泰王宫的修建,得到了泰国王普密逢的嘉奖,并与其合影响留念。丁培德先生过世时,国王还派专人送花圈以表哀悼。定居马来西亚的黄亦嘉先生,长期致力于东马来西亚沙捞越的开发建设,营造了不少漂亮的大楼,并成为当地著名的侨领。在浦东营造商最集中的香港,正赶上建筑市场大有用武之地的黄金时期,著名营造商徐德、陶伯育、黄雄熙等大展身手,建造了众多有历史纪念价值的建筑,如中国银行、汇丰银行、香港会所等。大厦一幢幢建起来了,却发现香港没有鲁班殿,无法组织业内人士进行相应的活动。好在有一位姓金的师傅1949年赴港时带有上海老城隍庙鲁班殿的照片,众人在香港上海街选定了一所房子,按照片的图形塑成了鲁班雕像,修建了香港鲁班殿。从此,每年农历六月十三日有了可供祭典的殿堂,鲁班殿也成了上海旅港建筑业同行的行业会所。提起浦东鲁班殿,能说得出其不平常的来历,其动人的故事的人可能不会太多,能清楚地讲述浦东老一辈营造商从筹建上海城隍庙鲁班殿,到20世纪50年代在香港建造鲁班殿,再到90年代请香港鲁班大师的金身回归建筑之乡浦东的,可能寥寥无几。三次建造鲁班殿,凝聚的是浦东营造业前辈的一片赤子之心,也是浦东近代营造业发展历史的真实写照。

祖国大陆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定居香港的浦东营造前辈也纷纷回浦东参观考察,并参与家乡的开发建设。陶伯育先生还捐资助学,在川沙镇建造了一流的侨光中学。1984年,中英签订了联合声明,香港要回归祖国了。定居香港的浦东营造业前辈也想:何不乘家乡腾飞的大好时机,把先祖鲁班的金身请回“建筑家乡”浦东?倡议很快得到认同。具体实施过程中,真要感谢营造前辈钱振明先生。今年已80 岁高寿的钱老,现仍然神态怡然,精神爽朗。50多年前,他和众多浦东建筑同行移居香港,在艰苦的创业阶段,以鲁班先师勤奋刻苦、精益求精、勇于创新的精神鞭策自己,成就了自己的实业。50年后的今天,为了家乡浦东的开发建设,为了重塑鲁班形象,不顾年高来回奔波,在新区宗教部门的大力协助下,经多方联系,精心选择,1993年,终于把鲁班雕像由香港移居到浦东新区龙王庙道观,并筹措了专门资金建造了鲁班殿。20044月,又建立了“鲁班基金”,用于联络海内外崇仰鲁班师祖的建筑营造业、木业制造和销售业同行,开展技术和信息交流活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并开展各种慈善事业和社会公益事业活动。鲁班殿创始人之一的钱振明先生、著名企业家费钧德、吴庭元先生担任基金会名誉理事长,上海国泰创业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包建国先生为首任理事长。在浦东营造界前辈面前,先生属营造业的小字辈,但已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建筑界知名人士,他凭着20多年的非凡毅力,1995年“国泰”就被列为全国500强民营企业、上海市私企百强企业。20045月,作为公司总部的19层汇商大厦正式投入使用,公司的发展也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向着更高的营造目标奋发努力。真可谓是前人可敬,后生可畏。

今后,每年农历六月十三,浦东鲁班殿都会举行隆重的庆典活动。鲁班先师的精神定会不断发扬光大,代代相传,成为营造业的无价之宝。

 

第二节   鲁班精神是浦东营造商的道德标杆

 

浦东营造商的心中始终有鲁班先师,鲁班是他们的共同的道德标杆。在他们的心中,造房子是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房子是供人住的,房子造得牢靠是营造商的责任,这是天经地义的。工程质量的自律是有成就的营造商的立足之本,而鲁班则是他们心中共同的偶像,共同的道德标杆。

钱振明先生自小生在浦东合庆的百龙港,十几岁就到上海学生意,学泥水匠。学生意要动脑筋,要看师傅的手艺,要“偷关子”,即关键之处,这样才能学到手。做得不对,师父让你自我反省,自我教育。有一次,钱振明把生活做坏了,师父罚他跪在鲁班先师像前反省。师父说,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爬起来。钱振明在鲁班像前跪了一个下午。他想明白了,他想清楚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在鲁班像前罚跪过。

1949年以后,一大批浦东营造商到香港发展。钱振明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香港,又因一次偶然的机会留在香港。这时的香港,熟练的建筑技师奇缺,钱振明等技术高超的工匠的到来,为香港建筑业带来活力。这批浦东营造业的中坚撑起了香港建筑业的天地。在他们手中,香港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香港的面貌翻天覆地,香港的城市形象日新月异。因工程多,来不及做,“上海师傅”名气响,钱振明他们在香港成为十分“抢手”的人物。他说,这都是鲁班先师教诲的结果,没有鲁班先师从小对自己的教育,就不会有自己今天的成就。他说,他一辈子信奉鲁班先师。

 

第三节    香港“鲁班节”  热闹到浦东

 

浦东龙王庙鲁班殿建成之后,成为沪港两地营造业,装饰业,油漆业,家具业同行祭拜鲁班祖师,交流信息,联络感情的会所。每年鲁班诞辰这一天鲁班殿热闹非凡,盛况空前,传统的气氛相当浓烈。

这一盛况不仅感动了业内人士,也引起了媒体记者的注意。

2008716,《新民晚报》记者鲁雁南写了一篇报道,记叙了浦东龙王庙庆祝鲁班节的盛况。

报道说,715农历六月十三)是鲁班诞辰日,沪港两地的百余位建筑业、家具业同行汇聚浦东曹路镇龙王庙鲁班殿,一起祭拜先师,切磋技艺。今年80岁的浦东籍“老匠人”钱振明特地带着儿子从香港赶回来“轧闹猛”。

乡音难改,乡情难却。钱振明说,在香港,泥水、木工、搭棚“三行”工人把农历六月十六定为“鲁班节”。这一天,全港建筑工人放假一天,白天去青莲台鲁班古庙敬香参拜,入夜则大摆筵席,开怀畅饮。工人们认为,喝了先师的诞辰酒,可保全年平安无事。

  “过去,浦东是有名的建筑之乡,阿拉初到香港就靠这门手艺吃饭,木匠、泥瓦匠、漆匠都会做。”钱振明说,“上海师傅”在香港建筑业打响了“名气”,1951年,他们一批浦东老乡把上海城隍庙鲁班殿的祖师像请到香港,建成“香港上海建筑业鲁班殿”。1992年,在他们和浦东一些企业家的努力下,又经批准成立了“浦东新区龙王庙鲁班基金”,将先师像请回上海。每年农历六月十三的聚会至今已坚持16载。

一位浦东建筑业同行说,鲁班是中国能工巧匠的代表,也是劳动人民聪明才智和创造力的化身,“他那种创新、认真、吃苦耐劳的精神应该传承下去,如果干这一行的人都尽自己的本分,那工程质量就不会出问题了。”

来自香港的建筑业同行介绍,在香港、澳门以及日本、韩国、美国、德国等有华人居住的地方都可以看到鲁班的“身影”,备受尊崇,每到鲁班诞辰总有自发举行的纪念仪式,但内地好像还鲜有类似活动,只有一个建筑行业最高奖项———鲁班奖,“发扬鲁班精神,也应该成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据了解,目前“鲁班基金”已拥有40余家成员单位,在传承鲁班精神、加强同行交流的同时,还计划投入更多资金用于慈善事业。

 

第四节  设立鲁班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新民晚报》有关鲁班节的报道引起社会人士的思考,对鲁班思想的传承,对建筑质量的提高,对传统文化的深刻意义提出了有益的看法。有人提出不妨设立一个鲁班节,以此推动建筑业的发展和变革。浦东鲁班殿的建造引出了更加深刻的话题,引起社会对传统文化的思考,这是钱振明等人始料不及的。

《新民晚报》2008717 [今日论语] 专栏刊登了作者徐迅雷的评论,题目是《  我们不妨也设立一个“鲁班节”》。评论指出,“鲁班节”只有热闹是不够的;“鲁班奖”仅奖给漂亮建筑也是不够的。建筑是艺术,建筑更是科学。当“鲁班”成为制度意义的“鲁班”,那么我们的建筑质量或许就有保障了。香港“鲁班节”,热闹到浦东。农历六月十六是香港“鲁班节”。715农历六月十三——鲁班诞辰日,沪港两地百余位同行汇聚浦东,祭拜先师、切磋技艺。这是新民晚报昨天的报道。看了报道,作者提出,我们不妨也设立一个“鲁班节”。

 作者认为,现在,分行业设定的节,有护士节、教师节、记者节等等。设立这些节日,除了让护士、教师、新闻工作者有荣誉感外,也是对他们进行职业道德再教育的一个特别日子。比如,1912年,国际护士理事会将南丁格尔的诞生日定为国际护士节,以激励广大护士继承和发扬护理事业的光荣传统,以“爱心、耐心、细心、责任心”对待每一位病人,做好护理工作。设立“鲁班节”的意义,同样在此。

 设计重艺术,建造重质量。这次汶川大地震中,一些建筑工程存在这样那样的质量问题,这促使公众对建筑质量问题,有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设立“鲁班节”,加强对建筑行业的职业道德教育,可谓正当其时。当然,也不能奢望设立了这样一个节日,就能立竿见影。

目前,我国已经有“鲁班奖”即“建筑工程鲁班奖”,它的另一名称是“国家优质工程奖”,质优乃核心要素。作者建议“鲁班奖”突破原有范畴,这次也颁给震不倒的救命建筑,比如“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学”,校舍质量高,至少可以得个特别奖。“鲁班奖”的授奖范围还可以向建筑监理领域深度延伸。从一定意义上说,建筑质量是认认真真监理出来的,不倒的“最牛希望小学”就是典型一例。就像权力失去监督必然腐败一样,建筑失去监理必然会豆腐渣化。我们不仅要监管建筑质量的实体正义,还应监管建筑过程的程序正义。

鲁班是大匠,“鲁班节”,也可以是切磋技艺的日子,但技艺毕竟只属于“术”的层面。制度建设比技艺切磋更重要。从设计,到建造,到监理,到验收,如今的制度执行力还是比较弱的。公共建筑,最需强力制度打破行业“潜规则”,让层层转包、偷工减料之类无处遁形。

文章最后说,设立“鲁班节”,仅仅只有热闹是不够的;“鲁班奖”仅仅奖给漂亮建筑也是不够的。建筑是艺术,建筑更是科学。什么时候“鲁班”跳出传统意义的“鲁班”,而成为制度意义的“鲁班”,那么我们的建筑质量或许就有保障了。

看得出来,作者认为光把鲁班作为精神的寄托,道德的自律,自我反省的镜子是不够的,要把“鲁班”法律化,制度化,这种想法无可非议。但前者是老百姓自己的行为,自己可以管,后者可是百姓管不着的事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