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党史
当前位置:
中国共产党南汇县历史大事记(六)——“文化大革命”的十年(1967)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8-05-31 ]
1967
 
1
   
  1  “南工联”(即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南汇联络站)和其他造反组织在南汇县中学大操场联合召开万人大会,在会上,万辉(原南汇县委书记)、李钧(县委书记)、徐尚䌹(县委副书记)等县委、县人委领导被批斗,一大批中层干部则被作为陪斗的对象。自此之后,揪斗干部之风开始波及全县各社、镇。
  2  新场丝光漂染厂(上海针织二十—厂)发生“造反派”组织相互之间的武斗事件,工人造反队“揪斗”工人赤卫队,经县公安局派员调解协商,制止了武斗。但是,造反派组织之间因观点相左引起的武斗在县内各地相继发生,1个月内,先后发生武斗20余起。
  6  在张春桥、姚文元的策划指挥下,以王洪文为头头的上海“造反派”组织召开“彻底打倒上海市委大会”,篡夺上海市党政领导大权,刮起“一月风暴”。全县“造反派”组织纷纷集会,策划“夺权”。
  13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简称“公安六条”),规定凡是“攻击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公安六条”公布后,本县此类案件数急剧增加,有些群众言行偶尔不慎,即被视为“现行反革命分子”而遭到拘捕,甚至被判刑。
  18  在张春桥、王洪文等策划的“一月风暴”影响下,南汇县内的“造反派”组织纷纷起来夺权。县委、县人委的“造反派”组织夺了县委、县人委的党政大权。此后,各社、镇、局、行的“造反派”组织也相继夺了本单位的权,使全县党政工作处于瘫痪的状态,党组织活动停止。
  21  “南工联”造反派头头金森林带人冲进县档案馆,强行“借走”部分档案。
  23  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据党中央的决定,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进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2月中旬,南汇县人武部和当地驻军开始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在支持“左派”的基础上,“抓革命、促生产”,成立县、社两级革命生产领导小组。
  29  部分“造反派”组织联合在大会堂召开“批判走资派”大会,一批原党政负责干部被揪上台遭批斗、体罚、游街。
   
2
   
  15  黄路五金厂工人造反队员60余人,因对该厂1名工人被拘留审査(因书写反动标语嫌疑被拘留,后经査明,属冤案,予以释放)不满,于深夜冲进县公安局,贴封了局内所有的办公室(14间办公室和1间弹药库)。贴封历时半个月后,始启封。
   
3
   
  1  “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头头王洪文、王秀珍来南汇,指使部分“造反派”组织联合起来砸了“南工联”,抓了70余人,使南汇县内的“造反派”组织明显地形成了对立的两大派。
  上旬  部分造反派组织联合成立“南汇县革命造反派联合临时指挥部”(简称“临指”),3月下旬,成立有“临指”参加的“南汇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被摒弃在“临指”之外的各造反派组织对此表示不服,反对“临指”,反对“南汇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形成对立的另一大派。两派相互攻击,不断挑起事端,引起武斗。(据统计,当年两大派之间的大小武斗就有30余起,武斗中被打伤的干部和群众达400余人。)
  26  下午2时,一股强大的龙卷风自本县西北部起,沿东南方向刮过周西、周浦、瓦屑、横沔、祝桥、六灶、航头、下沙、盐仓、东海等10个公社和1个镇(周浦镇),损坏房屋2685.5间,倒塌房屋1105间,死亡3人,重伤4人,轻伤35人,农作物大面积受损。在如此严重的灾害面前,虽已瘫痪的原中共各级组织仍主动地担起了救灾的重任。
   
5
   
  28  位于本县周浦的上海制笔化工厂“工人造反队”组织30余人,因3月13日有两“造反队”头头被拘留,集体前往公安局门前静坐抗议,县内有一部分“造反派”组织闻讯后表示支持,参加静坐的人数急剧增加至500余人。从5月30日起,静坐人员开始绝食。6月1日晚,在南汇驻军的调解下,被拘留的2名造反派队员获释放平反,事态始告平息。在这次事件中,公安局有2名干警被打,1人受伤。
   
6
   
  月初  与“临指”相对立的一些“造反派”组织联合成立“南汇打刘邓联络站”(简称“打刘邓”,意为打倒刘少奇、邓小平)。
  6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联合发出7条通令,要求“纠正最近出现的打、砸、抢、抄、抓的歪风”。通令下达后,县内打、砸、抢、抄、抓之风稍有收敛。但是不久,此风又有所抬头。
   
7
   
  20  “造反派”打砸周浦中学,有120余名学生被打伤。
  22  江青在对河南一派群众组织的代表团讲话时,提出“文攻武卫”的口号,煽动武斗。本县在这一口号的煽动下,武斗之风愈演愈烈。
  23~24日  本县“造反派”两派在供电所大规模武斗,房屋财产严重被毁,多人受伤。此次武斗后,两派之间积怨加深,武斗事件不断发生,涉及全县。
   
9
   
  3  县人武部在北门大操场召开万人大会,公开为一派“造反派”组织“南工联”平反,并当场释放了3月份被拘留的部分人员,还迫使原县委、县人委的中层干部在会上表态“站队”(即站到新平反的一派),因此反而加深了两派之间的矛盾。
  中旬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协同有关部门组成“南汇问题调查组”,来南汇县调査“两条路线”斗争问题,支持一派压制另一派。
   
10
   
  7  南汇两派之间武斗加剧,造反派组织“临指”的主要成员纷纷逃离南汇,组成“赴沪控告团”,进驻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办公地点之一的延安西路33号。
   
11
   
  16  南汇另一派造反组织“打刘邓联络站”(刘指刘少奇,邓指邓小平)组织力量,赴沪围攻延安西路33号,南汇两大派在市区进行一次大规模武斗。
   
12
   
  月初  上海警备区守备一师某团奉命进驻南汇县,接替县人武部的“三支两军”工作。
  下旬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和上海警备区根据10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出的《关于按照系统实行革命大联合的通知》,先后多次召开本县两大派组织的头头会议,商讨“大联合”事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