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浦东党史
当前位置:
60年前的浦东解放之战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7-12-07 ]
  1949年5月15日上午,解放了奉贤和南汇的解放军先头部队,到达川沙小营房,和国民党军队交火,拉开了浦东之战的序幕。25日,攻克高桥,前后历时11天,浦东解放。
   
地下党的行动
   
  解放战争时期,浦东农村地区的党组织“浦东工作委员会”主要从事武装斗争,隶于中共中央华中局的淞沪工作委员会;沿黄浦江地区的“浦东工委”,主要从事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隶于中共上海市委。
  1948年7月,养正小学党支部根据上级指示,通过党员和外围积极分子,对川沙县的历史沿革、人口、土地、区域情况,国民党的党政军警机构、人员武器装备,工农商及文教卫生等各业及社团和上层人物等情况进行秘密调查,汇编成《川沙情况》上报。1949年初又补充绘制了川沙城区地形图上报。
  1949年1月,党领导的武装组织“浦东人民解放总队(以下简称浦解总队)”发布《十大行动纲领》,号召浦东各阶层爱国同胞与人民武装团结起来,为争取解放战争的早日胜利而斗争。《纲领》对国民党各级党政官员、军队官兵等指出:只有认清大势,不再危害人民利益和进行破坏活动,才能得到人民的宽大处置;执迷不悟,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必遭严惩。
  同年4月,沿江地区原分属中共上海市委工委、学委、教委、警委等系统的工厂、学校等党组织划归浦东区委领导。将各护厂队、护校队、纠察队、自卫队等统一编列为人民保安队浦东区队。高桥警委系统党组织,绘制了高桥地区蒋军防御工事、军队布防及其党政警宪等资料上报。
  4月26日,浦解总队对国民党县、区、乡(镇)及地方团队发出《通令》:命令他们严守岗位,维持地方秩序,对本单位、本部门的档案、物资、武器弹药等编造清册,妥善保管,待命接收。违令者严惩不贷,立功者论功行赏。
  5月2日,又发布《告浦东人民书》,号召浦东人民行动起来,保护工厂、学校、仓库和其他部门,配合和支持人民解放军,为争取最后胜利而斗争。
  同时,浦解总队还筹到军粮33万公斤。
  5月上旬,浦解英勇中队策反南汇周浦镇自卫队,携带轻机枪及其他长短枪共143支及弹药等投诚。浦东工委所属党组织,教育敦促了几处三青团及义务警察分队等武装,不再为蒋政府卖命,等待解放军来缴枪。
   
   
  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渡过长江。国民党政府以20多万兵力固守上海。防守浦东的兵力:十二军守高桥;三十七军守高行、洋泾、塘桥及周家渡的沿江一带;五十一军及暂八师守白龙港及川沙至北蔡一线。自白龙港到北蔡为浦东外围阵地;高桥、高行、洋泾、塘桥及周家渡等沿江一带为浦东主阵地。主阵地二三千米的纵深地带,密布钢筋水泥碉堡群,每座碉堡周围有电网、地雷、铁丝网等多道防御工事。蒋介石曾吹嘘“比斯大林格勒的防御布置还要坚固百分之三十三。”
  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3日杭州解放。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第十兵团向浦东进军,东线沿钦公塘挺进的九兵团三十军八十八师先头部队于15日到达川沙小营房,敌军凭碉堡负隅顽抗,我军两名战士抱着炸药包,冒着弹雨,冲向碉堡,中弹负伤,忍着伤痛,爬到枪眼之下,拉开导火线,塞进炸药包,一声巨响,碉堡炸毁,敌人毙命,两位英雄壮烈牺牲。后续部队直扑川沙城,守敌见大军压境,未战先溃,放了几枪,四散逃窜。进城部队不顾疲劳,冒雨急行军,抢占了龚路镇和顾路镇,切断了白龙港与高桥之间敌军的通道。敌五十一军为夺回被切断的通道,多次反扑,均被击退。16日傍晚,我军炮兵团到达阵地,向白龙港猛烈炮轰,随之发起总攻,只用一个多小时,攻占敌军军部,生俘五十一军少将军长王秉钺及其部下和一个山炮团。至17日拂晓,将白龙港至小营房包围圈内的敌军全部歼灭。这次战斗,除击毙者外,俘敌8000多名,有不少敌军在黑夜中乱窜时,溺水身亡。
  在浦东西线进军的三十一军,于5月16日攻占周浦镇,俘敌海防支队司令耿子仁、参谋长谢元良及保二旅旅长孙元惠以下3000余人。5月17日至19日,先后攻占了新陆火车站、金桥镇、东沟镇及高行镇,对高桥镇形成包围态势。
  二十军于5月16日连克北蔡、龙王庙(今花木镇)等镇,包围了张家楼的敌青年军202师,至19日上午,全歼守敌万余人。
  此时,敌十二军被压缩在高桥镇以北黄浦江东与长江口之间的地区内;敌三十七军被围在周家渡至塘桥及洋泾镇的沿江地区。蒋军京沪杭警备区总司令汤恩伯为坚守高桥,保住黄浦江出逃的通道,急调七十五军增援高桥,重组“浦东兵团”。在高桥以东海面上还泊有15艘舰艇协助防守。
  围攻高桥的我军步步进逼,与守敌展开碉堡争夺战,缩小包围圈。23日中午,我军炮火猛轰敌舰,毁伤其中7舰,余舰逃离,使高桥守敌的东线失去了海军的支持。24日下午5时,我军向高桥守敌发起总攻,首先冲进镇内的是三十一军二七四团三营七连三排,在战斗英雄排长蔡萼的带领下连续爆破,攻占了敌人盘踞的一座楼房,在20多分钟内,击退敌人三次反扑,全排有19名同志负伤不下火线,坚守阵地,掩护后续部队向纵深发展。从东、西两线进攻的二十军和三十军,也分别攻入高桥纵深。25日凌晨,攻占了敌军军部所在地“承园”(今育民中学校址)。此时的守敌,兵败如山倒,都拥向黄浦江的方向奔逃,到了江边,面对滔滔江水,无路可逃,无船可渡,遂成为俘虏。高桥之战,毙伤敌2600余名,俘敌15000余名。
   
建立人民政权
   
  5月15日,川沙解放,当即建立了川沙军管办事处。20日,华东南下干部纵队五大队五中队70多人抵达川沙。21日,中共川沙县委及川沙县人民政府成立,下设顾路、龚路、合庆、横沙四个乡镇联合办事处和城厢区人民政府。
  5月19日,杨思解放,由南下的山东潍坊大队第十一中队接管。29日,上海市军管会杨思区接管委员会成立(行使区政府职能,下同),下设杨思乡(镇)、周家渡、艾镇及南码头、六里、塘桥等五个办事处。8月,中共杨思区分区委成立。
  5月23日,洋泾解放,由山东昌潍大队寿南中队接管。6月1日,洋泾区接管委员会成立,下设第一至第七办事处。7月1日,中共洋泾分区委成立。
  5月25日,高桥解放,由潍坊大队第十二中队接管。29日,高桥区接管委员会成立,下设高桥、高行、东沟、高东、凌桥等五个地区办事处。同日,中共高桥区分区委成立。
  9月,各分区委均改称为区委。翌年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召开大会,宣布各区人民政府成立,接管委员会撤消。
   
永远缅怀革命先烈
   
  上海解放后,为悼念高桥之战牺牲的将士,在高桥召开的追悼会上,上海各界人士送来了花圈和挽联,挽联之一写着:
  视淞沪群众,如带枷锁,欲去其缚,岂容坐视,奋起杀敌,为人民立功,热血洒遍浦江东;
  要大好河山,同归解放,还我民主,那堪久待,再举进军,建革命奇勋,继将胜利慰忠魂。
  1954年,高桥烈士墓建成,安葬924位烈士遗骨。1956年扩建,高耸的烈士纪念塔正面,镌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题写的“为解放上海而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又将原来分散在高东、高南、东沟、洋泾等处的601位烈士遗骨迁入。前后两次安葬的1565位烈士遗骨中,1360位是牺牲于高桥之战。另有165位烈士是1949年8月16日,在洋泾遭蒋机轰炸而牺牲。高桥之战的烈士中,八十八师二六二团副团长王体然,在高桥攻坚战中,身负重伤,继续指挥战斗,被抬下火线时,因流血过多,已口不能言,用颤抖的手蘸着鲜血,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写下“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二六二团三营营长李锡耀,在攻打杜氏宗祠北首的敌人碉堡群时,同敌人展开拉锯战,英勇牺牲。三十一军二七二团某排副排长杨世功,在高桥之战中,坚守阵地,击退敌人多次反扑,小腹中弹,血流不止,仍高呼:“同志们,人在阵地在!”为解放高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二七二团五连战士陈秀全,在攻打高行的战斗中,我军的电话线被敌炮弹炸断,他用双手分别抓住被炸断的电话线两端,使指挥部的通讯不中断。牺牲时,双手仍紧紧抓着电话线。
  1955年,川沙烈士墓建成。10月,将原分散在北蔡、合庆、城南等区、乡、村为川沙之战而牺牲的341位烈士遗骨迁葬于烈士墓。高耸的烈士纪念塔,正面写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这两座烈士墓。是浦东人民缅怀革命先烈的主要场所,每年的清明节期间,都有数以万计的民众前来祭拜。上世纪90年代,经改建扩建,更名为烈士陵园。
  注①:解放初期,盘踞舟山的蒋军飞机常来骚扰,解放军的领导机关规定不准部队在公开场合集中。1949年8月16日,洋泾驻军某部一名营副教导员,擅自决定在码头上的一座仓库集中上课(后为上粮八库),部队分散进入,被特务发觉,密报舟山,随后窜来2架蒋机,特务在地面指引目标,投弹2枚,命中会场,165名指战员牺牲。
(摘自《浦东文史》2009年第二期,作者:张银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