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志鉴研究
当前位置:
大浦东行政区划演变探源
[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2-02-13 ]
      2009年5月6日下午,在上海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陈启伟介绍:“近日国务院已批复了上海关于浦东扩区的申请,同意撤除南汇区,将南汇行政区域并入浦东新区。”从而证实了近一段时间来人们对于浦东行政区划即将发生重大变化的猜测。从此浦东新区的面积由500多平方公里扩大到1429.67平方公里,占到上海市总面积的五分之一。
      浦东是一块年轻的从大海中生长起来的土地,由中国第一大河长江夹带的泥沙流入长江口后,经长年累月的潮汐冲击逐步堆积而成。谁能想像浦东国际机场在上世纪60年代还是常常被海水淹没的滩地。谁能想像151年前原属原川沙县的横沙岛还是刚刚露出海面的沙洲(1958年从川沙划出隶属宝山县,今属崇明县)。谁能想像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浦东能成为实施国家战略的热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
      面对今日大浦东1429.67平方公里大地,眺望浩瀚无垠的大海,众多浦东人,许多外来者,自然而然会生发出丰富的联想,美好的展望,抑或许些的怀念、留恋,甚至失落,然而浦东依然按照它固有的规律与脚步向前迈进!
      不是吗?1990年的浦东开发开放催生了1993年浦东新区的建立,今日国际金融、国际航运两个中心的建设促成了南汇区的撤销,浦东新区地域的拓展。短短19年,浦东行政区划的沧桑巨变,印证了生产力这个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必然会打破行政区划这个上层建筑的束缚。再往深处想,浦东历史上的行政区划及其管理机构亦脱胎于经济生产组织。在十分漫长的岁月里,盐业是浦东的经济支柱,是封建朝廷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由产盐所建立的生产组织,“灶”、“团”、“场”成为当时浦东经、政合一的基层管理机构。浦东地区竹枝词云:下砂自宋设盐司,添二三场正统时。南汇一分场一并,邑无盐政课征谁?又云:洪武三年运盐使,下砂场统九团乡。直从正统三场析,每辖三团为一场。
翻开散乱的历史资料,追寻浦东行政区划变化足迹,或许会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
      唐代天宝十年(751年)苏州太守赵居贞奏朝廷割昆山南境、嘉兴东境、海盐北境建华亭县。今浦东区域的中、南部地区为华亭县长人乡、高昌乡,北部高桥地区属昆山县临江乡。南宋嘉定十年(1217年),析昆山县东境建立嘉定县,临江乡归入嘉定县管辖。元代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析出华亭县长人、高昌等五乡置上海县。浦东地区除临江乡外,全部隶属上海县。查阅明正德《金山卫志》所刊地图,可见下砂场盐课司、三林庄巡检司等地名。清雍正三年(1724年),巡抚张楷启奏朝廷,获准从嘉定划出四乡部分土地建立宝山县,由此原嘉定县管辖的浦东之地改隶宝山县,属宝山县依仁乡东西八都。同年,清政府决定划出上海县长人乡建立南汇县,设治南汇嘴所城,即今惠南镇。南汇县第一位知县钦琏在任上因修筑海塘而流芳百世。其领民修筑的海塘,就是后人以他姓氏命名的钦公塘。1759年宝山县设分县于黄浦江东,县丞署设置高桥镇。到了19世纪初的1805年,两江总督面奏清政府,请求划出上海县高昌乡十五个图、南汇县长人乡十个图以及八、九两个团设立川沙抚民厅。5年后抚民厅正式成立。其时,大浦东范围有上海、南汇、宝山三县和川沙一厅。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川沙改厅为县,居位央央中国的末等小县之列。
      步入近代,伴随着上海开埠,伴随着黄浦江东岸建码头、造轮船的热潮,以农业经济为主的浦东,开始跨进工业文明社会。1927年7月4日,民国南京政府中央政治会议通过《上海特别市暂行条例》。上海由江苏省划出成立特别市(1930年改为直辖市),直接隶属中央政府。一年后的七月一日,上海县在浦东的洋泾市和杨思、塘桥、高行、陆行四乡,以及宝山县的高桥乡划入上海特别市,并由乡、市改区,成为上海市的一部分。1948年,撤销高行、陆行、塘桥三区并入洋泾、杨思区。此时大浦东地区有上海市的洋泾、杨思、高桥三区和江苏省的上海(三林)、川沙、南汇三县。
      新中国成立后,浦东行政区划演变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1950年6月,南汇县北蔡区全部14个乡,祝桥区9个乡、横沔区6个乡划入川沙县。
      1952年,析出洋泾、杨思区沿江地区部分建立东昌区。1956年上海市区划大调整,在上海市中心周边形成了西郊、北郊、东郊三大区,浦东的高桥、洋泾、杨思合并建立东郊区。东郊区区委、区政府旧址就是后来移作洋泾人民医院(今公利医院)和川沙县党校(今新区党校)用房。那里还遗存着当年的二层木结构楼房。1958年,浦东区划又一次面临大调整。东郊区与东昌区合并建立了浦东县。浦东县县政府驻地在今日的东昌中学那里。浦东县的建立,时间虽然极短,但是它的意义在于第一次将浦东作为行政区划名标上了中国行政地图。在它以前浦东只是一个口头地名,没有明确的范围。它的另一个相对负面的影响是浦东由上海城区变成了郊县,其地位有所下降。同年,上海、川沙、南汇三县从江苏省析出,隶属上海市。直至此时,浦东地域才全部隶属上海市管辖。1961年浦东县撤销,农村地区并入川沙县,城市地区分别成为杨浦、黄浦、南市区的浦东部分,随即浦东之名也从地图上消失了。
      可能浦东县是中国历史上存在时间最短的县。后来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浦东县的撤销是基于它没有一个根,大凡一个县,从中国历史上考察,它总有城墙,总有广宽的地理空间和较深的文化传承,而浦东县没有,它实在太小!它的建立与撤销都是在匆匆忙忙中进行,所以建之容易撤之也快矣。”
      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党中央、国务院开发开放浦东英明决策实施后,浦东进入一个新的时代。1993年1月1日浦东新区成立,区域面积为522平方公里,有当时的川沙县全部,杨浦区、黄浦区、南市区的浦东部分和闵行区的三林乡组成。
从浦东行政区划的演变,从中也可看出浦东地位的变化和浦东开发开放的必然性。
      1927年上海特别市成立,1928年浦东沿江地区就划入上海市。再看看当时划入的地方,就是1990年浦东最早成立的三个国家级开发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外高桥保税区的地域。浦东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她必然的发展趋势,不管你的认识如何,或受当时政治、经济、社会的局限,但总有一天会认识它,发现它,因为浦东是一块宝地,拥有黄浦江,拥有大海。浦东的开发开放不但使浦东第二次标注在祖国的版图上,而且出现在世界的地图上。诚然对于浦东有一个认识再认识的过程。从孙中山的建国方略,到上海特别市的建立,再到将上海县和宝山县的浦东部分归入上海。都是浦东地位的提升,是上海发展空间的扩大。当然这其中也有曲折。1958年浦东县的建立,1961年浦东县的撤销,就是这种曲折的体现。  
      一条黄浦江把上海分为浦西、浦东。遥想当年,是黄浦江阻碍了浦东发展的进程。因此在决策浦东开发前,才有了南进、西进、北进、东进之说,才有了一时的彷徨与犹豫!虽然浦东开发晚了,但起点更高,计划更周密,目标更远大!
      今日如果你登上陆家嘴的制高点,俯视脚下百舸争流的黄浦江,抬头极目云蒸霞蔚的芦潮港,你会为浦东的博大精深、浦东的依江拥海而震撼而骄傲吗?您是否会感觉到您眼前的大浦东犹如跳出海平面的朝日,顷刻间就会放射出夺目灿烂的光亮!
      让我们等待夺目灿烂!
                      
                                                        (作者  潘建龙   2009.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